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夜探死因/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婆婆决定今晚就去打探冯得胜的事,陈泽的情况已经拖不起了,随时都有可能毙命,他一毙命冯得胜的阴鬼肯定要寻找下一个目标害人,而他的目标很可能就是陈二侉子夫妇,因为他已经在他们身上留下了阴气,相当于打下了烙印。

金婆婆带上我和王猛两个人出发了,留下了冷静的阿洛以便陈泽发生异变,有他在安全些。

我们三人赶到了冯王村,没花多少功夫就打听到了他家,只可惜冯家已经荒废了,人去楼空,好在天色不晚我们便分头在村里打探消息,从村民口中我们打探到了一些事情。

村民虽然不知道冯得胜是怎么死的,但却对花边新闻津津乐道,根据他们说的我们得知冯得胜是个孤儿,从小无依无靠,但却长的风流倜傥,年轻的时候有过一段婚姻,夫妻不和就离了,后来冯得胜成了戏班的台柱子,赚了点小钱又讨了个年轻貌美的媳妇,据说只有二十出头,长得非常妖媚,简直羡煞旁人了,不过冯得胜娶了这个妖媚女人没几天就死了,之后那女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村里人都在传这女人谋财害命。

我们对内情并不了解,也不敢妄下判断,只把这事在心里留了个心眼。

从村民口中我们还得知了另一条消息,原来发现冯得胜尸体的还是戏班子的班主,戏班子的班主解散戏班回镇上开了间小茶馆,离冯王村没多远。

我们三人又马不停蹄的赶到了镇上,找到了那家茶馆,虽然接近午夜了,可镇上比村里热闹多了,茶馆也并没有关门。

我们找到班主阐明了来意,班主对我们打听冯得胜的事一直摇头又叹气,似乎不愿意提,不过在金婆婆的软磨硬泡下他还是告诉了我们。

原来早些年这戏班子还只是个草台班子,班主拉着几个人在乡镇里讨生活,专门在一些红白喜事上演出,冯得胜酷爱秦腔,戏班子在经过冯王村时冯得胜想加入戏班,求班主收留,班主见冯得胜是这块材料便收了他,冯得胜的才华很快就得到了展现,经过十来年的发展成了台柱子,戏班也因为冯得胜名噪一时,演出机会也多了起来,这钱就赚的多了,城里的大戏班还派了人来挖角,冯得胜意气风发,不仅讨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媳妇,还向班主请辞说要到大城市发展,班主也没有强留,毕竟人各有志,可没想到这娶了媳妇没多久就在家里暴毙了,新媳妇也不见踪影,在家里死了几天还是邻居闻到尸臭味才发现了尸体,警察来调查过死因,说是吃多了药死的。

班主得知后马上就赶去了冯家,冯得胜没有双亲和儿女,这刚娶的媳妇也不见了,班主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就帮着收了尸,还打点了后事。

“班主你还真是个大好人啊。”王猛说道。

“他吃了什么药死的?”我好奇的问。

“有点难以启齿啊。”班主尴尬的挠了挠头。

“哦我懂了,嘿嘿。”王猛一见班主的尴尬表情就嘿嘿一笑。

“你懂了?是什么药?”我疑惑的问王猛。

“一个四十多岁,一个二十出头,你说呢。”王猛说着就露了个坏笑把手往裆部一捂。

“壮阳药?”我也明白了。

“没错,就是吃了壮阳的偏方,警察见没有可疑就结案了。”班主说。

“这也太马虎了吧,至少得把那个失踪的新媳妇找出来,听说她还卷走了财产啊。”王猛说。

“谁说不是啊,可警察找过了没找到,最后说那女人带走财产是合法的,他们是合法夫妻,老冯又没有父母儿女,她媳妇就是第一继承人,你说这事……唉。”班主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女人很可疑啊,没准是她谋害亲夫,卷走财产。”王猛点头道。

“班主你认识那女人吗?什么来路?”我问。

“鬼知道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女人,压根就不认识,我就喝喜酒的时候见过一面,也不知道怎么就把老冯迷了个颠三倒四,唉。”班主说。

“老板我们下班了。”茶馆伙计来跟班主打招呼。

“时间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班主了。”金婆婆环顾了一下四周客人都走光了,于是也提出了告辞。

我们出来走了没多远金婆婆就示意我们停下,然后找了个黑暗巷子躲着盯着茶馆。

“金姐你这是干啥?”王猛好奇的问。

“人家过河拆桥,搞得他戏班子都散了,他不仅不怀恨在心,还好心的帮人家收尸,打点后事,有这么好的人吗?最重要的是他把什么都推到那个新媳妇身上,非常可疑。”金婆婆说。

“没准班主确实是好人呢?刚才跟他聊天也见他唉声叹气一副惋惜的模样,不像是撒谎啊。”王猛说。

“人心险恶,你懂个屁。”金婆婆说了一句就不搭理王猛认真的盯着茶馆了。

果然没一会那班主就探头探脑观望了一下,把门锁上后就低着头疾步朝南走,我们马上就远远的跟上了,班主走到南郊偏僻的一间屋子门口一边掏钥匙一边警觉的环顾四周,等他进去后我们马上就悄无声息的靠了过去,贴到了窗下,里面隐隐传来了说话声。

“老婆,有麻烦了。”班主轻声说道。

“什么事这么急老秦?”班主老婆的声音响起。

“刚才来了几个人问东问西问那死鬼的事。”班主喘着气道。

“有这事?他们是谁?难道是老冯的亲戚?”班主老婆狐疑道。坑场亚巴。

“不知道是谁啊,哎呀麻烦了麻烦了。”班主急道。

“你都跟他们说什么了?”班主老婆问。

“我就敷衍了他们两句。”班主说。

“你是猪啊,都没问清楚人家是什么身份就跟他们说这么多?!”班主老婆的声音突然尖了起来。

“你是不知道啊,他们还带着枪来的啊,虽然被包上了,但一看就看出是枪了,看那架势就知道不好惹,你不知道我刚才有多紧张啊,还好我也唱戏,对于演戏还是有些心得才给敷衍了过去。”班主说。

我这才知道金婆婆今天带王猛出来的真正意图。

“瞧你那点出息,警察都结案了,就算怀疑也怀疑不到你啊……。”班主老婆的话还没说完金婆婆突然就起身了,接着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吓得这夫妻俩顿时就惊呼了起来,我们马上也跟着冲了进去。

这夫妻俩吓得脸色都白了,班主战战兢兢的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跟踪我干什么?!”

“老实交代你们是怎么杀害冯得胜的,不然我马上报警!”金婆婆双手叉腰厉声道。

夫妻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愿意说,金婆婆给了王猛一个眼神,王猛立刻会意把包枪的布给掀开就对着他们了,夫妻俩吓的一下就跪了下来,班主叫苦道:“我们真的没杀老冯啊!”

“都什么时候了还嘴硬!”王猛瞪眼道。

“不是……不是嘴硬啊,我们真的没杀人啊,是那个女人……真的是那个女人啊!”班主颤声叫道。

都这时候了班主应该没有撒谎的必要,而且看他吓破胆的样子也不像是在撒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婆婆也看出了什么,挥手示意我去把门给关上,接着厉声道:“没杀人?没杀人你们这么鬼鬼祟祟干嘛?快点从实招来!”

“我说我说……。”班主战战兢兢开始叙述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