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鬼壶之恨/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我得意的同时我注意到阿洛已经在水里了,他的周围犹如雨水点点泛着涟漪,阿洛应该也对付了一个小鬼,这会他带着水蚤去找龙婆的破绽了。

我赶紧将兴奋之情压住,调整了下呼吸也悄然潜入了水里。

我游到了阿洛身边,阿洛看了我一看问:“解决了?”

“嗯,你那个呢?”我问。

“被万虫之气吞噬,直接灰飞烟灭了。”阿洛不动声色的说。

我那个只是被我打跑了,阿洛却直接把他打的灰飞烟灭了,我一下就不敢得意了,转而嘀咕道:“不知道金姐和唐莺那边怎么样了,金姐无法大面积发动三尸烟雾,麻醉针对无实体的小鬼没有作用,只能靠唐莺发动三尸烟雾撑着,而且三尸烟雾对小鬼好像作用也不大。”

“不用担心了,你看。”阿洛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我朝远处的岸上看去,只见月光下一道黑气正在飘回龙婆的嘴里,三尸烟雾也逐渐消散,金婆婆和唐莺出现在了岸上。

龙婆披头散发在水里晃着,溅起阵阵水花,发出了痛苦的惨叫,惨叫声回荡在河道上空,令人头皮都发麻了。

“怎么回事?好像出状况了。”我将头整个露出了水面。

“上岸去看看。”阿洛说着就朝岸边游去,我也跟着游了过去。

我们回到了岸上,发现唐莺和金婆婆也露着诧异的表情看着龙婆,龙婆这会在水里痛苦挣扎,脸色黑青的可怕,头发凌乱飘散,她的惨叫在继续,非常恐怖。

“怎么回事?”我好奇的问。

“不知道啊,刚才我们正跟那小鬼斗着呢,三尸烟雾对小鬼伤害不大,眼看就要撑不住了,小鬼突然变回黑气跑了。”唐莺纳闷的说。

“血!喝血!”小安的声音突然从一块石头后面传来。

“不能去啊,你这该死的吸血鬼,我操,你手指头戳我鼻孔里了!”王猛压低声音在那叫道。

我转头看去只见王猛跟小安做着激烈斗争,小安一手抓着王猛的脸,指头都戳进了王猛的鼻孔,一手朝着河面扬着,身子都探出了石头朝河的方向扑去,他吧唧着嘴,尖牙白森森的露着,王猛躲在石头后面双手吃力扯着小安的双腿。

“血?”我突然明白了河道上一定是有血吸引了小安,只不过天色太黑,那水也是黑的,压根就看不清楚有没有血。

我冲到王猛那说:“你在顶一会,我去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说完我就拿起了他丢在旁边的手电。

我打开手电朝河里一照,果然发现了龙婆周围的水里都是血!

突然间龙婆像是被什么东西拖住了在往水下沉去。

“那条人鱼!”我和阿洛同时反应了过来。

“原来是她过来破坏了龙婆的身体,幸亏她来了,不然我们准被那小鬼搞死,好人有好报啊,她毕竟也是人,有人的意识,我们算是救过她,她这是知恩图报啊。”金婆婆露着微笑点了点头。

龙婆被拖下去没多一会水面上就炸开了水泡,还冒起了轻烟,等水面上平静下来后龙婆整个人突然浮出了水面,她的身体大面积被咬伤,尤其是肚子都被咬烂了,那咬烂的伤口周围都发黑了。

龙婆一下就萎缩成了一具干尸,好像死了,看着还有点吓人。

那个人鱼慢慢露出了头冲我们挤出了一丝傻笑,虽然她满嘴是血,可她的笑容看着一点都不吓人,只见她在水里把龙婆的尸体往岸边推来了,我们迎了过去把尸体给拖上了岸。

人鱼不敢靠过来了,只是露着头缩在岸边的一块石头后呆呆地看着我们。

“谢谢你。”我朝她露着笑点了下头,她呆滞了一下,接着学起我的笑容也点了点头。

“还没死!”金婆婆探了一下龙婆的鼻息说。

我们吓的往边上退了下,金婆婆摆了摆手道:“别怕,她就要死了,鬼壶已破小鬼反噬,瞬间就把她给弄的奄奄一息了,小鬼也跟着灰飞烟灭了,这只是龙婆残留的气息了,没有威胁。”

我们这才重新靠了过去,龙婆已经成了干尸一样,几乎看不到血肉,只剩下皮包骨,一张脸就跟个骷髅头似的。

她微微睁眼仰望着天空,喉咙里吃力的发出声音,奄奄一息的说:“桐凤,阿凤,娘没用不能给你报仇了。”

“报仇?”金婆婆嘀咕了下。

“喂,你究竟多少岁了,我们金姐说你应该还很年轻的。”王猛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

回头一看王猛满脸都是指甲抓痕,一手提着只鞋,一手抱着小安,一脚穿着只鞋,一脚光着,狼狈非常。

在朝小安看去,小安的嘴里被臭袜子给塞上了,手也被鞋带给绑了,王猛靠这种方法才控制住了小安。

唐莺责怪了王猛几句接过了小安,从竹篓里掏出了装满血水的奶瓶,给小安松了绑,扯掉臭袜子。

小安朝地上啐了口唾沫,用手指在嘴里抠了抠臭袜子留下的味道,小眼睛突然白向了王猛,接着嘴里吐出两个字:“我操!”

我惊的瞪大了眼睛,小安准是把王猛骂人的脏话给学会了,唐莺也被吓了一跳,赶紧把奶瓶塞进了小安嘴里,然后把他给抱到了边上去。

“我……我今年才三十六岁。”龙婆发出了虚弱的声音,我这才回过了神来。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们也就不在这时候做什么了,只是安静的听着,随着龙婆断断续续气若游丝的叙述我们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龙婆十六年前还不是这样的,那个时候她还是这个村子里出了名的漂亮姑娘,她嫁进了村里家境最殷实的一户,婚后两口子的小生活倒也温馨幸福,龙婆怀孕以后夫家的人对她很照顾,龙婆的婆婆一直希望她能生个儿子传宗接代,于是时不时就给她喝生儿子的偏方,有时候是符水,有时候是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偏方,龙婆一点也不想喝,但逼于无奈还是喝了,到最后非但儿子没生出来,还生了一个畸形的女儿,这女儿双脚并联,脸颊还有鳃裂,呼吸的时候那条鳃裂甚至还会张开,从里面看到带着血丝的红腮,夫家全家上下都被这一幕给吓到了。

从此龙婆的温馨生活也结束了,她很快就被关进了柴房锁了起来。

纸始终包不住火,这件事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这个巫村的村民觉得这是鱼怪作祟上了身,于是龙婆的夫家请来了高人开坛做法驱除鱼怪,那高人说既然这鱼怪上了身,就要将鱼怪放生才可保家宅平安,于是这个刚出生的女婴就在村民的簇拥下,吹吹打打的被送到了河边,夜色下这个女婴被抛弃在了河里。

龙婆虽然被关在柴房里,但对家中高人做法的事一清二楚,她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哭红了眼,哭哑了嗓子,可也无法挽回女儿的性命了,本来她想一头撞死自杀,可惜她这一撞非但没死,还把破败的柴房撞出了个窟窿,她愣愣地看着外面的世界,按着额头不断流血的伤口,心里对村民对夫家产生了报复的无限恨意。

她逃出了村子从此访遍各路邪术高人,终于让她寻访到了一位养小鬼的高人,那高人在得知她的遭遇后便将养小鬼之术教给了龙婆,龙婆心中的恨让她忍受住了小鬼的反噬,居然练成了人身鬼壶的养鬼禁术,可惜她的青春也被小鬼吞噬的所剩无几,变成了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