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八门遁甲猴子坟/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救关老炮的念头确实曾经在我脑子里闪过,但听完他说的事后我就犹豫了,是他亲手杀了自己儿子,虽然有被那唤猴人唆使的成分,但依旧无法原谅,有些事就像命中注定似的,既然如此那就让关老炮抵了关小炮一命,也许这样关老炮心里会好过一点,不用活着一辈子内疚受罪,或许也是另一种救治,再说了连金婆婆都睁只眼闭只眼了,想到这里我便苦笑道:“我压根就不会治疗这个病。”

“真的?”阿洛狐疑的问了句。

“药都凉了,我端去给王猛喝吧。”我也不点破了,赶紧端着药出了厨房。

金婆婆看着我端着药出来把大家都支开了,只留下她自己和小安,留下小安是为了以防万一,小安跟小炮有沟通的能力。

王猛眨着眼盯着我问:“你碗里除了那两口子的眼泪还有啥?”

“你是想喝药还是想生孩子?”金婆婆双手叉腰问道,小安坐在地上发出了笑声,王猛咽了口唾沫就不吱声了。

我扶起了王猛,王猛捏着鼻子闭着眼睛一口气就把药给喝了下去,他喝完打了一个清亮的饱嗝就躺下愣愣地看着自己的肚子。

我们也看着王猛的肚子,这会那药应该还在消化当中没这么快到达膀胱,时间在一点点过去,大概二十分钟左右王猛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色,双手死死抓着担架的木杆上,嘴里不停的呼气。

“你怎么样了?”我赶紧问了道。

“那家伙好像在我膀胱里动呢,涨的我好难受啊,快……快取个夜壶来,要尿了,啊~~。”王猛说着就叫了起来。

金婆婆扫视了周围后,在床底下发现了夜壶就给拿了过来递给了我,提醒我注意后她就选择了回避。

王猛突然从担架上弹了起来,夺过我手上的夜壶就跑到角落里去了,然后在那大叫着:“快给老子出来啊!”

很快我就听到了一阵撒尿声,王猛一边尿一边跟孕妇产子似的叫唤,就好像每尿一点都很痛苦,等他尿完后吁了口气就轰然倒地了,夜壶“哐当”一声摔在了地上,尿液洒了一地,冒着热腾腾的腥臊白烟。

王猛昏过去了,连裤子都没穿,我赶紧把他的裤子给扯上,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了小安咿咿呀呀的叫声,扭头一看那腥臊白烟里出现了小炮的身影!

小安这会正拍着手兴奋的跟小炮在交流着什么,小炮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这丝笑容让人觉得不再诡异,而是充满了温馨的感觉。

白烟里的小炮身影在变淡,最后随着白烟逐渐消散了,我运了下祝由气,连半点阴气也感觉不到了,小安也不叫唤了呆呆地看着地上的一滩尿。

“小安你跟他说什么了?”我好奇的问道。

“朋友,再见。”小安愣愣地说。

我露出了一丝笑容,王猛这会又醒了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虚弱的问:“生出来了吗?”

“嗯,生了。”我回道。

“呃~~。”我们露着一丝笑容再次昏过去了。

我把大家都叫了进来,屋内的尿骚味让大家都忍不住捏起了鼻子,得知小炮已经走了大家才松了口气。

金婆婆把小炮的骸骨还给了关老炮一家,在金婆婆的示意下唐莺给了关老炮一笔钱,接着我们也抬着昏迷不醒的王猛准备回帐篷营地了。

“我们也只能帮关老炮一家到这了,唉。”金婆婆感叹道。

“王猛还不醒,不会有事吧?刚才在外面听到他叫唤,就好像真的生孩子了似的。”阿洛担心的说。

“没事了,小炮已经不在他身体里了。”我点头道。

等我们回到帐篷的时候王猛也醒了,然后一下就坐了起来,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唐莺很是担心的问:“王猛哥哥你还难受吗?”

“不是啊,是肩膀上疼的厉害。”王猛龇牙咧嘴道。

“疼是好事,证明你已经彻底恢复正常了,我帮你简单处理一下伤口吧,躺下。”我示意王猛躺下。

我帮王猛把伤口处理了一下,给缠上绷带也就完成了,随后我们都疲惫不堪的休息了,第二天一早我们就看到王猛在帐篷外看着远处的山头。

我们出来一看原来远处的山上在举行葬礼,看来是关老炮给小炮举办的了,王猛脸上露着难以形容的表情,我好奇的问:“你怎么了?”

“唉,这个小炮好歹在我身体里呆了几天,是我把他生出来的,身为……你不会懂我心里的感受的。”王猛说着就钻进了帐篷收拾自己的背包。

“这小子体会到当母亲的感觉了,哈哈哈哈。”金婆婆双手叉腰大笑道。

“金姐,咱们该走了吧?”阿洛问。

“嗯,去猴子坟,我要会会那个唤猴人!”金婆婆凛然道。

“去猴子坟?不会耽搁时间吗?”唐莺问。

“不会,秦岭山脉西起昆仑,咱们穿过猴子坟在走十来天就能到达昆仑山脉的东边了,猴子坟是必经之路。”金婆婆说。

“我们快到昆仑山了啊?”唐莺喜道。

“到了昆仑山又是一个新起点了,到时候可不像现在还能看到这么多村子了,而且还有黄帝一族的人干扰,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啊,出发吧。”金婆婆说。

我们收拾好了东西开始走山路了。根据关老炮的说法,猴子坟他走了两天一夜,那是他有病在身,事实上我们到达猴子坟所在地的时候只用了一天,在当天晚上就到了。

我们在通向猴子坟的山坳口坐下休息了一会,阿洛说:“关老炮说后来他就找不到猴子坟了,是怎么回事?”

“八门遁甲布阵术!刚才一到猴子坟外围我就发现这里的树木都是按照术数八门方式排列,这个歹毒的唤猴人不简单啊。”金婆婆脸色严峻道。

“八门遁甲?”我嘀咕了句。阵向估亡。

“所谓八门即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遁甲就是隐藏的一个出口,也就是说猴子坟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有八个入口、一个出口,如果没有布阵之人的引领,进来出去都是很难的,关老炮一个世俗人想要找到猴子坟是不可能的,他能进来是唤猴人故意放他进去的,还记得咱们在湘西凤凰遇到的赶尸人张全吗?他是山术之人,山、医、命、卜、相为五术,这唤猴人不仅是养小鬼高人,还对命、卜、相三术非常了解,此人很不简单,咱们要格外的小心。”金婆婆沉声道。

“那咱们能绕过猴子坟吗?”王猛问道。

“这猴子坟是通向昆仑山的必经之路,也是近路,如果不走猴子坟那咱们要绕个大圈才能避开,这有何必吗?”金婆婆说。

“金姐,他这八门遁甲对人管用,对虫子管用吗?”阿洛问。

“同样管用。”金婆婆说。

“那怎么办?”我问道。

“唯一的办法就是破了他的阵法,幸好老娘对这些奇门遁甲阵法多少有点了解,过了这个山坳口就会进入八门遁甲的阵当中,待会你们跟着我,咱们背靠背的往前走,这样四面八方都能顾及到,一有动静马上就知道了。”金婆婆说着就站了起来望着山坳口。

这山坳口很弯弯曲曲,就跟一条大蟒蛇蜿蜒在地上,两侧的山体横长着树枝,暗夜的冷风从山坳里呼呼的吹出来,带着湿润的雾气,让人觉得寒意阵阵。

“走!”金婆婆压低声音喊了一声,我们马上背靠背靠成了一个圈,然后向山坳口缓慢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