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邪性老太/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班主的叙述我们也逐渐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他的叙述越听越让我们起鸡皮疙瘩。

原来那天冯得胜请辞后,班主没有直接答应,而是选择了拖延,他知道自己这个小戏班子是留不住冯得胜了,这么一来他赖以生计的戏班子没了主心骨,即将面临着解散的风险。

班主回家跟老婆商量了下,两人都眉头不展的,两人合计了一夜班主老婆想出了个主意,让班主去求求情让冯得胜留下来,毕竟戏班也培养了他十来年,算是有知遇之恩,希望冯得胜能念旧情而留下,班主是个挺爱面子的人,他觉得有点为难,冯得胜今时不同往日了,他成了各大戏班挖角的香饽饽,人家未必肯留下来。

班主老婆骂班主没出息,于是班主老婆带着班主拎了大包小包的礼品去拜访了冯得胜。

不过当两人来到冯得胜家的时候还没敲门就听到了里面传出了诡异的动静,于是夫妻俩就躲在窗下偷听了一切,两人还通过窗缝目睹了毛骨悚然的一幕。

冯得胜被扒光了躺在床上,神志萎靡的喊着“不要、不要”,而他的身上坐着一个一丝不挂的老太婆正在耸动,这老太婆足有上百岁了,两人居然正在进行媾和,这一幕惊得班主立即捂上了嘴巴,他的双腿都在打颤,不过更为令他震惊的是接下来的一幕,那老太婆脸上皱巴巴的皮肤和身上松弛的皮肉就跟吹气球似的慢慢撑了开来,把原本皱巴巴松弛的皮肤全给撑的圆润光滑起来,没多一会一个老太婆就变成了一个妖媚无比的大姑娘。

班主认得这姑娘,正是冯得胜新娶的小媳妇!

终于班主老婆被这一幕吓得急促惊呼了一声,那大姑娘立即卷上了被子,犹如一阵风似的跃到了门边,打开门站到了夫妻俩跟前。

这大姑娘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站到了夫妻俩面前,夫妻俩知道这人是身怀奇术的高人,吓的赶紧跪下求饶。

那大姑娘微微一笑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就把他们弄晕了,等他们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捆了扔在屋子的角落里了,他们注意到床上的冯得胜一动不动,眼窝发黑,身形枯槁,那死状就跟被吸了血肉一样恐怖非常。

大姑娘露着媚笑问夫妻俩都看到了什么,班主自然说什么都没看到,并且竹筒倒豆子说了自己的来意,说完就不住的求饶,希望那大姑娘绕他们一命。

那大姑娘听了倒是没伤害他们,相反还给他们出了个主意,让他们卷着冯得胜的财产另谋生路,夫妻俩自然不敢要了,那大姑娘性情多变,强行要他们这么做,还说这个是作为他们的封口费,不拿也得拿,并且告诉他们只要有人怀疑就把什么事都推她头上,反正抓不到她,最后还警告他们只要把看到的说出来就马上杀了他们,班主夫妻俩只好硬着头皮把财产都给收下了,那大姑娘就此离去,班主夫妻不敢多停留也马上跑了。

过了几天就有邻居发现冯得胜暴毙在家里了,班主拿了冯得胜的财产心里过意不去,于是就赶来帮着打点了后事,还落了个美名,这样他心里也舒服多了。

警察果真只怀疑冯得胜的新媳妇,可惜一直找不到人便匆匆结案了,班主夫妻俩终于松了口气,拿着钱还在镇上开了家小茶馆维持生计。

今晚我们突然来打听冯得胜的事让班主很紧张,关了门就回来跟老婆商量了,结果被我们逮了个正着。

班主说完后就在地上磕头求饶,不过他求的是让我们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否则那大姑娘肯定会找上门杀了他们夫妻。

听完班主的叙述我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王猛更是诧异的盯着金婆婆似乎想起了什么,金婆婆横了他一眼他才赶紧转过了头去。

“起来吧,别磕了。”金婆婆皱眉道。

夫妻俩这才抹着泪起来缩到了一边抱成了一团,露着胆怯的眼神看着我们,金婆婆坐到了桌边愤怒的一拍桌子,夫妻俩顿时吓了一抖。

“邪性老太婆,这是阴阳媾和术!”金婆婆小声道。

我和王猛赶紧围了过去,王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金婆婆扫了他一眼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老娘已经改邪归正了,以后要是在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就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王猛赶紧点头如捣蒜。

“不过确实跟我的三尸驻颜术有雷同之处,想要驻颜就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不过她这种更邪乎,而且保持的时间非常短,顶多个把月就会现形,这阴阳媾和术演化自道教的和合术,本是增强男女感情姻缘幸福的房中秘术,是一种有益身心健康的术,没想到居然被演化的这么邪乎,直接把冯得胜的元精榨干了……。”

“难怪冯得胜上了陈老头和陈泽身的时候不会马上就毙命,而是一点点吸取他们的元阳精气,最终让他们气尽而亡,这是个食精气鬼。”我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金姐这老太婆有什么来路吗?”王猛问。

“从未听说过这号人物,不过多半跟上清、清微两派道教有所牵连,这两派乃是和合术最正统的,这老妖婆肯定害了不少人。”金婆婆说。

“啊,那老焦叔叔指定知道。”王猛说。

“没准,等改日碰上他问问,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老妖婆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把陈泽救下,俞飞,你了解了这鬼是属于什么类型,得出医治之法了吗?”金婆婆问。坑有协血。

“有了,不过这法子对死者有点不敬。”我皱眉回道。

“救人要紧,我们走吧。”金婆婆说着就站了起来。

班主夫妻俩见我们要走仍是不住的颤抖,金婆婆白着他们说道:“安心开你们的茶楼,那老妖婆是唬人的不会来了,她到别处去找目标了。”

班主夫妻俩露着疑惑的表情,看样子他们还不确定,又开始不住的拜谢我们,求我们不要说出去是他们泄露的。

我们也不搭理他们就出来了。

“女人为什么都对驻颜这么在意呢,甚至不惜玩邪术、反噬也要驻颜。”王猛嘀咕了句。

“你这是在挖苦我吗?刚才说什么你忘了吗?”金婆婆瞪着王猛道。

“随便说说嘛,对了,俞飞你想到什么法子了?”王猛赶紧转移了话题。

“咱们现在去挖冯得胜的坟。”我说。

“啊,这三更半夜去挖人家的坟干啥,坟里只有尸骨,这……这不好吧?”王猛吃惊道。

“必须这么做,否则陈泽治不好。”我皱了下眉头说,这法子虽然对死者很不敬,不过为了救一个活人我也顾不了许多了。

“你话太多了,给我闭上你的嘴,俞飞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走,咱们赶紧到冯王村去,不能在耽搁时间了。”金婆婆说。

我们再次来了冯王村,还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把锄头给顺了,山上后我们找了半天才找到了冯得胜的坟,当下二话不说就开始挖,期间王猛不断的问我究竟想要坟里的什么,我看都这时候了只好告诉了他们。

我要的是冯得胜的尸骨头颅!

听我这么一说王猛吓的直接把锄头扔了,坐在一边说:“你自己挖吧,这么缺德的事我不干。”

“冯得胜的阴鬼还在作祟,我们这么做也是出于无奈,赶紧给老娘过来挖,不然一会把你丢进棺材里跟冯得胜的尸骨做个伴!”金婆婆威胁道。

王猛这才赶紧跑过来嘟囔着开始奋力的挖掘,很快我们就看到了一口暗红色的棺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