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闯八门/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几个靠着进了山坳口,很快就进入了一片密林,在金婆婆的指引下我们又在密林里穿行,这密林看似跟普通的没什么区别,但仔细一感觉就能感觉出它的不对劲,居然听不到风掠过吹起树叶的沙沙声,也听不到虫兽的叫声,一片死寂,就好像密林里压根就没有活物一样。

我运起了祝由气感应了一下,也没有感应到有阴气。

“这林子里居然没有虫子。”阿洛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很显然他也用虫气试了。

“难道这林子里没有活物吗?”王猛端着枪紧张道。

“不是没有活物,而是被阵法给隐藏了,三尸烟雾就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这是死门!死门顾名思义死气沉沉,在五行之中属土,小心地下。”金婆婆提醒道。

我扭头看了下,她的藤筐里三尸壶正在往回缩烟雾,看起来金婆婆用三尸烟雾已经探清楚了。

我还没回过神来突然觉得脚踝像是被什么东西拽住了,低头一看吓得魂都快飞了,从地底居然伸出了一只手拽住了我!

“啊。”“呀。”王猛和唐莺同时惊呼了起来,我下意识朝他们看去,他们遇到的情形跟我一样,再一看我们所处的地方整个地面上都伸出了无数的手,在乱抓乱拽,恐怖的叫人头皮都发麻了。

“不要害怕幻觉而已,死门最擅长的就是利用这些死气制造结界,幸好我们有俞飞,祝由气剑开路!”金婆婆吩咐道。

金婆婆说完就转了个方向,我们组成的是个圈的阵型,她一转我们也跟着转,我运起祝由气剑,双手小指朝地上一挥,气剑划过之处那些手立即发黑腐朽,接着缩回地下,如此反复之后那些手全都消失不见了。

“小莺子,三尸沙尘暴,给我吹开弥漫在林子里的死气!”金婆婆又吩咐道。

唐莺立即合手念诀,三尸烟雾从金婆婆的藤筐里大量飘出,围绕着林子绕圈,卷起地上的沙尘和枯叶旋转,起初我们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可随着三尸沙尘暴以龙卷风般的威力旋转,树叶逐渐发出了沙沙的声音,林子里也传出了虫鸣鸟叫,等唐莺收了术之后这林子里立马就感觉到了生气。

“死门开了,继续往前,注意保持阵型,咱们一个也不能分散,独自一人陷入八门之中很难出来。”金婆婆说。

我们靠的更紧了,生怕被分开进入了八门之中,我们对这些阵法一点也不了解,如果离开了金婆婆就算有天大的本事都白搭。

金婆婆引领着我们继续往密林深处走去,过了没多一会我们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潮气袭来,林子里也起了诡异莫名的瘴气,有了刚才闯死门的经验,我们马上就知道这也是八门当中的一门了。

“这是哪个门?”王猛问。

“休门,休门五行属水,算是个吉门吧,以水的几种形态制造障眼法,气态的瘴气、固态的冰、液态的雨!”金婆婆说。

就在金婆婆话音刚落,我陡然觉得脚下动不了了,一股寒意突然顺着脚趾头一下就传导到了全身,低头一看,好家伙双脚上都结冰了,冰柱在向上延伸冻结着我们的身子,这会都已经冰冻到了大腿上了。

先前的经验让我们知道这很可能是阵法的幻觉,所以这次遇到这种变化的时候都没有大呼小叫。阵向鸟巴。

“金姐,被障眼法冰块冻住了,动不了,咋整?”王猛镇定的问道。

就在这时密林上方突然一个炸雷,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直接劈在了一颗大树上,大树轰然倒地冒起了白烟,倾盆大雨说下就下来了,哗哗的,瘴气在朝我们扑过来,全身上下都在淋着雨,那冰冻都已经凝结到了腰部,腰部以下都完全失去了知觉。

虽说是阵法的幻觉,可那冰冷刺骨的感觉却一点也不假。

“这哪是障眼法冰块,这是真的,那唤猴人改变了休门本来的吉凶,这是真冰!”金婆婆说。

“啊,你早说啊金姐!”王猛叫着就扭动着身子,拿枪托去敲冰块,只可惜这些冻结的冰块坚硬无比,根本无法敲碎。

“我也是刚发现。”金婆婆沉声道。

“土!”阿洛突然说了句。

“没错,五行相生相克,土是克水的,阿洛,这要靠你了。”金婆婆说。

金婆婆话音刚落我就看到地里突然冒出密密麻麻的小甲虫,阿洛已经在用痋术帮忙了,小甲虫推着米粒大小的土球朝我们爬了过来,小甲虫来来往往把土球堆在我们脚边,然后又一层层叠起土球,不一会我们就看到了惊喜的变化,土球似乎在吸水似的,把冰层的水都给吸收了,没一会我身体脚下的冰层突然开裂,开裂开始延伸,冰层上很快又出现了很多裂痕,随着“啪”的一声,冰层悉数碎裂脱落。

于此同时我看到另外一群甲虫在瘴气那边悄无声息就已经筑起了土墙,将瘴气隔离开了,别看这些小甲虫动作缓慢,推个米粒大小的土球也费劲,可它们集体行动的威力却大的惊人,这土墙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屹立在我们面前了,我不禁惊叹痋术的厉害。

阿洛继续念诀,那土墙又诡异的产生了弧度,那些小甲虫在以惊人的速度堆出一个土棚,不一会我们就被遮在了土棚下面,雨压根就淋不到我们了。

“哇,哇。”小安拍着小手兴奋的叫着。

阿洛这才收了架势,金婆婆盘坐下来说:“都坐下休息会吧,这八门遁甲阵法的休门是将附近空气中的水汽都运用了起来,不过吸收的水汽范围不会超出这片林子,咱们坐着耐心等一会,这阵法自然而然就破了。”

我们都盘坐了下来,雨还在下着,我们头顶有个小小的土棚一点都淋不到,地上周围也被甲虫挖出了排水沟,水也漫不到我们坐的位置,除了刚才带来的冰冻寒冷外,这个休门对我们没有造成威胁。

大概十来分钟后雨终于停了,地上的泥泞很快就被土层吸收了,几乎在片刻间就干燥了,我们出了土棚保持阵型继续往前。

“八门之中以死门、惊门、伤门最为凶险,开门、休门、生门威胁不大,杜门和景门有凶有吉,不过这只是一般情况下的看法,那唤猴人已经改变过阵法了,所以我们要更加留心了。”金婆婆说。

“我看休门比死门还厉害。”王猛揉着刚才被冰冻的双脚说。

“休门就算再怎么改也死不了人,顶多会把人弄的昏迷,只要顶过了水汽的寒意就行了,刚才死门要不是有俞飞的祝由气,咱们都过不去,一旦被那些鬼手拖到地下也就失去了七魄了,人看似还活着,但跟个活死人一样,幸好我们有专门克那些死气的正阳祝由气,所以才觉得这么简单,剩下的惊门和伤门两大凶门切不可掉以轻心。”金婆婆解释道。

“哦。”大家应了一声就继续走着。

我们又走了一阵子之后林子里突然就响起了猴子的吱吱叫声,抬头一看,在林子的树上蹲坐着大量的猴子正龇牙咧嘴盯着我们,仿佛随时都准备扑过来似的。

“猴门!”王猛颤声叫道。

“哪来的猴门!这是有凶有吉的杜门,杜门属木,这些猴子全是木气皮猴,是那唤猴人弄出来在林子里的把戏,猴子坟压根就没有猴子,这些皮猴只能在树上玩,会攻击人,但不能落地,只要我们对付了它们,这杜门自然就破了,很轻松。”金婆婆说。

“这么多猴子怎么破?”唐莺问。

“金克木!”我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