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张仲景后裔/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这只紫色蝴蝶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长发飘飘,长相比女人还柔美的男人,司珩!

我赶紧转头看去,顿时被看到的一幕惊呆了,只见每一颗流星气上都附着一只紫色蝴蝶,蝴蝶在不停的扇动翅膀抵御着流星气,流星气被紫色蝴蝶抵御的无法朝我们飞过来了,无论唤猴人双手上转出多少流星气,总有蝴蝶飞过去抵御。

满天的蝴蝶扇动着翅膀伴着黑色的流星气,树林里顿时出现了无比瑰丽震撼的一幕!

“真的是他来了。”我嘀咕了句。

“咦,怎么还没中黑流星?呀!”唐莺也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这一幕,随后大家都睁开眼睛看到了这一幕,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没想到这家伙又回来了,速度可够快的啊。”金婆婆也松了口气。

“是那个不男不女的!”王猛惊呼道。

“看来我们不用这么快死了。”阿洛说。

“不过被这家伙救了一命,欠他人情总感觉怪怪的,他是敌人才对。”金婆婆说。

“黑袍人要我们找外经神石,不会让我们死。”我说。

“管他的,反正不用马上死了,能活一分钟是一分钟。”王猛说。

“你还有脸说,刚才不是你莽撞的开枪,那丑人早就死了,又怎么会搞出这么多事,还搞的欠蚩尤一族守护者人情!”金婆婆横了王猛一眼。

王猛瘪了瘪嘴自知理亏就不说话了。

唤猴人的脸已经萎缩的只剩下一张皮了,压根就看不出现在是什么表情,只听他环顾林子大声道:“是什么人藏头露尾的多管闲事?!”

“喂喂喂,你这个死人小心别搞死我漂亮的蝴蝶。”一个声音从树林上方传了过来。

我们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黑袍人双手抱在胸前站在树干上,他的长发在风中飘舞,那张脸庞在夜色下看着格外的俊美,他的肩上停着大量紫色蝴蝶在微微扇动翅膀,果然是司珩这个家伙。

“嘿。”司珩得意的朝我们一扬嘴角,随后展开身法从树上一跃而下,长发飘舞,蝴蝶绕身飞舞。

“哇,好漂亮的男人啊。”就连一向本本分分的唐莺也被吸引的不由自主发出了一声惊叹,脸上也露出了一副少女怀春的样子。

“唐莺你怎么会喜欢这样不男不女的男人呢?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王猛咽了口唾沫说。

“我什么时候说喜欢他了,美男子看看也不行吗?我才不喜欢他呢。”唐莺说着就含情脉脉的看向了我。

“你是什么人?胆敢阻止我杀他们!你这蝴蝶又怎么能抵御我的阴气星平会海!”唤猴人厉声道。

“真是孤陋寡闻,不过我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都无所谓了,反正你拦了他们的去路我就得出手,至于蝴蝶嘛告诉你也无妨,这些紫色帝王蝶是喂养我的金刚界气,抵御你的什么阴气星平会海轻松的很,哼。”司珩得意道。

“金刚界气?你是密宗的人!”唤猴人提高了嗓音。

“算你还有点见闻。”司珩说。

我听到司珩说金刚界气突然想起了金婆婆说的一番话,在大慈恩寺大雁塔边我们对付译伽的时候金婆婆说过密宗极其庞杂,但主要分为杂密、胎藏界、金刚界三部分,那黑袍面具人修炼的胎藏界气属于理性的气,跟祝由气属于同类的正阳气;译伽使用的杂密界气就完全属于阴邪气;金刚界气属于智慧的气,属于正邪两者并存交融的气,眼前这个司珩使用的就是正邪两者并存交融的金刚界气,正邪也可用阴阳来形容,难怪这家伙也长的不男不女的。

虽然跟司珩碰上好几次了,可一次也没见他出手,不知道他这金刚界气又有多厉害呢?

“密宗的术一直都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当年想学密宗的术还偷偷进了西藏探密宗总坛,结果被人发现狠狠教训了一顿,也好,新仇加旧恨一起解决了,让我也见识见识密宗的高深之术!”唤猴人叫道。

“哼,密宗的术岂是你这种人配学习的?想见识密宗的高深之术可没那么容易,你当我傻啊,你都打不死我还跟你出手,岂不是白费力气?哈哈哈。”司珩大笑道。

“哼,胆小如鼠,不过你能不出手吗?我攻击他们看你出不出手!”唤猴人道。

“喂喂喂,那个一直跟踪我来这的还不快出来?你找的人就是这具干尸吧?我看你跟的挺紧的,身手不差,赶紧出来吧躲什么躲。”司珩朝着树林里扫了一眼说。

我有些诧异,还有人来了?我们全都朝司珩扫去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个男人从树林里慢慢走了出来,这男人长着一脸的络腮胡子,看着非常眼熟,我挠了挠头仔细想了想,不过一时半会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倒是他好像认出我来了,看着我突然露出了怪怪的表情,笑道:“咦,小兄弟你怎么在这里?咱们还挺有缘的。”

大胡子男人说着就径直朝我走了过来,阿洛他们诧异的看着我。

“你小子认识的人还挺多的啊?”金婆婆也诧异了。

“我……我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了啊。”我有些尴尬的说。

大胡子男人走到我身边突然把手伸进了怀里,金婆婆脸色一变赶紧将我护住了,大胡子男人笑了下说:“不用怕。”

说着他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放大镜,看到这个放大镜我一下就想起在哪里见过他了,居然是他!

上次在伊川的时候华超带我去过一个地下室,我刚进地下室一个大胡子男人就拿着放大镜在我身上左看又看,还说我脸色黑而无光什么命门火熄,如果不排除体内的阴气不久就会一命呜呼,听华超介绍他是古代哪个神医的后代我给忘了,不过大家都管他叫老张。(想不起来的可回看第22章)阵广吉圾。

“小朋友,你好厉害啊,体内的阴气看样子早就没了,而且还多了一股正阳气,多年未见过这么正阳气的气了,不会是祝由气吧?”老张收了放大镜问道。

这个老张应该没有恶意,于是我就点了点头。

“嚯,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连这么纯正的祝由气都学到了,我想问问……算了,问了也白问,能学到这种祝由气的一定是上古医家的后人,咱们是同道中人啊,各医家的密学我也不方便多问,对了,你有没有兴趣加入神医协会啊?华兄死了以后我现在是会长了啊。”老张说着就要拉拢我进那个神医协会。

“张叔叔你好像忘了正事了啊。”我尴尬的指了指对面那个唤猴人。

我已经猜到他可能是为了唤猴人而来的,金婆婆说唤猴人也是医道中人,所用的气是金匮真气打底,还有他的导引术,全都是演化自张仲景的《金匮要略》,眼前这个大胡子姓张,十有八九就是张仲景的后人了,也就是说唤猴人有可能也是姓张的,大胡子老张今天是来清理门户的!

老张回头看了唤猴人一眼,冷哼道:“我找了他很久了,今天要不是感应到这里有金匮真气散出,还真不知道他躲在这里,咱们先来聊聊你成为会员的事,现在我做了会长,吸纳会员发展神医协会是我的责任啊,收拾他等一会在说,我们这个神医协会旨在相互交流,不交纳会费……。”

“他很厉害的。”我赶紧打断了他,都什么时候了他还要吸纳会员。

老张见我这么说终于收了收了声,脸上露出了严峻的神色说:“那好,等我收拾了他咱们在聊入会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