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蒸精煞鬼/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黑风高,山上还时不时传来野兽的叫唤,我站在坑里看着棺材心都悬到了嗓子眼,脑子里都快想象出一万种棺中尸体的模样了。

我和王猛在金婆婆的吩咐下撬着棺材盖,一股恶臭顺着棺材缝就飘了出来,我们屏住呼吸继续撬动,终于把棺材盖给撬开了,幸好并没有看到想象中可怕的一幕,棺中的冯得胜只是一具白骨了。

金婆婆二话不说伸手就把冯得胜的头颅骨给拧了下来,那“咔”的一声把我们都给吓了一跳,金婆婆想了想就把头颅骨朝王猛一扔,王猛像是拿了个烫手山芋一样想接又不敢接,拿双手托了一下就托给了我,我下意识的伸手一接骷髅头就正面对着我了,骷髅头上那空洞的眼窝仿佛格外的深邃,叫人不寒而栗。

我也不多想了赶紧扯下一块布把骷髅头给包了起来,随后我们重新把坟填上这才匆匆下了山。

“我说你要冯得胜的骷髅头到底想干啥?这能治病吗?”王猛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句。

“冯得胜变成食精气鬼后什么人的精气都敢吸,唯独自己的精气是他的软肋,也是他最惧怕的,因为他就死于自己的精气被吸,闻到自己的精气就会让他记起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他会吓得无法寄生人体,到时候会从陈泽的身体里出来了,一出来他就成了气,他自己的精气就能对付他自己的阴鬼了,我们都用不着出手。”我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头骨里仍有冯得胜的精气?”金婆婆问道。

“是的,冯得胜虽然被那老妖婆吸干了精气而亡,但人从生下来就有元阳、元阴两大精气在身体里游走,骨头也因此浸染了精气,年纪越大这精气浸染的越多,而头骨则是精气浸透最多的部位,渗透进骨头里的精气也是吸不走的。”我说。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不过这渗透进骨头里的精气连吸都吸不走,你又如何弄的出来对付冯得胜?最关键的问题是精气压根就不是实体。”金婆婆皱眉道。

“我自有办法。”我卖了个关子扬了下嘴角。

这一路我们也不多说话了,加速往陈家坪村过去,等到陈二侉子家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气氛十分不对劲,一股阴风迎面吹来,带着浓重的阴气,让人顿时打了个寒颤。

定睛一看陈二侉子的房子都好像笼罩了一层若有若无的黑气,阴气盛的可怕!

阿洛和唐莺站在远处对着柴房,两人面色严峻,阿洛已经召来了大量的虫子将门缝、窗缝死死给堵住了,不过那些虫子成片成片的从门缝和窗缝里掉落到地上,直接四脚朝天的死了,不过新一批的虫子马上又把缝隙给堵住了。

陈二侉子夫妻俩端着煤油灯躲在自家窗户那里观望着,瑟瑟发抖。

“怎么回事?”我赶紧冲了过去。

“陈泽突然发狂哀嚎,我听到了铁链崩裂的声音,柴房的门都被他砸的乱响,于是我就赶紧出来先应付着了,这附近的虫子都快被我招完了,死了一批又一批,就快顶不住了,这阴气挺厉害,你们打听到冯得胜是怎么死的了吗?”阿洛额头上渗着汗珠说。

“看来冯得胜要彻底吸干陈泽的精气了,这是最后的挣扎了,他吸干陈泽之后想出来找下一目标了,再不想办法控制陈泽必死无疑了。”金婆婆神情严峻的说。

“幸苦你在顶一会。”我拍了拍阿洛的肩头,接着冲到陈二侉子屋门口,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陈二侉子夫妇俩吓了一跳。

“快把你们家的大锅、笼屉拿出来!”我大叫道。

陈二侉子媳妇愣了一下。

“快啊!那阴鬼就要把你们弟弟的精气吸干了,阴鬼一出来你们就是他下一个目标!”我大吼道。坑有共才。

陈二侉子媳妇这才回过了神,颤抖着就去取大锅和笼屉了,王猛和唐莺这会也跟进屋来帮忙了,一个背着大黑锅,一个抱着笼屉就跑了出去。

我也来不及解释了,又冲着金婆婆、王猛和唐莺大叫道:“支锅、烧柴、打水!”

我一边看着几人忙碌,一边看阿洛那边的情况,门缝、窗缝上的虫子已经快接不上了,幸好这边准备的差不多了,唐莺知道现在不能耽搁,马上招呼王猛和她一起把火势扇旺,很快锅里的水就咕噜咕噜的炸开了水泡。

“架上笼屉!”我喊道。

王猛赶紧把笼屉拿着放到了锅里,我掀了布包把人头骨给拿出来摆在笼屉上,唐莺看到头骨顿时吓的坐到了地上,竹篓里的小安拍着手“哇哇”兴奋的叫着。

随着锅里的水沸腾,从笼屉下面冒上来了蒸汽,人头骨顿时就被一层蒸汽萦绕,诡异莫名。

“阿洛你可以收了,剩下的我来!”我示意道,阿洛这才收了架势长长的吁了口气。

“大家一起扇火,越旺越好。”我又吩咐道。

大家闻言也不敢耽搁赶紧各自操着能扇风的家伙就开始扇火,火苗舔着锅底,锅里的水沸腾的都溅起了水珠,那颗在笼屉上的骷髅头顿时就飘起了蒸汽。

门缝和窗缝里的虫子已经彻底死光了,里面透出浓重的阴气,吹得火势都不稳了,好在带着冯得胜精气的蒸汽能感应到冯得胜的阴鬼,认上主人了,顺着门缝和窗缝就飘了进去,里面顿时传出了痛苦的惨叫哀嚎,也不知道是陈泽还是冯得胜得。

“你们继续扇火,我进去看看。”金婆婆说着拿了一根燃烧的柴火照明走到了柴房前,我马上也跟了过去,想看看这法子到底有没有用。

金婆婆一脚踹开了木门,木门轰然倒地,里面透出的阴气确实没刚才那么阴邪了。

进去一看陈泽倒在地上痛苦哀嚎,那一层蒸汽将他全身上下都给包裹了一层,像是件蒸汽衣服似的。

我注意到陈泽的五官扭曲的非常厉害,扭曲的频率很诡异,就像是有两张脸似的,没一会我就看到有一张半透明灰青的脸从陈泽的脸上透了出来,半透明青灰的脸上一双眼睛怨毒的瞪着我和金婆婆。

“把锅提进来!”我冲门口的王猛喊了声,王猛赶紧和阿洛一人提一边锅耳就把锅给抬了进来,那蒸汽更为猛烈的飘向了陈泽,顿时柴房里蒸汽缭绕,陈泽的哀嚎声越发的痛苦了。

随着蒸汽的蒸腾,陈泽的哀嚎声也逐渐减弱,最后渐渐消失,柴房里的阴气也在一点点消散,等阴气彻底消散了以后王猛和阿洛就把锅给抬了出去。

我们驱散了柴房里的蒸汽后发现陈泽昏迷不醒的躺在那,他的脸色好看多了,金婆婆给他把了个脉说:“放心,没有生命危险,他被吸走的精气也全都留下了,这会就跟大病初愈一样,身子很虚。”

我们把陈泽抬到了陈二侉子的屋里,陈二侉子媳妇还有些害怕,不过陈二侉子刚才目睹了我们做的一切,也看到了弟弟的变化,当下也不做其他思想上来帮我们一起照顾陈泽。

金婆婆又招呼唐莺进来利用三尸烟雾进行了简单的治疗,没一会陈泽就缓缓睁开了眼皮,他看到陈二侉子后虚弱的喊了一声:“哥。”

陈二侉子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在听到这一声呼唤后,居然激动的嚎啕大哭,见此情景我们赶紧退了出去,不打扰他们兄弟团聚了。

直到此时我才真正的松了口气瘫坐到地上。

“鬼症治好了这头骨咋办?”王猛问。

“反正明天我们往那边走也要经过冯王村,放回去吧。”金婆婆说。

“俞飞哥哥你这法子真厉害,不知道冯得胜的阴鬼去哪了,会不会又去害其他人?”唐莺问道。

“他害不了人了,都灰飞烟灭融入了大自然的气当中了,就跟普通的气没啥两样了。”金婆婆说。

“唉,本来不该把他打的灰飞烟灭,可不这么做陈泽就死了。”想起冯得胜灰飞烟灭前的痛苦哀嚎我心里还有点不舒服,其实他也是个受害者,只不过他被害死的方式特殊,这才变成了食精气鬼,真正的罪魁祸首是那老妖婆。

“你用不着自责,就连佛家也有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至理名言,只要你心中本着救人的善念,就算死了阎王爷也不能把你怎么样。”金婆婆顿了顿道:“你那蒸馏头骨的方法确实很妙,将头骨中的精气以蒸汽的形态逼出,面积不仅大而且杀伤力也强,厉害。”

“外经册子上叫蒸精煞鬼。”我吁了口气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