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婴骸煮汤/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叫来阿洛跟我一起把泥沙里的尸骸给挖了出来,没多一会就在地上拼出了一具小骸骨,小的就跟只小动物的骸骨似的。

“起码是七八个月大的胎儿了,骨骼发育的非常完整,也很坚硬。”我将头骨拿在手上敲了敲说。

“按你说的他不是自然夭折,一个七八月大的胎儿谁这么残忍要去把他害死?”阿洛眉头紧锁问道。

“俞飞,你弄清楚这孩子是属于什么婴鬼了吗?”金婆婆这时候也过来了。

“其实昨晚我睡觉前就弄明白了,像他那么大的胎婴在母体肚子里已经能感受到外面的世界了,正当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渴望的时候却突然被扼杀了,他的怨气来自没见到这个世界的不满,所以他要重生,要重生就要寄生体,这是个寄生婴鬼。”我沉声道。

“既然你已经搞清楚他是什么类型,为什么还不进行对症治疗呢,让他在王猛体内祸害王猛。”阿洛问。

“外经鬼症里对寄生鬼症的治疗法子是尸骸煮汤,但尸骸煮汤又根据加入的药材不同分为两种煮法,第一种是将尸骸连同鬼臼、雄黄、虎骨、丹砂、猪屎等共计十六种药材一起煮汤,让被寄生者喝下,当汤在体内进入膀胱的时候那婴鬼就受不了了,阴气马上就会融掉随着尿液排出……。”我刚说到这里阿洛就插话道:“既然这样那你赶紧治啊。”

“阿洛你别急,听俞飞把话说完。”金婆婆拍了拍阿洛的肩膀。坑司来技。

“这法子确实可行,但有两个弊端,第一是太阴邪,直接会让婴鬼灰飞烟灭无法轮回;第二是有些药材咱们一时半会根本就找不到,其实我最主要的还是怕太阴邪,戏子冯得胜阴鬼灰飞烟灭前的惨叫声历历在耳,昨晚那婴鬼呜咽的悲鸣声让我整晚都没睡好,鬼的阴邪其实折射的是人性的歹毒,真正为非作歹的并不是他们,而是那些将他们害死的人!”我说。

“说得好!医者无论对人还是对鬼都应当有仁心,这才是真正的大医者,俞飞你已经有了成为一个大医的风范了,金姐替你感到高兴啊。”金婆婆点了点头。

阿洛挠了挠头问:“那不这么做王猛怎么好呢?你刚才说有第二种法子,是什么?”

阿洛似乎对我说的并不理解,在他的世界中救自己的好友显然要比不让婴鬼灰飞烟灭来的更重要,这就跟他曾经一心想着要救自己的阿娘,却忽略了其他一切的道理一样,不过我还是能感受到阿洛的变化,态度不在像以前那样强硬,他或许已经明白了在做任何事之前想一想他人的感受了。

“第二种法子也是尸骸煮汤,不过加入其中的药材就不一样了,需要找到这婴鬼的父母,孩子是他们孕育出来的结晶,婴鬼的一切包括生命都是父母给的,所以只要有婴鬼父母的毛发、唾液、血液、尿液、汗液、泪液等人体各种分身加入尸骸汤中,便可起到一种柔和的效果,让他用不着灰飞烟灭也能排出体外,这法子的弊端就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我说道。

“听起来的确是第二种法子更好一点。”阿洛点着头说。

“现在婴鬼在王猛体内并不躁动,对王猛身体伤害不算太大,算是还有时间,尸骸既然在麦积山的溪水里,那么也就是说他的父母有可能也是这附近一带的居民,没有谁千里迢迢的跑到麦积山来抛尸。”金婆婆说。

“金姐,你说的虽然不错,这婴鬼的父母肯定是附近一带的居民,可这范围也太大了,要找起来也相当困难啊。”阿洛说。

“我们还有小安呢,让他再找婴鬼谈谈。”金婆婆露了个浅笑说。

“对哦,我差点忘记了。”阿洛点头道。

我将婴鬼的尸骸包起来就带回了营地,然后让唐莺给藏了起来,让他不要告诉王猛,免得到时候他要喝婴鬼的骨头汤被吓着了。

我们将事情尽量简化告诉小安,让他去跟婴鬼交流,其实就是让他问出婴鬼父母在什么位置和叫什么,小安听的用小手抠了抠自己的下巴,像是有点不明白,不过他还是跑过去像昨晚一样抱着王猛的肚子一阵乱叫,叫完他就把耳朵贴到了王猛的肚子上。

等听完后他从王猛身上滑下又快速跑了过来,告诉了我们三个字:关家店。

这听上去显然是个地名,不过我们再想了解清楚一点的时候小安却摇起了头,虽然他能听懂我们说什么了,可毕竟还小,有些话不能精确理解,我们只好作罢了。

唐莺拿出了进麦积山前买的一张地图,在地图上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关家店,这是一个村子,隶属于天水秦州区,仔细一看所在的位置正好跟我们西行路线一致,这么一来就方便了。

于是下午的时候我们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了,不过麻烦的是要带着王猛前行,这可苦了我和阿洛两个人,我们做了简易的担架抬着,王猛块大两个人抬着都吃力,倒是王猛躺在担架上饿了还有唐莺喂,享受的不得了。

“如果一路上昆仑山都这样就好了,有人抬着,有人给喂吃的,跟坐月子似的。”王猛说。

“你想的也太美了,你想累死俞飞哥哥和阿洛啊,你要在得意我就让小安告诉那婴鬼,让他马上生出来,让你真正的坐一回月子!”唐莺威胁道。

小安一听马上就从竹篓里探出了脑袋,露着笑呵呵的表情看着王猛,王猛立即闭嘴收声了。

经过了两天一夜的赶路我们终于到达了关家店村,关家店村位于秦岭乡,是秦岭山脉中的一个小村落,这个村落是黄河和长江两大流域的分水岭,乡政府也设在这个村里,山脉绵延,风景秀丽,算得上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了。

我们在村口停了下来休息,现在又有一个新问题了,虽然确定婴鬼的父母在这个村里,但却不知道他们叫什么,找起来也比较费劲,我们只好把所有的希望又寄托在了小安身上,经过唐莺的耐心指点,小安又趴到了王猛的肚子上,王猛这会清醒的看着小安在他肚子上跟婴鬼交流,整个人都僵住了不敢动弹。

小安跟婴鬼交流完又告诉了我们三个字:关老炮

小安说完就爬回了竹篓里,我们琢磨了半天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婴鬼在母体肚子里可能经常听到母亲喊自己男人关老炮,所以他只知道这个,很显然这是一个人的浑名,不过这已经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了。

我们对村里的情况不熟悉,就这么抬着王猛进村太惹眼了,于是我们在离村口较远的靠山隐蔽位置搭了帐篷营地,接着我和阿洛便进村打听这个关老炮了,直到天快黑了我们才打听到了这个关老炮了,关老炮叫关虎,今年四十七岁了,因他是炸山采石的能手,所以才有了这个绰号。

我们又打听着找到了他家,找上门的时候关老炮一家正在吃晚饭,屋子不大很简陋,灯光昏暗,一个女人和两个女娃正坐在桌边吃面条,来开门的应该就是关老炮了。

“咳咳,你们找谁?”关老炮喘着气咳嗽道。

“找关老炮,要他的头发和血等东西。”阿洛直接说明了来意。

“我就是,你们是谁?要我这些东西干啥?咳咳咳……。”关老炮被阿洛说的话吓到了,一边咳嗽一边露着诧异的眼神打量着我们。

我一眼看出了关老炮有尘肺病,这应该是他长期在采石场工作的原因,我环顾了一下桌边的女人和两个女娃,接着就把关老炮给拉了出来,然后在角落里三言两语说了我们在麦积山溪水里发现了婴儿尸骸,是婴鬼引领我们找到了这里的事。

关老炮一听脸色立即大变,眼神惊恐的看着我们,不住的咳嗽和颤抖,人也下意识的往后退靠到了墙上,一下就把堆在墙角的杂物给打翻了,发出了霹雳乓啷的声响,他媳妇和两个个孩子听到动静也跑了出来,讶异的看看我们又看看倒在地上剧烈咳嗽的关老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