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祝由诊脉术/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棺材子?”祥婶看到我吃了一惊。

“俞飞你别开玩笑了,这人都躺这气都断了,你这……。”根叔说完就把白布给盖起来了。

现在也没功夫说那么多了,我上去就把根叔给推开,一把就把白布给掀开了,只见周祥脸色铁青非常,我立马检查了下,呼吸、脉搏、心跳确实已经没有了,我撑开周祥的眼皮,发现瞳孔并没有出现涣散现象,瞳孔是由大量的神经纤维组成,受大脑支配,一旦涣散就说明正在脑死亡,可这会周祥的瞳孔并没有涣散,说明他没有真正的死亡,我的判断没有错!

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我将祝由气运到手上再次给周祥把脉,目的是想把祝由气注入周祥的经脉内,通过这种方式去感知他体内的阴阳二气到底还在不在。

这种诊脉方法是我在回洛阳的路上无意间顿悟出来的,当时的情况有些特别,我们刚从虫谷出来到了西双版纳的一个荒僻乡村,中午的时候太阳非常毒辣,我们就躲到了路边的树荫下吃东西稍作休息。

“金姐,还有多久才能坐上车啊?”王猛吃着东西含糊的问道。

“这一带太偏僻了,估计得到大一点的城镇才有车坐。”金婆婆说。

我们正说着远处有个人突然栽倒在地一动不动,见此情景我们赶紧冲了过去,由于跑的太急,嘴里又在吃东西,我在给他检查的时候突然被噎着了,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气息紊乱,导致体内的祝由气一阵乱走。

本来我的手抓着这人的手腕,这么一来祝由气突然就注入了这人的体内,跟我的身体连通,我一下就能清晰感觉到这人体内的气游走情况,比普通的把脉要来的更直观。

我把嘴里的东西咳出来后就呆呆地用这种方式感受起这人体内的气了,这人死肯定是没死的,但我发现他体内的阳气邪亢,我一下就检查出他是怎么了,这是暑邪之症,这人中暑了。

看出病因后我赶紧让大家把他抬到树荫下散热,又叫王猛给他扇风,唐莺给他弄水喝,没多久这人就醒了,还对我们感激不尽。

这人走后我愣愣地看着手,回想着刚才那一幕,觉得这法子真不错,比普通的诊脉确定病因来的更快更直观,于是我就开发了这种诊脉方式,我把它叫做:祝由诊脉术。

这会我就是用祝由诊脉术去感知周祥体内的气,没一会我就摸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人体内的气本该是周而复始、永不停息的循环,可周祥体内的气即不消散也不游走,处在一种静止停息的状态,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了,而这种状态一般只在一些会冬眠的动物身上发生,如果发生在人身上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假死!

假死分很多种,成因复杂,当初王猛他爹王六宝的假死是因为溺水导致的尸厥假死,而造成周祥的这种假死状态只有两种可能,服过药物或是练了怪诞的功夫,周祥我从小就了解,他压根就不会什么神功,恰好他又是中医,服药导致的假死可能性大增,想明白了以后我也就松了口气,至少周祥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祥婶、翠兰姐、翠菊姐,你们不要担心,祥叔真的没有死,而是出现了冬眠假死。”我说。

“你这棺材子胡说八道什么,人怎么可能会冬眠?!老周他死都死了你还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搞得他死的不安生,呜呜呜呜,你快给我走,都怪你这棺材子害人精,刚回村子老周他就断气了,快给我滚!”祥婶哭哭啼啼的说。

我还没反应过来周祥的两个女儿就把我给推了出来,金婆婆他们也跟着我出来了,我本想在进去但被金婆婆给拦了下来。

屋内周祥被盖上了白布,他的两个女儿开始披麻戴孝,看到这一幕我都急了,人明明没死非要当他死了,到时候给装进棺材埋了那就真死了,可他们就是不相信我。

“你别急,现在他的家人正是悲痛欲绝的时候,你说什么她们都听不进去,看她们的样子对你很不信任啊,对了,你怎么还有个棺材子的绰号啊?这棺材子倒是成了神医,好好笑,哈哈哈。”金婆婆说着就大笑了起来。

金婆婆笑的忘了形都忘记这是什么场合了,她的笑把屋里的哭声都给盖住了,屋里突然丢出了一个砧板,差点把金婆婆的脑袋都砸到了。

“这几个娘们比我还泼妇,我们要救她们的亲人还这样对我们,赶紧走。”金婆婆说着就带上我们走。

路上我说道:“金姐,你有所不知,我老爹是外乡来的在村里并不受待见,只有祥叔跟我老爹是好友,老爹走后丧葬事务还都是祥叔帮着操持的,他还收留了我一两个月,还介绍我到唐老板那里,我这才能走到今天,祥叔他是俞家也是我的恩人,我一定要救他。”

“知恩图报善莫大焉,我懂了,刚才我让小莺子也用三尸烟雾悄无声息的钻入他体内检查了下,确实如你所说,不过这三尸烟雾对他没有效果,他的气停滞休眠非常诡异。”金婆婆说。

“祥叔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性,练功和吃药,前者基本排除,我怀疑是吃了什么药,只有了解祥叔吃过什么药才能把他弄醒了,可现在祥婶都不让我……。”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唐莺打断了,她说:“这事交给我吧,我是周家的表亲,虽然平时没什么走动,可毕竟是亲戚,我一会去打听一下。”

“也只能这样了,要赶在祥叔下葬前把他救醒,不然就真的死了。”我说。

晚上的时候唐莺以亲戚身份去了周祥家,我们只好在家里焦急的等待了,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唐莺回来了,手上还拿着一件周祥的外套。

“你这是?”阿洛好奇的问道。

“我在祥伯家打听不到什么,她们也对我很冷淡,于是我就偷偷查看了祥伯的东西,在祥伯换下来的衣服上发现了一些粉尘,还有一种古怪的香气,这香气很熟悉,但想不起来在哪闻到过,男人身上不可能有这种香气,我觉得奇怪就带回来让大家看看。”唐莺说着就把衣服在桌子上展开了。

我端着油灯凑上去看了看,果然在这衣服上有一种很熟悉的味道,只是一时半会想不起在什么地方闻过,金婆婆找来小刀把衣服上的粉尘给刮了下来,放到鼻尖处嗅了嗅,突然她一个踉跄扶了下桌子,脸色一下就变难看了。

“金姐!”我赶紧扶住了金婆婆。

“不碍事,幸好我控制了下没有完全吸入,看来周祥就是中了这种粉的毒才导致了假死。”金婆婆沉声道。

“周祥的假死不是个偶然,是有人要陷害他,我想起这股香气了。”阿洛顿了顿说:“密宗那个女的,傅邵辉!”

阿洛这么一说我们全都反应了过来,这股香气确实跟傅邵辉使用的粉尘香气非常像。

“难道她跟着我们来了王家村?她为什么要对祥叔下手?”我泛起了嘀咕。

金婆婆眉头深锁又闻了下粉尘,说道:“非常奇特的粉尘,居然连一种配方都闻不出来,应该都不是我们中原地区的药材,是西域那边的药材,如果不知道配方很难解毒把周祥救活,看来不把她找出来是不行了。”

“可她显然躲在暗处不愿出来,怎么找啊?”唐莺说。

“他!”小安突然从唐莺的竹篓里探出了脑袋,伸出小指头指向了阿洛。

我机械的看向了阿洛,脑子里突然闪过了傅邵辉对阿洛的花痴模样,金婆婆也看向了阿洛,唐莺似乎也想到了。

“小安怎么这么聪明,对啊,靠阿洛啊,那女的很花痴阿洛的。”我喜道。

阿洛见我们都看着他,脸上浮现了一丝尴尬表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