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痋术引虫/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了想就朝洞穴漆黑的角落看去了,灵慧魄看出了我的意图小声说:“只要你弄死了它我的锁自然就开了,我逃出生天小巧主人也就恢复正常了。”

“那玩意有多大?”我问。

“在这个世界中它是被无限放大的,看着非常恐怖,不然凭我灵慧魄这么聪明的智慧岂会抵御不了?”灵慧魄傲娇的说。

“在这里被困了五六年,你还有脸吹嘘自己聪明?对了,我在外面学会的术在这里有用吗?”我问道。

“有用,但建议你不要使用,别把山洞搞塌了,不然我被压死啥都完了,你可懂我的意思?”灵慧魄问道。

“我懂你的意思,这个山洞虽然是我构象出来的,但此刻我的灵神就在小巧的大脑里,不能随意去破坏这里的一切,大脑里神经线多如牛毛,每一根都控制着人体的功能,比如语言、行动、思维等等,只要出一点差错小巧其他功能也丧失了,得不偿失。”我沉声道。

“呦呵,这小子不错啊,我有救了。”灵慧魄松了口气说。

“那是,我有经验的,放心。”我得意的说。

“既然这样那我也放心了,赶紧去吧,我被关在这里实在受不了了。”灵慧魄催促道。

我涉水往洞穴的深处走去,果然在深处看到了一条漆黑的洞道,这洞道连接着另外一个洞穴,我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通过洞道我就看到了灵慧魄说的裂头蚴怪物了,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裂头蚴寄生虫的确被放大了无数倍!

裂头蚴在生活中只是普通的寄生虫,看着也就一根线头那么点大,可在这里看着却是一个庞然的大怪物!

只见它通体发白毛茸茸的,身体环节相连,头部跟身体融为一体,只看到一对没有眼皮圆鼓鼓的眼珠,它整体看着像蚕又像蛇,诡异莫名,这会它正盘卧在山洞里像是在睡觉。

我一时没想到对付它的办法就小心翼翼的退了出来,跑回了灵慧魄所在的山洞,问道:“那么大要怎么杀死它?而且还不能弄出大动静,这有点难办啊,你不是聪明嘛,快给我出个主意。”

“呃……这个,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你在这里杀它没必要,不是它对手不说,还容易弄出大动静伤到小巧主人,你且回去,在外面想办法杀它就容易多了,只要它一死,我这锁便自动解开了,而且我不建议开刀,开刀也会伤神经,建议用药把它杀死。”灵慧魄说。

“嗯,这个主意倒是体现出你的智慧了。”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那是,我送你回去吧。”灵慧魄说着就鼓起腮帮子,然后吹出了一股气,我整个身体一下就轻飘飘的飞了起来,没一会穿过黑暗区域回到了身体里面。

我睁开了眼后金婆婆马上问道:“情况怎么样?”

“小巧是被寄生虫裂头蚴盘踞大脑,智力中枢遭到破坏这才患上了痴愚之症,她本身的智力没问题。”我说。

“寄生虫怎么还进入了人脑子里了?”唐莺好奇道。

“你怎么不长记性呢,上次在湘西的时候小宝的脸上可都长了肉瘤寄生虫啊。”王猛说。

“这都怪小巧的父母重男轻女,对小巧不好,小巧吃不饱就到田里抓青蛙吃,裂头蚴主要的寄生对象就是蛙和蛇类,因为没弄熟所以……唉。”我说着就叹了口气陷入了沉思。

金婆婆一看我这样子马上带着大家出去就把门给带上了,连小巧也被带了出去,给我留了一个安静的空间。

人体寄生虫病因寄生部位不同也有不同叫法,比如在湘西凤凰的时候曹小宝所感染的叫虫瘿之症,寄生在肠胃里的根据症状的轻重又被称为虫瘕或是虫痈之症,可外经册子上并没有提到脑子里进了寄生虫该怎么治疗,我估摸着一定是年代太过久远,老爹册子上口耳相传流失了,这可怎么办。

我在屋内踱来踱去,可始终想不出可靠的办法,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阵吹吹打打声,我从小窗看出去,发现是一队送葬队伍,他们这一吹更是吵得我头昏脑涨,突然那吹唢呐的碗状喇叭里飞进了什么东西一下就堵住吹不响了,正是这一现象突然让我想起了阿洛无声的痋虫笛,对啊,我怎么把这么得力的帮手都给忘了,上次在湘西凤凰的时候不也是他帮我试探曹小宝体内是什么虫子吗?

想到这里我赶紧打开了门把阿洛和小巧招呼了进来,我哄着小巧乖乖地躺到了床上去,然后用祝由催眠术把她给催眠了。

阿洛看到这情况一头雾水的问:“你治病还找我进来干什么?”

“裂头蚴你能控制吗?”我问道。

“寄生虫也属痋虫,能。”阿洛说完就恍然大悟了过来说:“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把小巧体内的裂头蚴给弄出来?”

“对啊,现在只有你能治疗她了啊。”我点头道。

“可是我对寄生虫控制的不是很行啊,上次你也看到了,我一吹把小宝都弄的惨叫起来了,这次裂头蚴直接在大脑里,这要是出了差错,咱们别没把小巧治好反倒还伤了她其他脑神经,那就麻烦了。”阿洛为难的挠着头。

“你是怎么控制虫子的强弱程度的?”我想了想问。

“气息,如果想让虫子平静一些就要很轻的吹。”阿洛说。

“那就是了啊,待会你温柔一点就行了啊。”我说。

“怎么温柔,又要温柔到什么程度?那可是小巧的大脑啊,我怕……。”阿洛愣愣地说。

“现在只能靠你了,这样,你就想象着一副画面,在月上柳梢头的寂静夜晚,阿幼朵依偎在你怀里和你一起看着天空中的繁星,你慢慢的拿起了痋虫笛,吹着一首情意绵绵的曲子,那悠扬的曲调……。”我还没描述完就被阿洛打断了。

“痋虫笛吹不出声音。”阿洛说。

我一下就泄了气说:“我的阿洛哥哥,我说的是那种意境和感觉,不是说你的痋虫笛真能吹出声音啊。”坑助丸巴。

“再说了我和阿幼朵也不可能有那样在一起的场景啊。”阿洛说。

“我快被你气吐血了。”我急道。

“如果按照你说的做就是温柔了吗?”阿洛眨了眨眼问。

“嗯,以后回苗寨的时候你试一试,只要你按照我的法子去想象,我保准没事,出了事我负责!”我只好这么说了。

“那好。”阿洛尴尬的挠了挠头背过了身去。

“好,就这样,你现在闭上眼睛想象着在苗寨后山那一片宁静之地,月亮慢慢爬上了树梢,你和阿幼朵坐在树下,阿幼朵看着天上的星星在数,一阵微风轻轻吹过,吹起了阿幼朵秀发的清香撩拨着你的心弦,你慢慢吹起了控制裂头蚴的痋虫笛心法……。”我一边描述那种画面一边注意阿洛的神情。

阿洛闭着眼睛慢慢拿起了痋虫笛开始吹奏,看来他入戏了!

我站在阿洛和小巧之间注意着他们两个的动静,方便随时控制,随着阿洛的吹奏小巧逐渐出现了不安的情绪,眉头紧锁身子不停的动来动去,我一看赶紧去用祝由催眠术让小巧平静下来,等小巧平静下来后我又发现阿洛似乎要出戏了,我又马上跑过去在他耳边继续去描叙那种唯美浪漫的画面。

我这来回折腾很快就累的气喘吁吁了,不过我也看到了想要的结果,小巧的耳朵孔、鼻孔、眼窝里逐渐出现了白色蠕动的细长小虫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