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血液特性/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好像是一样的,也是元神出窍,不过我无法像他这样让元神真实的存在于这个世界,像个正常人一样跟大家交流,我只能通过构象实现在一个虚构的场景里,进行元神与元神的交流。”我点头道,接着又挠了挠头问:“那个司珩怎么对那人的术这么了解,连金姐你也不知道?”

“那是因为他是密宗的人,密宗佛教跟印度佛教颇有渊源,梵天之身脱胎自印度神佛,他知道也不稀奇。”金婆婆说。

“哦,原来是这样。”我应道。

“他刚才说的话你听清楚没有,术可分三种,神术、人术、鬼术,神术就跟那人的梵天之身道理一样,人术就是气的一种境界,鬼术就是鬼的力量,你可有觉得熟悉?”金婆婆盯着我问。

我摸着下巴想了想突然就想到了什么,诧异的问:“这好像跟我的祝由术三个部分很相似啊,神术的元神出窍相对应的就是下阴术,人术相对应的就是我的祝由气盾、祝由气剑,鬼术相对应的就是入魔术的借用鬼力了,咦,好奇怪,怎么都能对的上。”

“不错,你的悟性的确是难得一见,居然短短几分钟就领悟到了当中的重合点,就连我跟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想到这一点,这还是虫谷大战硝烟散去的时候叶墨哥哥告诉我的,那天叶墨哥哥将我带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谈话,我还以为他有情话跟我讲,还高兴了半天,谁知道是关于你和阿洛的。”金婆婆耷拉下脑袋说。

“叶墨说什么了?”我好奇的问。

“事情是这样的……。”金婆婆抬起头就说起了在虫谷的时候她跟叶墨的密话,随着金婆婆的讲叙我仿佛被拉回了虫谷的密林,就站在他们边上听着他们的对话。

叶墨捋着胡子脸色十分严肃的背对着金婆婆,金婆婆一脸羞涩表情站在背后。

“晓晓,今天找你来是想跟你谈谈俞飞和阿洛这俩孩子的。”叶墨酝酿了半天才开了口。

金婆婆一听似乎有些失落,不过她马上就追问道:“叶墨哥哥,你这大老远把我带到这个地方就……就是为了跟我谈俞飞和阿洛?谈他们哪不能谈,他们祖上的恩怨谁不知道啊,干嘛跑这么远的林子里来谈?”

“因为我跟你谈的事太过重大,以至于我不想让除老蛇之外更多的人知道,我先跟你谈谈俞飞的事。”叶墨神色凝重道。

金婆婆露出了狐疑的神情,没有吱声认真的听着。

“普天之下的术分为哪几类你可知道?”叶墨问。

“这当然知道了啊,神术、人术、鬼术,除了人术我们能练之外,其他两种都不是普通人可以练的,属于禁术中的禁术,凡是练神术和鬼术的人,身体一定要超脱普通人的极限,最重要的是身体里必须要有特殊的血液遗传,普通人的血液没什么特殊,但一些上古神话人物的血液带有特殊的性质,按照我们这辈人的理解,大概可分为金木水火土这五大性质,也只有拥有这样的血液遗传才能练神术和鬼术。”金婆婆解释道。

“那你认为我能练吗?”叶墨沉声问道。

“即便叶墨哥哥你的身体已经改变了构造,人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也无法驾驭神术和鬼术,因为你根本没有特殊的遗传血液。”金婆婆回道。

“的确如你所说,你在仔细想想俞飞祝由术那三部分。”叶墨沉吟道。

金婆婆想了想脸色突然大变,道:“你是说……。”

“是的,他那三部分祝由术就是神术、人术、鬼术的体现!”叶墨说。

“那岂不是……。”金婆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墨给打断了,叶墨说:“祝由术看似非常普通,当今的中医有的也会祝由治病,不过他们用的都是人部的祝由术,连皮毛都算不上,但俞飞那三部分的祝由术却是从未经过演化,从上古时期一直流传至今的,原汁原味体现了真正祝由术的奥秘,神部的下阴术实为神术的元神出窍,鬼部的入魔术实为鬼术的借鬼之力。”

“天啊,我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我还傻乎乎的指点俞飞学习下阴术,以为只是人术,这可怎么办啊,他都会下阴术了啊。”金婆婆急得都在那跳脚了。

“好在他只是会些皮毛,我就怕他悟性太高,一旦融会贯通,冲破神术的奥秘,那他的死期也就不远了。”叶墨皱眉道。坑丰双圾。

“可他现在已经会了啊,俞跗根本就没有特殊性质的血液,俞飞也就没有遗传,怎么办叶墨哥哥?”金婆婆仍是很着急。

“你别急,我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情没说,我先问你个问题,你在指点他学习下阴术的时候他可有不适应?”叶墨转头问道。

“没半点不适应,还一学就会。”金婆婆说。

“按理说以他的根基一碰神术一定承受不了,当场就会毙命。”叶墨捋着胡子陷入了沉思。

“即便是叶墨哥哥你现在碰神术也难保不出事,如果他那祝由下阴术真的是神术,肯定出事,可为什么没出事呢?好奇怪。”金婆婆纳闷了。

“看来是错不了了!我在跟他一起泡温泉的时候仔细检查过他的祝由气,确实有种不同凡响的正阳气,恐怕他身体里也有特殊性质的血液,当时他还问我入魔术能不能练,我知道他一时半会破不了童子身,也就照实告诉他了,但我隐瞒了是鬼术的事,为保万无一失我想在试他一试,以便确定他身体里的血是不是特殊性质,我找了个机会让老蛇试他,在老蛇用毒蛇特训他的时候,老蛇给他吃下了一颗压根就没半点作用的药丸,果不其然他被毒蛇咬了一口,等他跑开了,老蛇就召回那条蛇,掰下了毒牙让他帮我化验一下,老蛇一化验就说这血里有特殊性质,不过不是金木水火土的性质,而是游离在五行血液之外的一种特殊性质,老蛇也说不清这是什么特殊性质,等俞飞回来昏迷的时候我们又检查了他被毒蛇咬过之后的伤势,结果更恐怖了,那毒居然无药就解了,这恐怕就是他特殊性质血液带来的百毒不侵,可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事,他这血液特性应该是随着他祝由气的开发而复苏的,因为我和老蛇无法确定他这种血液到底属于什么性质,所以就将这事暂时给隐瞒了,这两天我终于想到他的血液特性是怎么回事了,这才叫你来想把这事告诉你,你以后跟他在一起就要盯着他,不要让他将神术和鬼术学的太快,否则即便他有这种超脱五行之外的血液特性也难保不出事。”叶墨说道。

“说了半天俞飞体内的血液特性,到底是怎么改变的呢?俞跗应该不具有这种血液特性啊?”金婆婆好奇的问道。

“血液特性有先天之说,很少有人知道后天也能改变,因为后天改变基本不可能,但不是说就一定不可能!俞跗发现天外神石,从里头照出了自己元神出窍的景象,应该错不了,就是因为这块石头的原因,我让老蛇以后有时间去一趟新疆帮我找找神石的发现地,以便了解具体是什么原因。”叶墨说。

“可如果是天外神石的作用,那我们也有采自神石上的神器,那我们岂不是也能练神术和鬼术了?”金婆婆又问。

“不同,我们的神器和外经神石都是经过打造的,灵性已经非常小了,而俞跗发现天外神石的时候却是灵性最原始、最强的时候,肯定是那时候改变了俞跗的血液特性,所以我才让老蛇去新疆找找神石的发现地,想从中破解血液特性的奥秘,只要我和老蛇能破解血液特性的奥秘,那么我们便可冲破人术的枷锁,练成神术和鬼术,那对付蚩尤一族的守护者必将十拿九稳。”叶墨说。

“叶墨哥哥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盯着俞飞的,不会让他乱来。”金婆婆点头道。

“嗯,不过一旦时机成熟你就告诉他,让他自己心里有个数也好。”叶墨顿了顿继续说道:“谈完俞飞咱们继续谈阿洛。”

“阿洛又怎么了?你可别又吓唬我,我最心疼这俩孩子了,俞飞的事你大喘气吓了我一回了。”金婆婆说着就娇俏的白了叶墨一眼。

“我说俞飞的事也是为了给阿洛的事做个铺垫,阿洛的身份无需我多说了,他体内的血……。”叶墨刚说到这里金婆婆就明白了,若有所思道:“阿洛有蚩尤血液,是带特殊性质的,也是块练神术和鬼术的料,你是想让我也盯着他,不要让他发现这个秘密。”

“正是,一旦他发现了自己的血液有特殊性质,难免心理产生畸变,所以你在这时候一定要做好安抚工作。”叶墨说道。

“我居然带了两个这样的孩子……。”金婆婆颤声道。

“要交待的都交待了,你们马上就要启程去昆仑山了,给你包方便联络的鹿马蝇。”叶墨说着就掏出一个纸包塞给了金婆婆。

金婆婆收好纸包笑道:“既然事情你都交待完了,咱们来也来了这么远的林子深处了,就不能说说别的吗?比如我们俩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