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杂密界气/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是这个男人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以他的能力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们藏在哪?

果然他那黑袍一抖,顿时一股强劲的气流袭来,我们三个人埋伏的位置一下全暴露了,于是只好慢慢站了起来。

“他们是谁?”那个昨晚见过的老李吃惊的问道。

“做好你分内的事,不该管的别管。”译伽横着他说,老李咽了口唾沫赶紧招呼手下开工。我们也不敢随便出手,因为我们心里都清楚,能把焦昌龙打成那样的人肯定不简单。

“是你们?”译伽疑惑的问了句。

“原来幕后的指使者是你,那就是说真正想要地宫里东西的人是你们老大了?又在四处搜罗禁术,利用各种势力!”我提着气说道。

“看来你们跟这里的和尚很熟了啊,连地宫的事也知道,这里的地宫一直是我这两年的任务,上次只不过要去虫谷被临时搁置了,你们不去昆仑山跑这来干什么?少管闲事,否则……否则休怪我不客气。”译伽沉声道。

我察觉到了这男人眼神里的一丝犹豫,我一下就想到什么了,他一定不会在这时候伤我们,他们老大还要靠我们找到外经神石,况且阿洛也在我们这边,如果伤了我们他担不起这个责任!

金婆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大雁塔上下来站在我们身边了,只见她看着译伽冷笑道:“面具丑男还什么玩意都想要啊,难怪你们一个个各种邪术如此了得,这次又想打玄奘法师经书的主意。”

“哼。”译伽扬了下嘴角道:“上次那个道长还好吗?虽然两败俱伤,可他伤的比我重多了,不知道复原没有?”

“跟一个废物打成两败俱伤你还有脸说,可见你也不怎么样。”金婆婆嗤笑道。

我心中好笑,金婆婆准是看出了译伽不敢轻易把我们怎么样,故意把焦昌龙贬的一文不值,好跟这人玩心理战呢。

译伽不说话了,他一脸的铁青,好像一直在克制着。

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他身后那伙人已经在掘地了,如果不把他们赶走地宫里的经书就危险了。

就在这时译伽突然双手合十,喉咙里传出特别诡异的声音,仿佛有两种声音从喉咙里同时发出,声音还带着一种金属般的质地,这种声音在虫谷那会听他发出过,不过没见识过威力就被焦昌龙打断了,只知道是密宗格鲁派的诵经心法,这会我们压根就不了解他,唯一知道的就是他能跟焦昌龙的道术打的两败俱伤,这让我心里还是产生了一丝紧张情绪。

金婆婆突然示意我们后退,我们急急的后退了开来。

“这个格鲁派的家伙居然会杂密咒语,他一定是用杂密界气的。”金婆婆脸色一变说道。

“杂密是什么?老焦不是说这是什么诵经心法吗?”王猛好奇的问。

“老焦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听出他喉咙里发出的两种声音没有,第一种是诵经心法,是用来掩饰他杂密咒语的,杂密咒语很邪乎,早在十五世纪就已经被密宗废除了,他用诵经心法来掩人耳目,怕的是被正派密宗人士追杀。”金婆婆说。

金婆婆话音刚落四周突然刮起了一阵风,吹的树叶沙沙的响,我注意到树叶被风都吹的脱离了树枝,树叶落下的速度慢的诡异了,在半空中打转迟迟没有落地,我定睛一看那些树叶根本就没有落地,刚才只是一种落地的错觉而已,其实树叶是在打转,几乎所有树叶都以慢慢旋转的姿态漂浮在半空中,那场景看着既诡异又壮观。坑肝岁弟。

“躲!”金婆婆喊了一声。

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这些树叶突然就跟刀片似的急速飞了过来,我们几个几乎是下意识的去躲这些树叶,不过仍然没有完全躲开,一片树叶顺着我的腋下就飞了过去,“刺啦”一声我腋下的衣衫就被划开了一道口子,这锋利程度比刀片还可怕,我一下就慌了神,树叶又没法用祝由气盾去抵挡,只能硬躲了。

很快我们全身就被划开了好多道口子,等这阵树叶刀片风刮过去之后,都躲得人大口喘气了,我朝阿洛一看,阿洛也和我一样,在一看王猛全身的衣衫都快成碎布条了,非常狼狈,我朝金婆婆看去,只有金婆婆没那么狼狈,就只有手臂衣衫被划开了,但奇怪的是我们全都没有伤到皮肉。

“这只是教训,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老大是老大,我是我,只要阻拦我照样不留情面。”译伽放松了架势脸色刚毅的说。

“好厉害的杂密界气,不过你还是怕你们老大和阿洛的,你怕破坏了你们老大找外经神石,也怕伤到了阿洛对不对,哈哈哈哈,跟我玩心理战你还嫩了点。”金婆婆大笑道。

译伽的脸色又难看了起来,鼻翼合动嘴唇发抖,不过暂时没有进一步动作了。

金婆婆看了看王猛的狼狈样子,沉声道:“小子,我现在回答你什么是杂密,密宗极其庞杂,但主要分为杂密、胎藏界、金刚界三部分,面具丑男修炼的胎藏界气属于理性的气,跟祝由气属于同类的正阳气;金刚界气属于智慧的气,属于正邪两者并存交融的气;杂密界气就完全属于阴邪气了,杂密的幻术、神术、召唤术、傀儡术恐怖无比,一部分能力跟老焦的道术刚好一样,老焦的道术脱胎自祝由气也是正阳气,他们一个是用符的正阳气驱动,一个是用咒的阴邪气驱动,刚好相生相克,老焦在虫谷能跟他打个平手完全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这人的能力指定不比面具丑男差,不过他现在不敢发挥,这是我们的优势,别怕他!”

译伽气的眼睛暴突瞪着我们。

王猛惊的一颤赶紧端起了枪对着译伽,金婆婆阻止了王猛说:“不要开枪,这里是大城市不比荒郊,惊动了寺庙外面的人麻烦的很,还有正在举行水陆法会,不要引起恐慌。”

“金姐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不能开枪我就……我就不来了。”王猛颤声道。

“那会我也没想到。”金婆婆说着就把王猛往后一扯,我回头看了一眼,王猛站在我们身后迟疑了片刻突然拔腿就跑,接着钻进了不远处的大雁塔塔基围墙洞门里去,只探出个脑袋出来。

王猛既然帮不上忙躲起来也好。

“金姐,那是不是只有我的祝由气能对付他了?”我问道。

“对,不过你的祝由气能力太差,跟他不是一个档次,咱们随机应变吧,看他使的什么术。”金婆婆说。

阿洛双手食指合拢,小声念起了口诀,顿时从树上掉落下许多小树虫,密密麻麻就跟下起了虫子雨似的,那些挖掘地宫的人一下就慌了神在那不停抖动,只有译伽一动不动,树虫开始爬向译伽,从腿上如潮水般向上涌去,不过刚爬到腰间突然被他的气给全部震开了,连同那些挖地宫身上的虫子也被震开了。

我仔细一看,那些虫子全都发黑四脚朝天,像是被活活烤焦了,树虫即便是有阿洛的口诀驱使也不敢再向前了。

“阿洛少主,你的痋术没练到家啊,虫子遇到强劲敌手也露怯,不受控制了,别白费力气了。”译伽冷着脸说。

我趁他跟阿洛说话之际赶紧挥出祝由气剑,一道黄光朝着译伽闪去,不过译伽只是一个侧身就躲过去了,然后看着我说:“你的气速度太慢,被空气阻力减弱了,做不到眨眼之间就冲击到我就没用。”

我被他这一说心里有点发虚,这人的能力确实跟金婆婆说的一样,很可能不在黑袍面具人之下,这要这么对付?

就在这时身后那几个挖地宫的突然叫了一声:“老板,看到一块青石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