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蛇体蛇衣/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名?嗯,不错,确实是齐名的。”老蛇嘴角扬了起来,接着说:“你也别虚张声势了,我来之前就把黄帝一族的底细摸清楚了,你们黄帝一族的十大守陵人早就被现实的洪流冲击的守不下去了,其他守陵后人都归于平静的生活了,你想召唤都召唤不来,你一个人怎么阻止我们?还是现实点吧,不要老说人家执迷不悟,我看你才是最执迷不悟的一个。”

“哼,那群人不配做黄帝一族的守陵人,我一人阻止你们足矣!”姜龙气愤的说着,他这一生气,直接就把毒蛇和紫蝴蝶给弹开了。

原来黄帝一族的守陵人就剩下他一个了,我有点明白为什么他们没有参加虫谷大战了,为什么直到现在才站出来拦住我们的去路,他只有一个人而已,不过就这一个人已经非同小可了。

“你们是打算跑呢,还是打算看热闹?”老蛇背对着我们问了句。

“当然是看看热闹了,同时我还可以告诉你他的弱点。”金婆婆双手叉腰底气十足的说。

“不用了,刚才我已经看到了,快闪一边去。”老蛇催促道。

“哼,你永远都是这么自负,走,我们当观众去。”金婆婆说着就带着我们远远的躲到了树林里。

“你也别在这碍手碍脚,待会要是敢插手我一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老蛇对司珩说。

“我怎么就碍手碍脚了?老蛇我警告你,别不识抬举,两个人的胜算总是大……。”司珩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弹开了,老蛇的头发舞动,衣衫抖动,我们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气流。

“嗯?老蛇居然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把气无形化了,看来他下了不少功夫啊。”金婆婆沉吟了句。

确实,上次在虫谷的时候我还能看到老蛇身上的淡紫色毒蛇之气,可这会压根就看不到气了,只能感受到。

司珩被老蛇弹开后站在一边想过去又有点犹豫,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远远退让,这小溪两岸的大石上立马就只剩下了老蛇和姜烈了,两人身上的气都在悄无声息的暴涨,但却看不到形态,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附近的风在变大,空气对流似乎强烈了不少,那溪水也在流动加速。

“你果然自负,有那么多的帮手却不要,偏偏要逞英雄,那好今天就让你尝尝什么是十八层地狱的滋味!”姜烈说着就摆开了架势。

老蛇扬了下嘴角发出了一声冷哼,也不说话。

我们都替老蛇捏了一把汗,姜烈的幻术确实很厉害,那种堕入他营造出来的空间带来的感觉非常逼真,就连疼痛感也逼真的可怕,我身上现在都还在隐隐作痛,跟这种幻术一比,都氏一族的降头术幻觉压根就不值得一提了。

“天鼋油锅狱!”姜烈暴吼了一声,顿时我就看到了老蛇的衣衫鼓胀了起来,像是有一道气流朝他身上冲击去了。

由于姜烈的攻击目标针对的是老蛇,所以我们都体会不到老蛇感受到了什么,但从刚才那烈火狱幻觉中我大概能猜到老蛇现在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中了,姜烈的天鼋真气攻击的是人的意识,这会老蛇的意识被攻击了,虽然我们看到的老蛇仍站在溪水边的大石上,但他此刻一定身临其境的处在一个恐怖的空间里!

如果按照我的理解,那十八层地狱就应该是拔舌狱、剪刀狱、铁树狱、孽镜狱、蒸笼狱、铜柱狱、刀山狱、冰山狱、油锅狱、牛坑狱、石压狱、舂臼狱、血池狱、枉死狱、磔刑狱、火山狱、石磨狱、刀锯狱,而我们刚才中的应该就是火山狱的幻术,火山狱也可叫做烈火狱,最大的痛苦就是让人活烧而不死,这种痛苦想想都可怕。

这么一算这个姜烈至少拥有十八种幻觉攻击能力,每一种都相当可怕,他用油锅狱对付老蛇那自然是要他体会下油锅炸的痛苦了,这么想着我在朝老蛇看去,顿时就像是看到了老蛇被泡在了大油锅里,只露了个头出来,大油锅冒着炸开的泡,还有炸得酥脆无比的尸体在漂浮着,几个青面獠牙的鬼差正在使劲搅动着油锅……。

这一幕顿时让我起了鸡皮疙瘩,我赶紧眨了眨眼,这才回过了神,看到老蛇依然站在那一动不动。

气氛有些凝重,战斗的两人此刻也不说话,姜烈扬着笑看着老蛇,老蛇面无表情纹丝不动,突然他长吁了口气说:“洗了个热水澡,真舒服。”

姜烈脸色一变道:“你怎么没事?”

“哼。”老蛇扬着邪笑冷哼了声。

“不可能,没有人能摆脱我的术,就算是明知道是幻术也无法摆脱!”姜烈神色严峻的说。

“那是你压根就没碰到过真正的高手,幻术作为精神攻击,扰乱的是对方的气和神经,使之产生幻觉,对没有改变人体构造的人来说确实相当有用,可是对我和叶墨这样的人来说压根没用,我是蛇他是虫,我们的神经跟普通人不一样,蠢货!呃哈哈哈。”老蛇邪笑着突然身体诡异的扭动了几下,骨架瞬间像是在身体里拆散重组了,不一会就像一条蛇一样在石头上将身体盘了起来,吐着分叉的舌头诡异的看着姜烈。坑央找号。

站在一边的司珩看到这一幕顿时咽了口唾沫,脸色相当难看,他肯定是在庆幸当初老蛇没对他使狠招。

“蛇叔骂人了……。”唐莺吃了一惊扭头朝竹篓里看去,她是怕小安又学骂人的话了,不过小安还没从刚才中的术中回过神,这会还躲在竹篓里低声呜咽,要不是他有虫灵甲衣护体,没准早受不了那种幻觉了,虽然小安不是普通小孩,可要经历那种恐怖的地狱幻觉,肯定是一时半会回不过来神的。

“男人骂人很正常,蛇叔这么一骂气势马上就起来了,打架要是没气势那打什么?所以我说唐莺啊,你也别老怪我骂人了。”王猛盯着溪水那边嘀咕道。

如王猛所说,老蛇轻而易举就把姜烈的幻术给破了,又展现了自己的蛇体术,给人的震撼确实不小,我也感觉到溪水那边的气氛已经有点不同了。

“你和叶墨能改变人体构造和神经,应该是得益于外经里的医术吧?没想到外经里的医术经过演化变的这么恐怖,留给俞氏一族真是遗祸人间,理应还给黄帝一族。”姜龙沉声道。

“你话太多了,啰嗦,尝尝我这一招如何。”老蛇说完就吐着分叉舌头蜿蜒游进了水里,带动着其他毒蛇纷纷入水,没一会老蛇突然跟毒蛇一起跃出水面,那些毒蛇全都附着在老蛇的身上张着嘴,露着毒牙,形成了一件恐怖的蛇衣!

“嚯,老蛇太变态了,又搞了这种恶心发明。”金婆婆发出了小声的惊叹。

老蛇披着蛇衣蜿蜒上了对岸的岩石朝着姜烈袭去,蛇衣上的毒蛇张开嘴时不时就突然一伸头朝姜烈发动闪电般的袭击,姜烈不住的后跳躲避着老蛇,似乎想动手施术,可根本就没有喘息的机会,这件蛇衣攻防兼备,比叶墨的虫甲还让人叫绝,看得我们是目瞪口呆。

无论姜烈朝什么地方跳跃,老蛇蜿蜒游走马上就跟上了,姜烈最终跳跃上了最高处的那块岩石,站到了自己制造出来的黑袍人身边,老蛇想继续追上去,却突然像是受到了阻力,很快我们就发现了吃惊的一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