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诡秘身份/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祥婶的样子都出现在烟雾里了?”王猛颤声道。

“用她的魄炼了药当然会有这种反应了,有魄无魂伤不了人不用怕。”金婆婆说着就拿来一个盖子把药罐给盖了起来,那诡异的烟雾这才消失了。

我愣愣地站在那,脑子里尽是刚才祥婶痛苦的表情,虽然祥婶这人不怎么样,但我却做了这么阴毒的事情,想到这里我心里无比内疚。

“有些事我们也不清楚会有什么后果,但既然做了就不要后悔,你的出发点是为了救人,所谓不知者不罪。”金婆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话虽这么说,但心里总归还是难受的,不过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我心里暗暗做了个决定,以后再也不用这种阴毒的药引了,人死了还不让他安生,这太没有道德了,我逐渐开始意识到黄帝外经里医术的邪乎了,难怪上古时期俞家的子孙不想流传于世了。

药差不多弄好了,我和金婆婆又端着药去了周家,周祥那两女儿看到我们怕的缩到了角落里。

我掀开盖在周祥身上的白布,那对姐妹发出了一声尖叫,金婆婆把周祥扶起把嘴捏开,我把药强行灌了下去,周祥躺那一动不动,不过只是半分钟左右的时间周祥的心口突然起伏了一下,紧接着呼出了一口恶臭的气,然后动了下身子双手张开伸了个懒腰,我心中一喜知道周祥醒过来了。

“啊~~~。”这一幕直接把那两姐妹吓的同时发出了尖叫。

周祥一骨碌从门板上坐了起来顿时一抖,看到我突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叫道:“俞飞!你回来了啊!”

“是啊祥叔。”我笑道。

周祥正准备跟我叙旧突然发现不对劲,看看自己身上的寿衣,看看自己的黑白大照片,看看停放在那的棺材,再把目光聚集到了角落里的两个女儿身上,周祥那两个女儿这会已经吓得缩坐到了地上直发抖,喊都不会喊了。

“我只不过是睡了个觉你们就要把亲爹给埋了?你们两个不孝的东西!”周祥骂道。

大女儿周翠兰指了指地上的影子叫道:“翠菊爹没死啊,不是鬼,有影子的!”

小女儿回过神来喜极而泣的叫了一声,两个女儿这才扑上来一把把周祥抱住了开始嚎哭,见此情景我跟周祥打了个招呼就和金婆婆走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再次去了周家,那黑白大照片都已经换成了祥婶的,本来丈夫死了办丧事,丈夫却突然活过来变成了妻子办丧事,这件事一下就成了王家村的爆炸新闻。

晚上的时候周祥来找我了解了下情况,得知这一离奇的事情不住的感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在他回家的时候我陪他走了一路,我们像父子一样说着话,在到周家门口的时候周祥摸着我的头说:“我早知道你不简单将来必成大器,看你们几个人像是马上要启程走了,下次再回王家村的时候记得来看祥叔啊。”

“知道了祥叔。”我点头应道。

告别了周祥后我返回了家里,看到大家都站在床边,傅邵辉似乎在说话,我也挤了过去。

“这几天跟你们相处下来,我终于明白阿洛少主为什么不肯跟我回去了,唉。”傅邵辉叹道。

“你既然无奈又为什么要替那个黑袍面具人卖命?”阿洛沉声问道。

“既然阿洛少主发问了,那我只能回答了,这是我无法抗拒的,也是我与生俱来的使命,我们这支傅氏一族一直都是蚩尤一族帝王血脉的守护者,我们也一直在等召唤,今年召唤终于来了。”傅邵辉似乎陷入了回忆。

“你怎么会相信那个面具丑男的?他的身份又是谁?”阿洛又问道。

“我并不是相信他,我相信的是他戴的面具和胎藏界气,那面具是蚩尤一族帝王血脉守护者老大的象征,从远古流传至今,能统领我们十大守护,还有他密宗的胎藏界气也只有老大才会的,不过他长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因为他召唤我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傅邵辉说。

“他那个师父……。”阿洛又问。

“阿洛少主见过达尔喀法师?他已经是三任守护者了,我相信他那一族永远只有他这个守护者了,我猜你们都见过达尔喀法师的身体了吧,他有不死之身,还有恐怖的无极之眼,虽然他听令于面具的号召,但我们都对他很尊敬,我们的老大还是他带出来的徒弟,至于他们什么时候成为师徒的我就不得而知了,阿洛少主,其实我对老大的身份知道也很有限,你不要在问了。”傅邵辉说着就转了个身背对着我们了。

很显然傅邵辉心里很纠结,一方面她是那边的守护者身份,一方面又对阿洛的身份言听计从,而且我也听得出来她确实不知道那面具黑袍人的真正身份,我突然发现我们连最大敌人的身份知道太少了,连冰山一角也谈不上。

“总有一天我要揭开那个面具,看看他到底长什么样!”我沉声道。

“要揭开老大的面具除非你先打倒他。”傅邵辉冷冷道。

“一定会。”我自信满满的说。

金婆婆突然把我们招呼到了外面,远离了屋子神色诡秘的说:“这个女人不是坏人,而且对阿洛有爱慕之情,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看到金婆婆这神神秘秘的样子我一下就猜到她的想法是什么了,我问道:“是想让她……。”

“没错!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最大限度的了解到那个黑袍面具人的真正身份,也只有我们对他了解了,才有把握把华若兰救出来!”金婆婆说。

“你要游说她给我们办事?做卧底!”唐莺吃惊道。

“小声点,太大声她感应的到。”金婆婆一把就捂住了唐莺的嘴,接着说:“能不能成功游说只有看阿洛了。”

“我嘴笨。”阿洛呆呆地说。

“可你人不笨啊,也不用多说什么,装酷就行了,她就喜欢你这样,她应该快恢复了,你这两天给我寸步不离的照顾她,争取培养起感情来。”金婆婆说完就冲阿洛挤了挤眼。

阿洛一脸的茫然。

“金姐你这是要阿洛使美男计啊。”王猛道。

“就是这意思,阿洛你乖了这任务非你莫属了,呦,你这脸上的伤口还没好完全啊,来金姐给你治治,一会保证更加英俊了。”金婆婆说着就把阿洛拉到了一边去。

虽然金婆婆的想法很胆大,也很难办到,但我觉得这的的确确是一个好办法,越了解那黑袍面具人的特点就越容易找出他的破绽。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阿洛果然寸步不离的照顾傅邵辉,我们也尽量给他们腾出了空间,不过在第二天夜里傅邵辉突然失踪了,我们也知道她肯定会走,因为我们本来就是敌人。

我们问阿洛到底成功没成功,阿洛摇了摇头茫然的说:“不知道,我找机会跟她说了,但她没有吱声,最后还……还亲了我一下就跑了。”

“啊哈哈哈,阿洛的魅力可真大啊,我看十有八九是成功了。”金婆婆双手叉腰大笑道。

成没成功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我们也不依赖于傅邵辉,真正靠的还是我们自己,只有打败了黑袍人才能不让外经神石落入他手中,也只有这样才能救回华若兰。

在天色灰蒙蒙之际,我们离开了王家村踏上了前往昆仑山的路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