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锅中悲泣/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婆婆眉头紧锁看了看关老炮如今的状态,冷冷地说:“那唤猴人骗了你吧?”

关老炮欲言又止,最后哭丧着脸说:“就保持了一个月,结果又回到了以前,我再去猴子坟找他的时候愣是找不到了,后来我又去了很多次,可转来转去就是找不到那个地方了,唉。”

“你活该!拿自己的亲儿子去延长自己的狗命!”阿洛咬牙切齿道。

“我还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关小炮,还设了灵位立了衣冠冢,我也是被冲昏了头脑这才……。”关老炮说着就抹起了泪。

“你还……。”阿洛还想要说什么却被金婆婆阻止了。

金婆婆伸手示意阿洛平静一些,才说:“老炮,我确实能理解你当时为难的心境,你有错,错在你太轻信他人,错在你的优柔寡断,错在你只考虑到了活着的人,你有考虑过那个连这个世界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的小炮吗?你有站在他的角度去想一想吗?你或许觉得他没出生就什么都不知道,你错了,从你和桂兰孕育他开始,他就已经在渴望来到这个世界了,可你扼杀了他看这个世界的机会,算了,我自己曾经也干过相同的事情,也没脸说你,不过更该死的是那个唤猴人,不对,不应该这么叫他,或许应该叫他养鬼高人,他那皮猴变真猴是养鬼术里的小把戏而已,用自己的血让皮猴复活,那张皮应该是猴子的皮,里面有猴灵,万物皆有灵,猴子自然也不例外,至于他那仙人踏石走路应该是他体内修炼出来的气,他真正厉害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养小鬼,极阴之子是养小鬼最好的选择,这种小鬼一旦养成那凶的不像话。”

关老炮哪知道金婆婆在说什么,只是不停的抹泪。

“养小鬼?”我顿时一抖脑子里突然闪过了龙婆的样子。

金婆婆看了我一眼说:“我想你们都猜到是谁了吧?没错,这个人十有八九是龙婆说的高人,是龙婆的师傅,他明知道龙婆满怀仇恨还教她人身鬼壶的禁术,不仅害了龙婆自己也害了村里人,这个人好歹毒。”

“金姐你们能别聊了吗?赶紧把婴鬼从我膀胱里弄出去啊,我好想尿尿。”王猛躺在担架上说道。

他这么一说桂兰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呆呆地看着王猛,接着又看向了金婆婆颤声问:“你是说我……我儿子现在在这个小伙的尿泡里?”阵圣投号。

“不错。”金婆婆点了点头。

“儿啊~~娘对不起你啊,你可死的好惨啊,呜呜呜……。”桂兰突然从床上往地上一滚,一下就扑过去趴到了王猛身上嚎哭了起来。

桂兰抱着王猛捶胸顿足,哀嚎不断,哭得眼泪、鼻涕、口水一起下来了,她那两个女儿听到母亲在屋里哭也推门进来了,可能是受母亲的感染也莫名其妙扯着王猛咧开嘴就哭,关老炮见此情景也抹起了泪水,过去扶着媳妇不断说着对不起,接着也哭开了,一家四口围着躺在那的王猛哭。

这场面虽然让人潸然泪下,但却有一种古怪的感觉,乍一看还以为是王猛死了,王猛咽着唾沫道:“你们能不哭了吗?我不是你们儿子,我也没死,看着你们流眼泪我想尿。”

不过关老炮一家四口都顾不上王猛,还是在那继续哭。

“行了!哭得这么大声想把村里人都招来知道你家里的事吗?”金婆婆拍了下桌子一怒而起。

哭声顿时戛然而止,只剩下桂兰在那小声的抽泣了。

“小莺子,他们哭了正好,给我弄他们的眼泪。”金婆婆说。

唐莺赶紧端了个碗过来去弄关老炮夫妇俩的眼泪,随后又让他们到里屋把口水、血液、毛发、尿液等人体分身都给弄了,过了一会,一大碗散发着古怪味道的暗红色液体就给端了出来,上面还飘着几簇毛发。

唐莺接过后又端给了我,那气味确实难闻。

王猛呆呆地看着我,眼睛不住的眨着,为了不让他知道汤药还要以尸骸作为主材料,我只好带着大家去了厨房,只留下了唐莺照顾王猛。

金婆婆打开了布包把尸骸露了出来,桂兰立马明白是怎么了又打算哭,不过马上被金婆婆小声喝止了,桂兰捂着自己的嘴,豆大的泪珠落下,哽咽道:“各位高人,你们能让我见到儿子现在长什么样吗?”

“这恐怕不行了,有些事做错了就只能忍受苦果了。”金婆婆说。

“那……那能把小炮的遗骨还给我们吗?”桂兰问。

“这个当然,不过在还给你们之前还要借我们一用,小炮现在上了那孩子的身,为了救他我们可能要用尸骸煮药汤,也只有这样才能救他了,你们放心我们不会伤到小炮,这么做也是不想让他灰飞烟灭,希望他能早日轮回。”金婆婆说。

桂兰靠到了关老炮怀里嘤嘤哽咽点了点头,为了避免他们看着伤心,我又把他们给支走了,厨房里只剩下我、阿洛和金婆婆了。

金婆婆亲自煮汤,只见她挽起了袖子拿起了竹锅刷说:“老娘第一次下厨居然是煮婴骸汤。”

阿洛烧旺了炉灶,我舀水往锅里倒,金婆婆负责把尸骸的骨头一根根放进去,随着水逐渐煮沸,那尸骸边上都裹了一层小气泡,我端着那碗人体分身液倒了进去,白水逐渐被染成了一种很难形容的颜色,火越来越旺,锅里沸腾起来了,咕噜咕噜炸着泡,不过这些水泡炸着炸着越听越像小孩的哭声,搞得人一阵毛骨悚然。

“你不是说这办法柔和些吗?怎么小炮哭的这么凄惨?”阿洛从炉灶边探出头来问。

“他这不是凄惨的哭,而是他感觉到了父母跟他团聚的悲情哭泣,只不过小孩子的哭声都很像,你闭上眼睛去感受一下。”我认真听了一下哭声,这哭声里似乎还夹杂着一种喜悦的情绪。

我听着听着眼泪就不自主的顺着脸颊滑落而下,在一看阿洛也是这样,就连金婆婆也忍不住背过了身去抹起了眼泪。

等差不多了我们就把火给灭了,随着水逐渐平静哭声也消失了,金婆婆把尸骸又重新给弄了出来,仔细的擦拭干净又给包好了,我舀出汤盛了一大碗。

阿洛这时候问道:“我有个疑问,既然那唤猴人要拿小炮炼阴毒的小鬼,那小炮怎么会在麦积山的溪水里出现了?”

“很明显他炼失败了,于是随手扔到了山里顺着溪水就流到麦积山那去了,最后沉积在了泥沙里。”金婆婆说。

“这唤猴人真可恶,害完龙婆又害关老炮一家。”阿洛咬牙说。

“如果没有欲望就不会被这些歹人趁虚而入了,可惜人不可能没有欲望,龙婆有复仇的欲望,关老炮有活下去的欲望,唉。”我看着药汤叹息道。

“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阿洛眼神坚定的看着我,这让我有点发蒙,不知道他有什么事跟我商量,不过我还没来得及问他是什么事金婆婆突然站了起来,双手背后,脸色不自然的说:“我出去看看王猛的情况。”

我还在纳闷金婆婆的奇怪反应时阿洛沉声道:“不要给关老炮治病!”

我一下就反应过来金婆婆刚才那是什么意思了,她是看出阿洛要跟我商量什么事了,这才躲开了,她这明显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虽然她说过大医者要不分人的救治,但她这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在告诉我有些事还是可以灵活变通的,并不是什么人都要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