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戏鬼上身/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拆,我们这就拆!唉!”台下那老头将拐棍一扔又气又恼的说。

二侉子这才罢休跳下了戏台,提着菜刀又怒气冲冲的出了戏棚,走到门口他还朝我们扫了一眼,不过仍然没认出我们来,二话不说就走。

我们几个赶紧跟上了他,二侉子发现身后有人跟着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脸上露着凶神恶煞的表情,提起菜刀做了个砍人的动作,吓得唐莺一下就惊叫了起来。

“别怕他。”小安在竹篓里笑呵呵的说。

二侉子白了小安一眼又瞪着我们说:“我又不认识你们,你们跟着我干啥?”

“大哥你是真不认得我们了吗?我们在伊川可见过面啊,还住你隔壁呢,老爷子去世的第二天我还跟你聊了很久呢。”我忙说道。

二侉子眼睛转了转像是在回忆,他想了一会往地上啐了口唾沫道:“少胡言乱语,我陈二侉子这辈子都没出过远门,什么伊川什么隔壁,我隔壁你娘啊,我警告你别跟着我了,再跟着小心老子砍死你!”

“我操,你怎么还骂人了?!”王猛有些不爽了。

“你娘啊!”小安指着陈二侉子骂道。

“小安呀……。”唐莺责怪了小安一句。

小安真是现学现用,而且还专门挑这些骂人的字眼学,那陈二侉子一听小安骂他突然就乐了,举着菜刀骂道:“嘿嘿,这小兔崽子好有趣,那两颗什么牙这么尖,老子来给你磨磨。”

“我操!”王猛和小安同时骂了声,两人彼此看了眼,王猛嘴角一扬道:“骂得好小安,老子没白被你抓脸,关键时刻咱俩还是一条心的!”

陈二侉子有些冒火了,提着菜刀就冲过来了,不过他刚靠过来就被金婆婆一脚给踹到了地上,菜刀哐当一声飞出去老远,金婆婆这一脚力度肯定不小,陈二侉子疼的捂着肚子都起不来了。

“这是你们认识的那个人吗?”金婆婆厉声道。

我一下觉得有点不对劲了,难道是相貌长得像的人?可这也太像了,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不过在伊川的那个男人跟他的性格完全不一样,那个男人知书达理,说话彬彬有礼,显得很有素质,绝不会像这个陈二侉子似的粗鄙不堪,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了我的脑海,我忙迎上去问道:“你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兄弟?”

“哦~~老子明白了,你们是见过我弟弟啊。”陈二侉子点了点头。

果然是这样,阿洛迎了上来问:“你弟弟怎么样了?”

“死了!”陈二侉子一脸不爽的说。

“死了?”我吃了一惊。

陈二侉子也不搭理我的惊叹,爬起来就狠狠瞪了金婆婆一眼,接着扭头就走。

“既然人都死了咱们这情也不用还了,还是走吧,就让这没礼貌的家伙被阴气缠身死了算了!”金婆婆说着就招呼我们走。

我已经明白金婆婆是什么意思了,她这是要以退为进,于是我也不多想跟着金婆婆就走,我们调头走了没几步就听到陈二侉子传来的喊声:“喂,什么阴气缠身?你给我说清楚点。”

“哼。”金婆婆嘴角扬着笑冷哼了声,也不搭理他继续走,我们几个也装作没听见一样。坑刚团亡。

“喂,听到没有,你们欠我弟弟什么情要还?快给我说清楚,否则别想走!”陈二侉子说着就冲到了我们面前,张开双臂就蛮横的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你到底是想听我们欠你弟弟什么情呢还是想知道什么阴气缠身?”金婆婆得意的问。

“我……两样都想知道!”陈二侉子说。

我见他已经上钩于是便说道:“你弟弟带你爹去伊川找人治病的时候我们跟他有过一面之缘,也不算熟,只不过他在无意中帮了我一个小忙,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其实我们这个情还不还都没关系。”

“那阴气缠身是什么意思?”陈二侉子很显然比较紧张这个。

“你是不是跟阴气重的人在一起?”我问。

“这……其实……其实我弟弟他还没死,只不过他……他中邪被鬼缠身了,难道我也被传染了?”陈二侉子说着就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是不是被戏子缠身?!”我忙问道。

陈二侉子脸上突然出现了惊讶的表情,接着忙笑呵呵的说道:“原来你们是高人啊,刚才我真是有眼无珠得罪了,对不起对不起啊。”

“免了免了,你这脸还变的真快。”金婆婆双手叉腰白了他一眼。

“对了,你刚才为什么那么霸道,拿着菜刀就要人家拆戏棚?”阿洛问。

陈二侉子挠了挠头就给我们讲起了原由,这陈二侉子名叫陈奎,二侉子是他在村里的浑名,他弟弟叫陈泽,两人虽然是双胞胎,但从小性格迥异,一个被老头培养成了知识分子,一个却成了地道的农民,因为老头对他们兄弟俩截然不同的培养方式,这陈二侉子很不服气,凭什么弟弟就出息了去了大城市生活,自己就一辈子窝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因此他对老头和弟弟很不满,不过说到底是亲兄弟,还是双胞胎,这心都是连着的,听说弟弟自从回来给老头办了丧事回到城里没多久就一病不起,他有被娶妻,没人照顾,做哥哥的还是心疼弟弟把他接回来照顾了。

这时间短还好,可这时间一长就不对头了,陈二侉子带着弟弟看了西医中医都没有,后来有个见过世面的人一看他弟弟的情况就说是鬼上身了,得请法力高强的高人来治,陈二侉子又请来了高人,不过什么高人都不管用,这弟弟成了累赘,陈二侉子媳妇也成天跟他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他心里窝火的很,而且他弟弟只要一听到唱戏的就更加暴躁不安的日夜哀嚎,吵得他不安生,本来就火气大了,今天村里又有户有钱人家做寿,请了戏班子唱戏,这么一来他的火气全爆发了,于是就有了提刀逼拆戏棚的一幕。

“哼,你老爹做的没错,因材施教而已,就你这冲动的脾气读书读的进去吗?”金婆婆不屑的说。

“这倒也是。”陈二侉子尴尬的挠了挠头。

“估计你请来的高人都是神棍,这才没用。”王猛插话道。

“你弟弟在哪带我去看看。”我说。

陈二侉子也不敢耽搁马上就在前面引路,过了没多久我们就看到了三间成横“7”字排列的土房,果然还没靠近就感应到了阴气,一个男人的哀嚎声从最旁边的土房里传出,他的哀嚎幽怨无比,即便天还没黑都让人瘆的慌。

我们站到了土房跟前,土房的木门都被大铁链锁住了,从缝隙里看去里面漆黑一片,还有一股重浊的臭气从里面传出来。

“小弟,你能不能别叫了,那些人已经不唱戏了,你再叫你嫂子又要不给饭吃了,我也没辙啊,那母老虎凶的很啊。”陈二侉子哭丧着脸朝里面叫着。

“呃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里面突然又传出了一阵狂笑,顿时阴气从门缝里冲出。

“大家都走远一点,没祝由气护身很容易中招,我进去看看情况。”我示意着大家。

金婆婆带领着大家走远了,接着我便让陈二侉子把铁锁给打开了,打开后他也跑回自己屋里躲着。

我推开木门,一股阴气带着粉尘就扑面而来,我赶紧运祝由气抵御了一下。

这是间暗黑的柴房,里面堆着柴和一些杂物,屎尿的骚臭味弥漫非常恶心,我在角落里发现了被铁链栓着右脚踝的陈泽,脚踝的皮肉都被烂了血肉模糊。

这会他蹲坐在角落里露着怨毒的眼神看着我,一碗水就摆在脚边,我皱了皱眉有些不快,这陈二侉子怎么把自己的弟弟当狗养,不过仔细一想也就不怪他了,他弟弟这么狂躁估计不栓着是不行的。

陈泽已经不是当初在伊川的那个陈泽了,只见他蓬头垢面,形容枯槁,眼窝发黑深陷,都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

这柴房四面透风,墙缝开裂,一道光线从墙缝中透进来打在了那碗水上,这时我看到了无比诡异的一幕,在水中陈泽的样子居然映照出了一张涂满油彩的脸,这是一张戏子的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