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沮河水鬼/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连夜朝着西安方向奔袭,想尽快远离黄陵县,毕竟这里是黄帝一族的地盘,现在他们都现身警告了,多留一会都危险,我仿佛感觉在这荒野四周的某个黑暗处有双眼睛在盯着我们似的。

等远离的差不多了我们才停了下来,这一时半会也到不了西安,只能暂时停下来了。

“金姐,赶紧找个地方安营扎寨吧,我瞌睡死了。”王猛坐在地上用枪撑着睡意浓重的嘟嚷道。

我环顾四周,这里地处荒郊,黄土遍地,就连微风吹过都能扬起一场规模不小的沙尘暴,西北地区气候又干燥,眼下我们自己带的水都喝光了,走了半天连口水也没喝过,安营扎寨就别提了,最重要的是找到水。

我们又走了一阵,阿洛感觉到有水里虫子的虫气,果然我们跑上了一个土坡就发现了一条河,于是赶紧跑过去了,不过跑到河边我们不禁有些失望,这河水浑浊的就跟泥水似的,看着根本就喝不了。

“这是黄河的支流沮河,是古代著名的姬水,这水沉积一下能喝,咱们就先在这里安营扎寨了。”金婆婆说。

我们原地开始搭帐篷,生火的生火,打水的打水,很快一个临时休息点就形成了,随意吃喝了点我们就钻进帐篷睡觉了。

夜越来越深,风沙很大,四周又无遮无挡,那风吹过犹如鬼哭狼嚎,沙尘直接就通过缝隙飘进了帐篷,呛得人连睡都睡不安稳。

“这什么鬼地方。”就连王猛这个懒虫也都睡不着,坐起来就抱怨。

我们也跟着坐了起来,负责值班的阿洛此时探进了头来说:“有动静,出来看看。”

我紧张了一下,心说这黄帝一族的人也太咄咄逼人了吧,就算这一代是他们的地盘,也不用这样啊,我们又不会飞,这一时半会也离不开黄陵县啊。

我们出来一看才知道原来阿洛说的动静是河道上的动静,只见河道远处有一艘小船,小船上有三个大汉一个老太婆,其中一个大汉手中拿着火把,那老太婆似乎还是个指挥的,指挥着另外两个大汉把一个鼓鼓囊囊的麻袋往河里扔,那麻袋里装的明显是活物,还会动的。

这三更半夜的来河上扔活物,杀人灭口四个字突然在我脑海里闪过,只见他们扔完麻袋后就划着小船离开了。

我想了想就让王猛下河去把那个麻袋捞上来,万一是人还能救他一命。

王猛老大不乐意,不过最终还是下去了,等他把麻袋捞上来打开一看我们顿时吓了一跳,果然是个人,还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这女孩穿着一件破棉袄,手脚都被捆住了,嘴也给塞住了。

破棉袄被冰凉刺骨的水浸透了紧紧裹在女孩身上,女孩的脸都冻成了乌紫色,由于溺水时间不长没一会我们就把她救醒了,一醒她就哭上了,还缩到了一边,她应该是被吓到了,我们问她什么她也不回答,只有唐莺能靠近她。

“小妹妹,你别怕,我们不是坏人,你这样很容易着凉的,到帐篷里先给你换件干衣服吧?”唐莺靠过去说。

这女孩唯唯诺诺的看了唐莺一眼,这才任由唐莺扶着她进帐篷,两人走了没几步,唐莺竹篓里的小安突然发出了一声傻笑说:“换衣服。”

我咽了口唾沫朝小安看去,只见他把自己的脸紧紧贴在了竹篓缝隙上,脸都快变形了,一双眼睛色迷迷的盯着那小女孩,嘴角还在不住的流着口水,两颗尖牙看着怪吓人的。

“啊~~。”那女孩被小安的德性吓了一跳又缩到边上去了。

“小安~~,你也太坏了。”唐莺责怪了句赶紧就把竹篓卸了下来,金婆婆只好临时照顾起了小安。

“这小盲流,连这么小的女孩都不放过……。”王猛在那拧着衣服苦笑道。

“小安的话是说得越来越清晰了,起初还都是一两个字的往外蹦,这会都能说三个字了,这色欲真是个大麻烦,我们这里还两个貌美如花的姑娘呢。”金婆婆也无奈的摇了摇头吁了口气。

“金姐你把自己也算进去了?”王猛插了句话。

“难道不是吗?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金婆婆白了王猛一眼。

唐莺又去安慰那小女孩好一阵,那小女孩才跟她进了帐篷。

“怎么能把一个十来岁的女孩直接就扔进河里,太过分了!”我气呼呼的说道。

“我去看看那些人究竟在干什么。”阿洛眉头一皱,眼神朝着小船远去的方向横了一眼,二话不说就跑了出去,金婆婆刚想伸手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俞飞你赶紧跟着阿洛,现在我们已经够麻烦了,别让他惹出什么乱子来。”金婆婆示意我去追。

于是我赶紧跟上阿洛就追了出去,跑了老远我才追上了阿洛,只见阿洛匍匐在一个小土坡上朝河对岸看去,阿洛眼神里射出了叫人心惊胆战的寒光,这眼神就跟上次他杀刘明那眼神一模一样。

我跟着趴了下来朝对岸看去,小船这会也靠岸了,只见河岸上点着烛火,一只民乐队在那吹吹打打,抑扬顿挫的曲调在这荒郊显得格外的古怪。

河岸上围满了村民,一个道士就在河边开坛做法,手中拿着一把桃木剑乱舞,时而洒洒糯米,时而搞的黄符满天飞,还时不时表演下喷火,最后他将桃木剑指向了河水,河水里突然“嘭”的一声,炸起了一人多高的水花,村民顿时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还挺厉害的。”我嘀咕了句。

“不对,你仔细闻闻空气。”阿洛沉声道。

经过阿洛这一提醒,我吸了吸空气,果然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火药味,这是个假道士,他预先在河里埋了炸药!

等小船上的人上了岸后吹吹打打声戛然而止,那假道士也捋着胡子收了架势,装腔作势道:“这沮河水鬼乃是上百年前无辜溺水之人所变,他在河里吸收日月光华怨气不散,在此成为水鬼为非作歹吓唬村民,只因他有过百年的功力,贫道也无能为力,故而只能镇压,现如今贫道做法告知那沮河水鬼,已经送了一名童女过去给他,只要他吃了童女就不会在此处作乱了,大家便可放心打渔,再也不受那水鬼之害了。”

村民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听完他的话后我恨的牙痒痒,我的祝由气并没有感觉到河里有什么阴物,这假道士为了骗村民钱财居然把一个活生生的小女孩扔进水里,太过分了!

我正想用祝由气剑教训他一下,却看到河岸上突然爬满了虫子,密密麻麻的一片很是恐怖,那些村民尖叫成一片很快就作鸟兽散了,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回头看了阿洛一眼,阿洛双手食指合拢,嘴里念诀,双目圆瞪着那道长,气势凌人。

“阿洛,不要杀人!”我按住了阿洛的手。

“你让开,这假道长这么可恶我一定要杀了他!”阿洛横了我一眼将我撞开。

我被阿洛的气势给吓到了,大口喘着气朝对岸看去,那些村民已经悉数跑光了,道长见这么多虫子也皱起了眉头,他警觉的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没人了马上冲着河道里大叫了起来:“小淼,憋坏了吧,快出来,人都走光了!”

我惊讶的发现河里突然冒起了一个年轻人,这人跟我的年纪差不多,脸色铁青发黑,只见他咧开嘴傻笑道:“师父,我这时机掌握的不错吧,呵呵。”

看样子刚才就是他在河底把炸药弄响了。

“别说了快上来,这村子一穷二白也弄不了多少钱,这些虫子怪怪的,咱们拿了钱赶紧撤。”道长说。

虽然那道长很该死,可眼下我们不该多生事端,眼看阿洛已经召唤虫子朝那道长爬去,我也阻止不了了,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叫小淼的徒弟正要往河岸上爬,突然他的脚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住了,水里一下就出现了大量血迹,紧接着小淼整个人都被水里的东西拖进了水里消失了,直到血水逐渐浮出水面形成一道在河面上不断向远处延伸的血迹,我这才知道他被水里的东西给拖走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阿洛也停下了对假道长动手,我吃惊不已,难道这河里真有水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