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极阴之子/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老炮拖着病躯一步三喘五步一咳,跋山涉水走了两天终于到达了猴子坟,那唤猴人似乎已经知道他要来似的,站在山坳口上等着他。

唤猴人带着关老炮往猴子坟密林深处走去,期间关老炮在树上看到了许多的猴子,几乎每一棵树上都有,猴子们龇牙咧嘴叫着盯着关老炮,对他很不友好,好像随时要扑上来挠他似的,关老炮有些紧张,不过唤猴人轻轻一挥手,那些猴子便都散去了。

“您真是高人啊,还望高人指点我续命的法子,我关虎以后一定为高人效犬马之劳。”关老炮想起那晚唤猴人的神奇一幕,不禁作揖道。

“呵呵。”唤猴人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随后唤猴人就带着关老炮来到了一个山洞,关老炮仔细打量着山洞,这山洞被收拾的干干净净,里面连半点儿潮气也没有,非常舒服,日常的生活用品都有,就是有些杂乱,关老炮虽然对这个唤猴人有好奇心,但却不敢多问。

唤猴人在角落里盘坐在了草梗子铺就的床上,也不叫关老炮坐或者站,关老炮想了想就跪在了唤猴人面前。

唤猴人没有说什么法子,而是先提了一个要求,只有答应了这个要求,他才将续命的法子告诉关老炮,关老炮点了点头认真的听着。

唤猴人的要求一提完关老炮整个人就蒙住了,因为作为交换条件唤猴人想要关老炮媳妇肚子里的孩子。

关老炮虽然曾打算不要这个孩子,但孩子现在都快要出生了,这概念就不同了,关老炮并非无情的人,这个孩子毕竟也是他的骨肉,怎么能用自己亲生骨肉的命来换取自己的苟延残喘呢,于是他回绝了唤猴人的要求,站起来就说要走。

就在关老炮转身要走的时候唤猴人叫住了他,捋着胡子说道:“老兄,你可知这一走将失去什么吗?你将失去自己的媳妇和三个孩子,你仔细想想啊,你现在走了,那孩子又出生了,可你要不了一两年就会死了,这不是等于抛下了四个人吗?你让他们怎么活?你又舍得吗?可如果你拿一个孩子却能换来三个人,不对,加上你应该也是四个人,那么你媳妇也不会辛苦了,你两个女儿也能茁壮的成长,这是一道简单的算数题,你为什么算不明白呢?再说了这个孩子你本来就没打算要啊,是不是?”

唤猴人的这番话确实很有诱惑力,直接就把关老炮给说动摇了,不过他想起媳妇大肚子的样子又说:“那时候她刚怀上,现在都快临盆了,情况不一样了,再说了人命怎么能拿算数来算?”

关老炮虽然这么说,但他的语气已经有些变了,这种变化是他内心动摇带来的,就连他自己也清清楚楚自己说话都发软了,不过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问题,于是转头看着唤猴人问:“你怎么对我家的事这么了解?哦,我明白了,那天晚上在采石场你是故意接近我的!你接近我究竟有什么目的?!”

“哈哈。”唤猴人大笑了两声也不作答。

关老炮有些急了,冲上去就揪起了唤猴人的衣领,唤猴人一动不动看着关老炮说:“因为我早盯上你媳妇肚子里的孩子了,这孩子受孕的日子和即将出生的日子都不是普通日子,乃是难得一见的双阴重叠,是极阴之子,我找这样的孩子好久了。”

“什么意思?你找这样的孩子做什么?”关老炮有些纳闷。

“这些你不会懂的,不说也罢。”唤猴人道。

“极阴之子是什么样的孩子?”关老炮愣愣地问。

“他体内的气阴盛阳衰,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这孩子虽然跟普通孩子一样,但却对阴邪之物格外敏感,说白了就是阳气弱,从小就体弱多病容易看到阴邪东西,也容易被阴邪东西缠上,很难养的,你本来就没打算要他,就算你要死,又何必留着这么一个极阴之子连累你媳妇呢?就算你不死,养了这样的极阴之子也是个拖累。”唤猴人说。

关老炮彻底愣住了,渐渐松开了唤猴人的衣领,虽然他对唤猴人的话一知半解,但也听懂了个大概,就是这孩子从小就体弱多病,不好养活,关老炮狐疑的看了唤猴人一眼,唤猴人镇定自若的整理了下衣衫坐回到了草梗子上,接着闭目打坐不搭理关老炮了。

关老炮心中在做着剧烈挣扎,一方面是骨肉亲情,一方面是现实问题,唤猴人的话虽然有点难以置信,可那晚唤猴人所露的一手确实跟神仙似的。

关老炮正在做着心理挣扎的时候唤猴人突然沉声道:“你怀里有个小瓷瓶,里面有两粒药丸,一粒蓝色,一粒红色,蓝色的你出猴子坟的时候可以吃,可保你不被猴子侵扰,也可保你回去这一路上不会大喘气和咳嗽,你得了这个病来猴子坟这么远的路一定很幸苦吧,这颗蓝色药丸算是我赠送给你了。”

关老炮一模怀里果然摸到了小瓷瓶,唤猴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把这东西塞进了他怀里,关老炮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那红色的呢?”关老炮回过神问。

“那是给你媳妇吃的,吃了可让她顺利滑胎也没有痛苦,你媳妇要是不乐意打胎你就悄悄将药物碾碎,混入任何水分当中让她服下,不过吃与不吃最后的决定权在你自己手上,我也不强人所难了,走吧。”唤猴人说着就侧身躺倒休息了,再也不搭理关老炮了。

关老炮拿着小瓷瓶出了山洞,在出猴子坟的时候大量的猴子聚集在树上想要攻击他,关老炮迟迟不敢动那瓷瓶里的药丸,因为他心里始终对这个唤猴人有疑虑,但为了出猴子坟他只好试着吃了蓝药丸,反正自己的命不长了,吃死了也没事,不过他吃了药丸后体内顿时感觉一股舒畅的气流在游动,很快他呼吸困难的症状也得到了缓解,树上那些猴子更是悄无声息的就躲开了。

关老炮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回家的,即便是这样也没有特别的喘,他感觉自己身轻如燕回到了年轻时代,整个人都精神焕发了,正是这粒蓝药丸打消了关老炮的顾虑,知道了那唤猴人确实有点本事,不过这粒蓝药丸的药力没持续多久,关老炮回到家半小时后就又开始喘和咳嗽了,这蓝色药丸像是会上瘾似的,关老炮居然开始怀念起刚才的感觉了,其实他心里也知道他只是太怀念那种能自由呼吸、自由奔跑的感觉了,普通人可能觉得大口呼吸空气没啥感觉,可关老炮已经太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得他这种病的人大口呼吸空气都是奢侈的。

关老炮再次陷入了心理挣扎,唤猴人出的那道人命算术题在他脑子里不断的回响,最终关老炮还是下了决心,他偷偷将红色药丸溶解在了一剂保胎药中,媳妇喝了药之后果然没有任何痛苦就滑胎了,胎儿居然是个男婴,这让关老炮又懊恼不已,咒骂医院里的医生不靠谱,早知道是个男婴他就算死也不会这么做了,至少还能留个香火,媳妇知道滑了个男婴哭个不停,可米已成炊也没办法了,关老炮只好说出了实情,于是媳妇就不断的埋怨关老炮。阵圣女圾。

关老炮也顾不上许多了,连夜带着胎儿就再次去了猴子坟。

他把胎儿交给了唤猴人,唤猴人也兑现了诺言治疗了关老炮,这次没用药丸,而是在他身上动来动去,口中念诀,点拨之间就把他气喘和咳嗽的病给治好了,并且告诉他至少能活到六七十岁。

关老炮终于治好了病回家了,媳妇看到关老炮活蹦乱跳,中气十足,也就渐渐消了埋怨,毕竟关老炮活着利大于弊,那道人命算术题也只有这样算才对整个家庭最好。

听完关老炮的叙述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一个普通的婴鬼就能把祝由气给吞噬了,原来这孩子是个极阴之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