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熟悉的阴气/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败家玩意……妞妞……如果碰了这些佛器会怎么样?”王猛吞吞吐吐的问。

我已经感觉到背后那阴气越发狂躁的袭来了,而且极具穿透性,仿佛瞬间就钻进了人的骨髓里,就算我有祝由气护体好像也没什么用,但奇怪的是这股阴气没让人感觉难受。

阿洛也眉头一皱往自己身上看了看,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进了他体内似的。

我机械的扭头一看,只见那四盏元神油灯的火苗在狂躁窜动,就好像有一阵狂风吹过似的,可这地宫里压根就没有风啊。

火苗窜动火光闪烁,这地宫里本来就昏暗了,火光这么一闪,忽明忽暗搞的我们一阵紧张。

“我说……咱们还愣这干嘛?赶紧走吧。”王猛颤声道。

我朝他扫了一眼,他都抖如糠筛了。

“这时候还是别动的好,一动更麻烦。”妞妞双手背后发出了了尘大师的声音。

“为什么?”阿洛问了句。

“那鬼崽子惹的麻烦,其实这油灯里的元神一直盯着咱们呢,只是你们都没感觉到,哦对了,俞飞可能感觉到了是吧。”了尘大师说。

“嗯,一直能感觉到一股阴气。”我点头道。

“这不是阴气,有时候得道高僧的神佛之气也会让人产生毛骨悚然的感觉,但他们是没有害人之心的,这只是一种警告,警告我们别动地宫里的东西。”了尘大师沉声道。

“难怪我没有感觉不舒服。”我嘀咕了句。

“这么说孙悟空、猪八戒他们这会正盯着我们喽?”王猛吃惊道。

“你硬要这么说也可以啊,其实他们压根就不是什么孙悟空、猪八戒,刚才我不是解释过了吗?唉,世人受文学艺术影响颇深,只知道孙悟空、猪八戒什么的,以至于没有人知道玄奘法师四大高徒真正的身份,几个徒弟乃是古龟兹国莲花寺的高僧,只因他们是番邦的胡僧,长得彪悍无比全身满是体毛,所以才有了大徒弟是猴子一说,胡僧也被汉人译做了猢狲,这二徒弟又膀大腰圆才有了猪一说,三徒弟胡须虬髯……唉,虽然他们知名度颇高还被世人歌颂,但真正的身份却无人知晓,可悲啊。”了尘大师说着就无奈的摇起了头。

“大师你别讲故事了,你看那火苗都发火了,你叫我们别动那你倒是想想办法啊。”王猛说着就双手合十朝油灯行礼。

油灯火苗此时突然暴涨,瞬间就窜起来成了火柱子,火柱子犹如一条蛇一样舞动着,诡异莫名!

还没反应过来这四条火蛇又突然脱离油灯腾空而起,在大佛造像前面的半空中蜿蜒盘旋,最后那四条火蛇突然冲着我们过来了!

我们刚要下意识的去躲了尘大师又喊道:“别动!”

我们只好呆呆地站立在那不动了,眼看着那几条火蛇就要袭击到我们了,我们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就在这时了尘大师站到了我们跟前,发出了犹如念经一般的声音,那四条朝我们袭来的火蛇突然收了攻击形态转而在我们身上转起了圈,隐约还能从火蛇当中看到人脸的模样,我们几个吓得脚都麻木了,一动不动。

这几条火蛇围绕我们转了几圈后突然蜿蜒盘旋着回到了灯芯里成了普通的油灯。

我眨了眨眼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跟幻觉似的。

“大师你念了什么?”阿洛好奇的问。

“用梵语向他们阐明来意,解释我们并非恶意啊。”了尘大师说。

小安没心没肺的冲着妞妞傻笑,把佛器在手中摇了起来,妞妞过去拿过了佛器重新塞回了洞壁,我们这才松了口气。坑每系划。

“赶紧出去吧,不然等下这鬼崽子又闹出动静惹恼了他们可不好。”了尘大师说着就带着我们出去了。

我们回到上面把青石板盖好,就坐在旁边等着了,妞妞和唐莺一起去找悟道大师了,没多久悟道大师就来了。

悟道大师显然跟了尘大师商量过了,只听他说道:“既然有玄奘法师的四大高僧元神守护,那我就不担心了,那些人进去了也拿不到谶经,为确保万无一失我只需把谶经取出来就行了,其他经书就没必要转移了,我下去把谶经找出来,然后重新封了地宫,了尘大师你意下如何?”

“不错的主意,我跟你一起下去。”了尘大师说。

这次我们就不跟着下去了,悟道大师和妞妞一起下去了,没一会我们就在洞口听到了里面传出诵经声,还有火苗忽忽生风的声音,我一时好奇就钻了下去,透过隧道朝里观望,只见妞妞和悟道大师盘坐在地上,那四条火蛇此时已经幻化成了四个火人盘坐在半空中,场面颇为壮观,不一会这四个火人又变会了火蛇回到了油灯里,我这才钻出了洞。

又过了没多久悟道大师手中拿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密龛出来了,里面应该就是谶经了,我们也不便打听,于是又忙着青石板给推上,把土给填上了。

地宫的事终于不用担心了,我们也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金婆婆向悟道大师提出了告辞,因为寺庙中的水陆法会吵的人实在没法休息,只不过小安要跟妞妞离别闹得很厉害,我们哄了半天也没用,最终还是妞妞不知道在小安耳边说了什么,小安才不哭了,反而还露出了傻笑,我们都很诧异,可妞妞拖着吊瓶摇头晃脑的说着“天机不可泄露”就走了。

在回旅馆的路上我们一直让小安告诉我们妞妞说了什么,小安一直傻笑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反正就是不回答,最后我们也只得放弃了。

经过了一夜的调整我们又重新上路了,虽然担心黄帝一族的阻挠,可我们不得不向西前进了,这天傍晚我们经过了宝鸡境内的一个小村落,村子里传出一阵木梆子的敲击声,循声望去只见村子里头搭着个棚子在唱秦腔,热闹非常,我们几个好奇就挤过去看了下。

看了会热闹正当我们要走的时候,忽见一个男人怒气冲冲手提菜刀迎面过来了,我们几个被他的杀气给吓到了,赶紧让开了一条道,在他跟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阴气,这让我吃了一惊。

等这男人走过去后我又觉得他给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我挠了挠头想了半天终于想起他是谁了,我刚想过去跟他打个招呼,却见他冲进了戏棚一下就爬到了戏台上,直接把刀架在了女戏子的脖子上怒吼道:“赶紧把戏棚给老子拆了,谁要是在这唱戏休怪老子不客气了!”

村民们一阵骚动,胆小的都跑了,只剩下几个老头和几个中年男人站在台前苦苦劝说。

“这男人有点眼熟啊。”王猛也觉得他眼熟了。

“确实。”阿洛也摸着下巴沉吟了一句。

“咱们在伊川住店的时候隔壁那个男人,他爹被戏子阴鬼上身最后还死了,那晚你们还被吵醒这才发现了我晕倒在天台。”我提醒了一句。

“原来是他啊,还真巧,怎么在这碰上他了。”阿洛点了点头。

“上次俞飞体内的阴气就是因为他爹造成的?”金婆婆皱了下眉好奇的问,接着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这就是缘分啊,你因为他爹中了阴气,也因此明白了祝由气的真正奥妙,现在我们碰上他或许就是注定的,你得还他一个情。”

“二侉子,你这是做啥?”一个年长的老头在台下急的把拐棍杵的直响。

“老子让你们拆了戏棚!不然我就杀了她!”那叫二侉子的说着就把菜刀狠狠在女戏子眼前挥舞了一下,那女戏子双眼一翻当场就吓晕在戏台上了,可谁都不敢上去扶。

二侉子在台上拿着把菜刀愤怒无比,眼睛暴突好像要吃人似的,我们远远看着都觉得吓人。

“这男人身上有阴气,而且这股阴气正是我祝由气第一次感觉到的阴气,我很熟悉。”我说道,说完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当初那股阴气从他死去的老爹身上又传到他身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