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万能药引/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洛……少……少爷,你伤口还疼吗?”傅邵辉倒在地上看着阿洛问道。

阿洛木讷的站在那看着傅邵辉摇了摇头。

“阿洛少爷,你……你能抱着我吗?我好冷。”傅邵辉虚弱道。

金婆婆推了阿洛一下,阿洛迟疑了一下这才过去把傅邵辉给扶着靠在了怀里,傅邵辉仰起头颤抖的伸出手摸着阿洛的伤口,看到这一幕我已然忘记了她的身份。

“能靠在阿洛少主怀里,还能摸到阿洛少主我真是太幸福了,就算让我马上……马上死也没有遗憾了。”傅邵辉说完手就往下一垂。

我们都吓了一跳,金婆婆伸手示意道:“没死,晕过去了,赶紧抬回去。”

王猛这会似乎在唐莺的解释下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到这一幕一下就懵住了,迎上来颤声道:“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是这么回事。”

“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用最快的速度把她弄回俞飞家。”金婆婆道。

王猛应了一声,赶紧抱起傅邵辉就往山下冲。

回到家后金婆婆就把我们支了出去,只留下了自己和唐莺,屋内很快就三尸烟雾弥漫,我们几个等在外面就像在等待一个被推进手术室的病人,而这个病人是周祥能不能活过来的关键人物。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我在门口焦急的踱来踱去,王猛哭丧着脸对我和阿洛说:“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我……。”

“行了,不怪你,又不是故意的,你的出发点是好的。”我打断了王猛。

“你别自责了,现在最关键的是傅邵辉能醒过来。”阿洛皱着眉头说。

村里的鸡打鸣了,远方的山上已经出现了曙光,可屋里却还是烟雾弥漫,这都过去一夜了居然还没有治疗完,可见焦昌龙这怨气子弹对人的伤害有多大。

我正在踟蹰的时候金婆婆突然打开门把我拉了进去。

“已经彻底清除她体内的怨气了,外科手术我不行,现在你来第二轮把子弹给取出来,要小心点,子弹直接镶嵌在心脏主动脉上,小猛子这枪法被老焦调教的真他娘的准,这女的不死完全是因为有一层绿度母界气保护着心脏,如果换做普通人早一命呜呼了。”金婆婆眉头不展道。

唐莺这会也控制三尸烟雾收了,她额头上都渗出了细密汗珠,现在我还要进行第二轮治疗,可见傅邵辉受了多重的伤。

我也不敢耽搁马上就准备手术,唐莺和金婆婆这会都成了我的助手,给我递来手术器械。

傅邵辉这会像是没有知觉了,金婆婆说她已经用华若兰留下的麻醉针麻醉了傅邵辉,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了华若兰的俏丽身影,不过我这会不该想她,于是赶紧回过了神。

这颗子弹是从背部穿透的,位置刚好是心脏的主动脉,子弹射入的时候不偏不倚连肺部都没有伤到,直接打中心脏主动脉,奇准无比,想起刚才那么黑的天色,王猛几乎是在三百米左右的树上,我也忍不住惊叹他这枪法恐怖的可怕,焦昌龙让他不断的练枪法,看来这效果非常明显。

我镇定下来开始认真的手术,由于心脏的位置不小心就会造成大出血,尤其是在取弹的时候,这颗子弹镶嵌在血管和心脏肉壁上,恰好还起到了止血作用,一取出怕是会大量出血,我将这情况告诉了金婆婆,金婆婆点了点头说让我尽管取弹,她配合我控制傅邵辉的穴位止血。

有了金婆婆的从旁协助我就放心多了,不过在取弹的时候还是喷了我一脸血,这血里还带着一股阴气,溅到脸上就跟火星子溅到脸上一样,让人的神经都猛的抽了下,那颗被镊子取出的怨气子弹居然还冒着烟,只见不锈钢镊子以极快的速度变黑了,非常恐怖,金婆婆说的没错,要不是傅邵辉是练气之人,如果少了那绿度母界气的保护早一命呜呼了。

子弹取出后我又对血管进行了处理,心脏动脉的血管是血压最大的,缝合要非常紧密,不然一旦血流通过就会崩裂,所以我缝合的很密集,还不断让金婆婆解穴让血流进动脉进行试验,直到彻底没有渗血的情况我才松了口气,这才把伤口给缝上了。

等手术彻底完成后发现居然都中午了,傅邵辉仍昏迷不醒,但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只要休息几天就能复原了。

我们轮流守在傅邵辉边上,唐莺下午又跑去周祥家里打听消息了,回来的时候告诉我们后天一早周祥就要下葬了,听到这消息我更急了,眼下傅邵辉还没醒,毒尘配方都不知道,就更别提研制了,周祥这又快要下葬了,时间不是一般的紧迫了,如果傅邵辉在今天醒来,那我们剩下研制解毒药的时间顶多也就一天了,而且还不知道傅邵辉今天能不能醒来。

幸好晚上的时候傅邵辉苏醒了,她环视着我们,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阿洛脸上,眼神里出现了一种很复杂的情感。

阿洛走过去站在傅邵辉边上说:“你没事了,只要休息几天就能复原了。”

傅邵辉的眼里突然闪动着晶莹的泪光,只听她虚弱的说:“谢谢阿洛少主救了我。”

“你应该谢我的朋友,是他们救了你。”阿洛指了指我和金婆婆、唐莺。

“谢谢。”傅邵辉对我们也道了一声谢,这让我大感意外。

“有大爱之人绝不是为非作恶之徒,我相信傅邵辉替面具丑男卖命也是有苦衷的,这个苦衷我能理解,因为我们都是守护者的身份,无法对抗命运,只不过我比她幸运,我守护的是俞家,而她守护的是蚩尤一族的帝王血脉。”金婆婆小声感叹道。

“我现在告诉你们毒尘配方,你们要尽快研制解药,不然那人下葬就完了,这毒尘有五种成分,死人胫骨、青环海蛇、西域湍蛙、西域蜥蝎、巨柏种子,死人胫骨要研磨成粉浸泡精油,三种活物要炭化研磨成粉,巨柏树种子也要研磨成粉,大概就是这样,如果要研究解药就要针对这五种成分破解,除非你们能拖住那人下葬,不然的话这么短时间根本……根本不……。”傅邵辉说着就晕过去了。

她因为说了太多话,大伤未愈,体虚气弱晕过去了,不过在她晕过去之前幸好把毒尘的成分以及研制方法交代了。

“这五种成分除了死人胫骨和青环海蛇中原地区有,其他三种都是西域特有的,而且全都无毒,可融合在一起却形成了诡异的毒性,要研制解毒药实在难办,因为它们本身就不是毒物,压根就无从下手。”金婆婆眉头紧锁道。

我也眉头不展,毒尘成分很奇特,以无毒的材料制作毒尘,根本不像普通的毒只要针对其毒性进行破解,换成医学理论那就是没有症状又怎么对症下药呢?

我现在把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外经册子上,将外经册子上的内容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想从中找找有什么法子,很快我在详叙关于毒的内容当中发现了一种法子,这个法子也是解毒的终极秘法,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天下所有的毒都有药可解,但都需要针对毒物的毒性,而终极秘法针对的就是无法破解的毒进行破解,只要能有毒物,在当中加入一种药引,就能将毒药直接变成解药,而这种药引是任何毒药的克星,是一种万能药引,不过当我脑子里浮现那两个字的时候顿时愣住了,这真的是药引吗?

这解毒的万能药引用怪诞、稀有、绝世来形容都不为过,但同时又随时随地就在我们身边,是一种矛盾存在的药引,比以往我用过的药引都要奇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