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五术俱全/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婆婆环视了一下四周,眼神一下停留在王猛的背包上了,说:“把包里金属的东西全拿出来,做成武器对付这些木气皮猴,它们遇金即破!”

王猛赶紧卸下背包,慌乱的倒了出来,里面的工兵铲、绳索上的爪钩、小匕首什么的一下就成了武器,我突然想起我的医药箱里也有很多金属器械,于是全都给倒了出来,我正打算找趁手的拿在手上,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猴子的叫声,扭头一看,一只猴子已经四肢张开朝我扑了过来,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在地上抓了一把手术刀飞了过去,手术刀插中了猴子的肚子,猴子也不流血,只是突然像是消了气的皮球一样缩小,接着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定睛一看果然是只皮猴,皮猴上有沾染着血迹,这恐怕是那唤猴人施的法了。

还没等我回过神,大量的猴子突然吱吱叫着就从天而降一起朝我们扑了过来,那阵势看着非常吓人。

金婆婆赶紧把我拉起重新组成了圆圈阵,我们手上各自拿着五花八门的金属武器,我双手都拿了手术刀,就连小安手上也拿了一把小匕首。

幸好知道金克木的道理,如果不知道这个道理恐怕这些猴子确实难以对付,关老炮说过曾经有人来过这,尸体都被抓的皮都不见了,恐怕就是这些木气皮猴干的。

这些木气皮猴看似凶残,可在金属武器下却不堪一击,等它们接近我们的时候,只要被金属一碰,立即就跟刚才那只木气皮猴一样变成了一张皮飘落在地,眼看猴子就要被我们杀光了,就在这时他们都蹲在树上不动了,全都扭头看向了另一边。阵反坑圾。

我们顺着木气猴子看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老头从树林上方飘落而下,他的衣襟随风舞动,犹如神仙下凡似的慢慢降落到了地上,看他样貌果然跟关老炮说的很相似,道骨清风就跟太上老君似的,只是胡子没那么长。

老头的肩头上还蹲着一只小猴子,这会正对着树上其他的猴子发出吱吱的叫声,那些猴子听到叫声马上就抓着树枝晃动,跳跃着跑了。

“你们一开始就闯进了死门,却轻松就过了,想不到连我改良过的休门也闯了过来,还到了杜门伤了我的皮猴,我在这猴子坟中住了百来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们这样的人。”老头捋着胡子说。

“你就是那个拿极阴之子养小鬼的唤猴人?”金婆婆上下打量了下老头道。

“看来你们已经了解是怎么回事了,这是来替关老炮讨回公道吗?”唤猴人扬了下嘴角说,一副很不屑的样子。

“关老炮那是咎由自取,替他讨什么公道?我们是来替小炮讨回公道的,你把他害死了,还让我被他缠了身!”王猛端起枪叫道。

唤猴人侧身对着我们也不说话,金婆婆厉声道:“你看似道骨清风,可骨子里却如此阴邪歹毒,明知龙婆学你的术是为了报仇,你还教给她禁术,让她去残害村民,把自己的青春也搭进去了,不仅如此,你为了养出极品小鬼还害了一个即将出生的孩子!”

唤猴人扫视了我们一眼,转过了身来说:“诸位似乎与我颇为有缘啊,连那女人居然也跟你们有牵连,不过你们未免这闲事也管的太远了吧?从陕西都管到甘肃来了,敢问诸位,若这鬼婴被那些村民杀害,你们是否会替他报仇?”唤猴人说着就指向了小安。

小安趴在竹篓边沿,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唤猴人,突然骂了句:“怂货!”

唤猴人这话确实把我们问住了,如果有人伤害了小安我们肯定会为他出头。

“我再问你们,若是你们是关老炮,那道人命算术题你们会怎么做?”唤猴人又问。

他的话再次把我们给问住了。

“这不就对喽,你们犹豫就代表根本就没有设身处地的想过他们的处境,我只是告诉了那女人人身鬼壶的禁术,又没有教她练,是她自己满怀仇恨练成了禁术,与我何干?我满足了她报仇的欲望,不让她带着仇恨痛苦的过一辈子,难道这也有错吗?我替关老炮解决了极阴之子,他也就不会被极阴之子拖累了,即便关老炮死了,那娘仨也不至于被极阴之子拖累,你还怕她们活不下去吗?这又何错之有?难道你们非要看到极阴之子顺利出生,然后阴邪一生,害的关老炮一家不得安宁,非要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吗?”唤猴人又说。

这唤猴人的一席话句句有道理,一下就把我们给说的动摇了,他的话就好像有某种魔力似的,让我们只想着他的话,连自己思考的能力都丧失了。

“我呸,好一张伶牙利嘴,难怪关老炮也着了你的道,不过你最厉害的可不是这张嘴,而是你的金匮导引术,催发体内金匮真气,让你说出的话中带着真气,从而达到催眠导引的效果。”金婆婆大声道。

唤猴人的脸色变了一下,但马上就恢复了镇定说:“想不到居然有人认得我的术,你是何人?”

“我是你姑奶奶。”金婆婆双手叉腰道。

唤猴人脸色又是一边,上下打量了金婆婆一眼道:“老气横秋,体内气息沉淀足有七八十年了,好一个驻颜高手啊。”

“催眠?他刚才那是催眠吗?”我愣了下。

“确实,跟你的祝由催眠原理一样,也是以特殊音阶的咒语使人的脑神经产生共振,刚才他说的一番话里已经悄无声息将音阶咒语融入了进去,比你的祝由催眠练的到家多了,能够悄无声息就融入说的话中,他这是脱胎自张仲景《金匮要略》里的导引术,敢情你也是医道中人,又懂属于卜、命、相的八门遁甲布阵,还会山术的养小鬼,你可真是个山、医、卜、命、相五术俱全的人啊,五术向来都是互不外传,看起来你可费了不少功夫啊,如果猜的没错,你在这里是为了躲避他们的追杀吧?你这五术全是偷学来的!”金婆婆厉声道。

“啊哈哈哈哈。”唤猴人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笑声在林子里回荡叫人发毛。

“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有清风道骨的面貌,相门的易容术玩的不错啊,小子!还不撕开你的面具把你的嘴脸露出来,让你姑奶奶看看到底有多歹毒阴险!”金婆婆扬着嘴角说道。

我们几个都喘着气看着唤猴人,我们都见识过山术赶尸匠张全师傅的厉害,光是山术就非常厉害了,可金婆婆却说眼前这个人会五术,那岂不是非常难对付了?!

我正喘着气看着唤猴人,这唤猴人脸上出现了愠怒的神色,只见他双手拇指和食指捻起,分别放置于自己的太阳穴,随后我们便看到他从两边的太阳穴里分别拔出了两根细长的针灸针!

这一幕看得我们心惊无比,只见他这两根针拔出后,眼皮顿时塌陷,眼角一下就倾斜了下来,一双清朗明目突然变成了一双老鼠眼!

我们还没反应过来,他又把鼻子和嘴巴附近的针也给拔了出来,霎时唤猴人的五官开始诡异的扭动,鼻子慢慢的歪斜塌下去,嘴角也开始歪曲,脸上的肌肉在扭曲变形,等他彻底把针灸针拔出的时候,我们顿时咽了口唾沫,这人从清风道骨的样貌一下就变成了一张歪瓜裂枣贼眉鼠眼的样貌,真他妈要多丑有多丑,看着要多歹毒就有多歹毒,我还从来没见过长成这样丑陋歹毒的样貌,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个坏人!

小安立即用小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然后缩进了竹篓里不出来了。

“妈的,好丑啊。”王猛目瞪口呆道。

“对嘛,就应该以真面目示人,就你这种偷学别家奇术的败类,应该是五术中人一起追杀的对象,今天我们医道中人就代表五术清理门户了,给我摆开阵势!”金婆婆厉声道。

我们几个立即从圆圈阵型一起散开站成了“一”字阵型,准备对付这个唤猴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