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神医玉牌/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张转过了身来对着唤猴人,沉声道:“人不人鬼不鬼的还厉害个屁,学的太杂了,我们张家怎么出了这么一个败类,按辈分论我还得叫他一声太叔公,我呸,真他妈操蛋。”

“操蛋!”小安瘪着嘴泪眼朦胧还不忘跟着学了一句。

“敢情是正统的张仲景后人来清理门户了啊,失敬失敬。”金婆婆拱手道。

“幸会幸会,敢问女侠是?”老张也拱起了手。

“赶紧清理了门户吧,有空咱们再聊,他的炉鼎之身很厉害。”金婆婆说。

“之所以厉害那是因为没遇到克星,他这炉鼎之身的阴面精气神唯有阳面的精气神才能克制,而他阳面的精气神就是金匮真气,金匮真气是我们张家的绝学,我乃张家正统传人,这金匮真气自然最为纯正,有我在他还不乖乖束手就擒,哼。”老张得意的扬起了嘴角。

“那我可收了蝴蝶了啊?”司珩道。

“女侠你尽管收吧,多谢你仗义出手。”老张大手一挥说道。

我们朝司珩看去,只见他脸色涨红像是要气炸了,咬牙切齿道:“我是男的!”

“是男的啊?哎呀对不起啊大侠……。”老张尴尬的挠了挠头。

“气死我了。”司珩气呼呼的说着就收了蝴蝶,然后又跳上了树坐着了。

他这一收蝴蝶那些黑色流星气立马又袭来了,我们几个赶紧退到了后面去,只见老张大义凛然,面不改色的对着流星气,身子周围突然凝聚起一层橙色的光晕,这光晕让我们感受到了一股温暖之气。

“这才是正宗的金匮真气。”金婆婆嘀咕了句。

老张的金匮真气光晕在扩大,很快就在身前形成了一道屏障,那些黑流星气撞在上面像是一下就被吞噬了,没一会所有的黑流星气就全都消失不见了。

“你是张家哪一脉的后人?你身为张家人居然阻拦我杀外人?”唤猴人沉声道。

“跟你这种张家败类有什么好说的,偷学奇术成了各家公敌,简直辱没先祖张仲景的盛名,这些年来我们张家连头也抬不起来,就是因为有你这个败类存在,秦岭一带的张家后人感应到了山中的金匮真气,特告知我前来收拾了你,如果不把你铲除了张家就无法在医道上立足了。”老张厉声道。

“哼,张家后代是一代不如一代,虽然你的金匮真气是我的克星,但你刚才所展现的金匮真气根本不到家,能不能收拾我还是个问题。”唤猴人龇牙道。

“哦,是吗?”老张说着就双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用指尖对着唤猴人了。

“气剑?”我嘀咕了句。

“金匮气剑,道理跟你的祝由气剑一样,不过刚才那怪物说的没错,大胡子的金匮真气确实没练到家,如果就这样应该对这怪物的作用不大。”金婆婆皱起了眉头说。

“我看他信心十足的样子,应该有把握吧。”阿洛说。

“先看看情况再说,实在不行小莺子和阿洛出去帮忙。”金婆婆说。

“啊哈哈哈,就凭这种气剑能伤得了我?”唤猴人不屑得笑道。

“喂喂喂,大胡子,我可帮你忙了啊,我用金刚界气封印住了他的行动,能不能搞死他就看你了啊。”司珩在树上说。

唤猴人下意识的低头一看,果然他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几只紫色蝴蝶,蝴蝶停的位置好像都是在关键的穴位处。

“哈哈哈,你以为封住我的行动就行了吗?就这小子的金匮真气压根就伤不到我,顶多能化解我的术,哼!”唤猴人不屑道。

老张也不搭理他开始了运气,金匮真气很快就凝聚到了食指和中指的指尖,眼看就要挥出了,就在这时他突然挺了一下胸,怀里的放大镜突然飞了出去,被金匮真气托住挡在了指尖前。

“啊,原来是这样!”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这就是一个普通的聚焦原理,小时候我和王猛还一起玩过拿放大镜聚焦阳光烧枯叶呢,老张这会就是要把气通过放大镜聚焦发射出去,那气顿时就能聚焦成一道细线,那威力可说是增强了很多倍,用来切割铁板也不在话下,我还以为这放大镜只是他拿着看病用的,原来还有这么一种特殊的作用,几乎瞬间就能提升他的战斗力了!

“聪明,能力不够智慧来凑。”金婆婆也赞许的点了点头。阵杂匠圾。

老张将金匮气剑对着放大镜就发射了出去,气剑穿过放大镜之后立马聚焦成了一条极为亮的细线,眨眼之间就击中了唤猴人,唤猴人被司珩控制住了行动,猝不及防一下就中了金匮气剑,气剑穿透他的身体一下就击中了后面的大树,大树立即断裂轰然倒地,于此同时唤猴人身上仿佛有金匮真气在游走,没一会他身上就响起了密集的爆炸声,炸得唤猴人皮开肉绽,连那已经萎缩的内脏都被炸的满天飞,唤猴人呆呆地看着我们最后再次轰然倒地了,这一次他应该是彻底起不来了。

“哈哈哈,有点意思,放大镜都玩上了,这就是轻敌的下场,任务完成撤退,找地方喂蝴蝶去了,害我要招这么多蝴蝶……。”司珩说着就跃进树林消失不见了。

“这个不死的怪物这么简单就给收拾了?”王猛诧异道。

“这就跟俞飞治病一样,只要对症下药马上就搞定,能力越强破绽也就越致命,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金婆婆说。

老张收了放大镜揣入怀中,又过去弄断了唤猴人的骨头,然后他把骨头分拆了用布包起来。

我们靠了过去,我好奇的问道:“张叔叔你这是干什么?还替他收拾骸骨?”

“我呸,我才没那么好心,我这是要带着他的骸骨去登门道歉呢,这家伙毕竟是我们张家的人,偷学了各家的奇术总要给人家一个交代,真是屁事多连累我们这些后人啊,我要去恢复张家的名声。”老张说。

“多谢老兄出手相助啊,不然我们就死定了。”金婆婆拱手道。

“我谢你们才对,要不是有你们我们张家也找不到这个败类,总算了却了张家的一件大事,这个人是我们张家清朝就出的叛徒,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我们追杀的对象,我爷爷那一辈就开始追杀了,唉,到我这一代总算是完成了祖上的遗愿。”老张叹气道。

“这么说他确实有一百多岁了?”王猛吃惊道。

“他练了这么多的邪术能一直活着也不稀奇,他那张丑脸就是因为想活的长一点所造成的反噬,我就说人怎么可能长的这么丑,跟个怪胎似的。”金婆婆说。

“看!”唐莺叫了起来。

我们回头看去,只见那些木气皮猴全都成了一张皮,轻飘飘的从树上落下,木气皮猴全都是唤猴人拿自己的血施术弄出来的,他一死这些木气皮猴自然也就死了。

老张生起了一团篝火,我们围坐到了篝火边,老张自我介绍了起来,他名叫张中磊,如今不仅是张家金匮真气的正式传人,还是神医协会的会长,老张开始夸夸其谈,说来说去就是游说我加入神医协会,我还跟他说了李时珍后人李大嫂的事,老张听后愤慨不已,并说自己一定将严格看管协会会员。

我实在无法拒绝老张的盛情相邀,但又不知道该不该加入,最后金婆婆替我拍了板说:“一个组织难免出个把败类,但不能一棍子打死,我相信以张兄的能力必定能将协会管理好,实不相瞒,俞飞乃是上古神医俞跗的后代,有他加入你们的组织必定能给组织带来贡献。”

老张惊讶的看了看我,激动不已的跟我握起了手。

“我同意他加入神医协会了。”金婆婆说。

“既然金姐也答应了,那我就加入吧。”我只好答应了。

“太好了,那就先这样说了,我看得出来你们有要事在身,我也不便多问了,以后你就正式是我们神医协会的会员了,哈哈,连俞跗的后人都加入了,协会真是蓬荜生辉啊,一旦我们的会员有麻烦,其他协会会员就会出手相助,你拿着这个,这个是我们协会的玉牌,见玉牌就知道是协会的人了。”老张说着就掏出了一个小玉牌塞到我手上。

这玉牌只有硬币大小,是拿上好的玉石打造,镂空花纹,手工精美,上面还有一个繁体的“医”字,我将玉牌收好后老张便说有要事在身急匆匆的走了。

望着老张急匆匆的离开我小声问道:“金姐,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加入什么神医协会,那协会里的人看着个个都很奇怪。”

“你懂个屁,日后有了他们的帮助我们途经各省也有个照应,而且他们的力量也不小,没准日后还能利用起来对付敌人,俞飞,我给你个任务,以后要在这个神医协会里站稳脚跟,必要时把神医协会会长的位子给抢过来坐了。”金婆婆扬着嘴角道。

“啊?”我吃了一惊。

“成了会长那么你就有更大的权力对他们发号施令了,所以加入这个协会不是什么坏事。”金婆婆说。

我从怀里摸出了玉牌愣愣地看了起来,虽然我对金婆婆的话一知半解,但她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如果我们一路上都有神医协会会员的帮助,那确实会受益不少,我也不多想了,重新收起玉牌就跟大家去收拾满地凌乱的手术器械,准备上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