第3章 邪气凛然/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乎只是眨眼的功夫刘明就变成了虫人倒在地上,只露出一张嘴在那诡异的颤抖,他还叫着:“救我啊~~。”

他的求救声在半空中颤抖,可惜这时候除了鬼没人能救他了,那些人都跑没影了,我和阿洛站了出来走到了刘明面前,阿洛又在嘴里轻轻念了几句,只见覆盖在刘明双眼上的虫子慢慢爬开了。

刘明张开了双眼惊恐的看着我和阿洛。

“你还认识我吗?”我瞪着刘明道。

“认……认识,你是我爷爷。”刘明吓得居然直接喊起了爷爷。

“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我厉声道。

“盗……盗墓,不对,我害死了唐老板!”刘明赶紧说道。

“还有呢?!”我咬牙切齿道。

“还有……还有我杀了刘……刘局长!”刘明犹豫了一下才颤声道。

阿洛听到这话脸色一下就阴沉了下来,一字一顿的说道:“血债血偿!”说完之后他把双手食指合拢嘴里念诀,突然那些虫子从刘明的嘴巴里爬了进去,拥挤的把刘明的嘴巴都给撑成圆形了,覆盖在刘明身上的虫子几乎全爬进了他嘴里。

刘明的身体忽然出现了诡异的变化,瞬间就胀了起来把衣服都给撑破了,虫子在他的脸上、手上、脚上、肚子以及身体的各个部位皮下涌动,没一会就穿透了出来,刘明瞬间就成了一具千疮百孔的干尸,连滴血也没留下,这种死法简直是诡异莫名,用残忍来形容也不为过,不过对于刘明这种人就该这么死,我对他一点也不姑息!

看着刘明的尸体我咽了口唾沫,第一次杀人的恐惧感突然袭来,我有些紧张了,小声道:“尸体要怎么处理?”

阿洛看了看那条墓道说:“把尸体扔进去重新填上。”

我朝边上的土堆看去说:“他们挖了四五天,咱俩这一会怎么填的上啊?”

“不用管了,我召虫子,天亮前自然就填好了。”阿洛说着就微微闭眼念起了口诀,只见刘明的尸体突然开始朝着墓道缓慢移动,定睛一看原来是大量的虫子把尸体给抬起来了,在一看那土堆也在莫名的坍塌,看起来虫子已经开始工作了。

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阿洛,在虫谷这段时间有叶墨的调教阿洛的痋术越来越厉害,现在也不用完全借助于痋虫笛的帮助了。

“既然有虫子帮忙那我们走吧。”我说。

阿洛点了点头就跟我一起下山了,在快要到洛阳城区的时候阿洛说:“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去办,我想去拜祭一下刘国邦,再去看看以前那个被我害过的爷爷。”

我想想也应该于是就先回去睡觉了,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发现阿洛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这会还在睡觉,王猛已经起床了。

我来到了店铺门口,王猛、唐莺、金婆婆这会在店门口站着,门口一群人都像是赶着去看热闹似的跑出巷子。

“发生什么事了?”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

“听说一个香港来的古玩收藏家和一个本地的风水师被人杀了,尸体还被挂在了警察局大铁门上。”唐莺说。

听唐莺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愣住了,昨晚在邙山上见到的中年男人和山羊胡子老头一下就浮现在我脑海里了,难道是他们?

“金姐,咱们去看看热闹吧?”王猛询问着金婆婆。

金婆婆想了想就点头了,唐莺把门带上后我们便赶去了警察局,果然看到警察局门口戒备森严,真枪实弹的防爆警察站成了一排如临大敌,两具死状恐怖的尸体就挂在铁门上,几个法医正在拍照检查,还不住的摇头,像是对这种死法很不理解。

我仔细一看这两具尸体还真是昨晚那两个人,而且死法跟刘明如出一辙!

我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两个人是刘国邦被刘明杀害的始作俑者,阿洛肯定也清楚这一点,昨晚阿洛居然对我撒谎了,而且我一点也感觉不到他在撒谎!回想起阿洛昨晚的眼神,仿佛散发着一股邪气,我突然觉得不寒而栗。

金婆婆扫了我一眼又扫了那两具尸体一眼,接着把我拉到了一边问道:“这是阿洛干的吧?”

“我……我不确定,我没看见阿洛杀他们。”我说。

“是不确定还是不愿去确定?你给我老实交代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金婆婆厉声道。

我只好把昨晚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金婆婆眉头紧锁道:“阿洛这孩子成长的太快,能力大了这杀欲也变重了,对爱恨情仇看得更加分明,爱必到极致,恨也必赶尽杀绝,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我怕他走了邪路,咱们以后得小心看着他点,别让他走了邪路,不然叶墨哥哥的心血就白费了。”

我回头看着那两具尸体,心中突然感到了一阵恐慌。

“俞飞啊,你要多看着他点啊,他跟你不同,对爱和恨分的格外清楚,没理可讲,你是个圆滑的孩子,跟他又走的最近,这事你要多多留心了。”金婆婆吩咐道。

“我明白了。”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金婆婆示意不要把昨晚的事告诉唐莺和王猛,我点了点头后就跟大家一起回到了古董店,阿洛已经起来了,他像个没事人一样盘坐在门口,脸上露着平静到察觉不到喜怒哀乐的神色。

下午我们便收拾起东西赶往了王家村,这一路上我都心事重重的。

“终于回老家了,不知道我爹娘现在怎么样了,我想我娘做的饭菜了,这一路上尽吃干粮,吃的老子都想吐了。”王猛心情大好道。

“你就知道吃,这次来王家村我也要看看表伯父了。”唐莺说。

“你在王家村还有亲戚?你表伯父是谁?”王猛好奇道。

“你怎么这么没记性?当初你跟俞飞哥哥不是拿着我表伯父的推荐信才找到了我爸吗?”唐莺白了王猛一眼。

“哦,原来是祥叔啊,哈哈。”王猛尴尬的笑道。

这时候我经过了爹娘的坟,于是停了下来把坟头的杂草都给除了,还跪下拜祭了一会,大家也都给我爹娘鞠了个躬。

终于我们看到了山脚下的王家村,和煦的阳光照在王家村也照在我们身上,让人温暖无比,回到老家的兴奋心情让我暂时把烦恼都抛开了,金婆婆双手叉腰看着王家村笑道:“这地方还不错啊。”

我们进了王家村,王猛撒丫子就往家里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爹娘,王六宝和李嫂在门口的地里干活,看到王猛回来高兴的迎上来跟他搂在了一起。

看到这一幕我、阿洛、唐莺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去,我们三个都是孤儿了。

“你们要是不介意叫我娘也可以,哈哈哈。”金婆婆叉腰笑着,我抬起头终于露出了笑脸。

“娘。”小安在唐莺的竹篓里摇着拨浪鼓突然叫了一声。

“小兔崽子又没让你叫娘!”金婆婆白了小安一眼。

“呵呵哈。”小安发出了童音笑声。

我和唐莺都大笑了起来,阿洛嘴角也忍不住微微翘了起来。

大家在我那个简陋的家里安顿下来后,我便说要去看看周祥叔,金婆婆也说要在王家村走走,于是跟我们便一同朝着周祥家里过去。

在快要到周祥家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哭哭啼啼的声音,跨进周祥家一看,只见周祥躺在门板上一动不动,脸色铁青,祥婶和周祥的两个女儿都跪在地上哭哭啼啼,村里负责丧葬的根叔正准备把白布拉上盖住周祥的脸。

看样子周祥是刚刚才死的,不过我的祝由气并没有感觉到阴气,我猛然觉得不对劲,伸手喊道:“不要,祥叔没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