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恐怖沼泽/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梦魇。”老蛇眉头不展道,接着站了起来双手背后道:“我可没老叶那么仁慈,讲什么兼爱,如果不杀了他们到时候一起对付光靠我们这几个人可应付不了,何况现在还有黄帝一族的人在搅局,你也看到了黄帝一族那两个人有多难缠,形势相当严峻。”

“那上次你碰上那个司珩怎么不杀了他?”金婆婆问。

“那个不男不女的还有利用价值,这一路上他不也让你们受益了吗?”老蛇扬着笑说。

“这倒是,在猴子坟那会要不是他出现我们都死了,对了,白石山上这个蚩尤一族守护者是谁?”金婆婆问。

“上次在虫谷有一件事我和老叶没有跟你们说实话,其实有一个对手是我们两个人合力才将他打成了重伤,结果还让他逃走了,这是我的奇耻大辱!不过我的毒蛇已经记住了他的味道,所以我也找到了这里来。”老蛇愤然道。

“有这么厉害?!居然要你跟叶墨哥哥两个人联手?”金婆婆凝神道。

“他能力确实是有的,但未必在我和老叶之上,主要是不了解他的套路,我和老叶联手也占不到便宜,他的界气套路非常古怪,不是中原一代的气也不是西域密宗的气,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界气,我在这里也是想等你来,你们金家搜集了许多资料,而你饱览全书又是一本行走的百科全书,所以想让你帮我看看他到底属于什么套路的,这个人恐怕是蚩尤一族守护者里除了独眼老头和面具人之外的第三大高手,如若不把他先除了,那日后我们肯定会更麻烦,难道真要把外经神石拱手相送给蚩尤一族?”老蛇说。

“当然不是了。”金婆婆说。

“这不就对了,我们搜集齐外经神石的目的首先是要救回那个姓华的小妮子,同时咱们也要夺回外经神石,外经神石在他们手上那后果就很严重了,如果不早一点做点什么……。”老蛇话还没说完就被金婆婆打断了,金婆婆说:“你说的有道理,白石山离这里有多远?”

“不远,十来公里吧。”老蛇说。

“那我们现在就去探探他的底。”金婆婆说。

“好,不过你的孩子们好像全都听到了。”老蛇说着就冲我们看来了。

“起来吧别装睡了,这山洞回声这么大,小声说话也能把人吵醒。”金婆婆说。

大家一个个都坐了起来,敢情不是我一个人在偷听。

“要去一起去吧,你们留在这里我也不放心,这里毕竟不比中原地区,碰上语言不通的万一出事也不好,而且他们也有一定的战斗力了,兴许能帮上忙。”金婆婆说。

我们赶紧从爬了起来打算跟金婆婆一起去,老蛇看了我们一眼说:“带这么多人太惹眼了,俞飞和那个蚩尤后裔来就行了。”

“蛇叔,我叫阿洛。”阿洛脸色有点不自然的说。

老蛇始终对阿洛有偏见,不过他指定要阿洛去也就是肯定了他的能力,或许老蛇只是表面上拉不下脸来跟阿洛亲近。

“太好了,我还没睡够呢。”王猛打了个呵欠又躺下了。

“你们两个和小安留下来可要小心点。”金婆婆叮嘱道。

“明白了师傅。”唐莺点了点头就要把藤筐卸下交给金婆婆。

“我已经正式传授给你了,就不要还给我了,现在我反正也用不上了,你带着可防身。”金婆婆伸手阻止道。

我、阿洛、老蛇、金婆婆随后便下山了,在老蛇和金婆婆的带领下,我和阿洛几乎是展开身法利用体内的气才能跟得上他们的速度。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们才来到了白石山下,白石山孤峰傲立,山顶上白雪皑皑,山腰和山脚下的积雪基本都融化殆尽了,不过偶尔还能看到少量的积雪。

老蛇在一条毒蛇的带领下往山上跑去,金婆婆紧随其后,我和阿洛实在追不上了,只好停下来休息了,金婆婆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你们慢慢跑不要紧,阿洛一会用虫子就知道我们在哪了。”

我和阿洛坐下休息的时候,阿洛突然问道:“俞飞,蛇叔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我知道我的身份……。”

“阿洛你想多了,蛇叔这个人就是这样,其实我觉得你跟他还有相同之处呢,都是敌我分明,蛇叔只是接受不了你的身份,但对你这个人应该没有意见,而且我觉得他还很肯定你的能力,不然也不会把你带来了啊,你是我们队伍中不可或缺的力量。”我拍着阿洛的肩膀打断了他的话。

“但愿吧。”阿洛这才点了点头。

“走吧,呆会赶不上蛇叔和金姐了。”我说。

阿洛赶紧拿出痋虫笛召唤来了虫子在前面带路,我们跟着虫子深入了白石山的林子里,白石山的林子不像秦岭山脉上的林子,地上积着厚厚的枯叶,枯叶下面都是被雪水浸得很泥泞的土层,踩下去鞋子虽然不会漏水,但那寒气隔着鞋子就能传导进来,很快我的双脚就麻木了,幸好这是蛇叔给我们准备的短皮靴,如果换做以前穿的鞋子压根就无法进入这样的林子。

我们跟着虫子走了好一阵也没见到老蛇和金婆婆的身影,越走越觉得不对劲,阿洛突然停了下来伸手拦住了我,说:“不对劲,这片林子人迹罕至,根本就没有什么人走过,如果蛇叔和金姐真的从这里走过怎么没有鞋印?”

阿洛这一提醒我也醒悟了过来,环顾四周,除了我们走过的鞋印外根本就看不到其他鞋印。

“你的痋虫是不是找错方向了?”我盯着地上那些虫子说,地上虫子组成的线仍在不住的朝林子里指引,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和阿洛背靠背环顾四周,林子周围全是光秃秃的树,偶尔能看到一两棵树上挂着几片枯叶在寒风中飘动,在月色的映照下这些光秃秃的树枝树干犹如鬼手一般叫人心惊胆战。

这片林子给了我一种诡异的感觉,阿洛看了看虫子赶紧吹起痋虫笛,不过他越吹这些虫子好像越往前爬,压根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阿洛脸色严峻的看着虫子收起了痋虫笛,然后直接用合手念诀的方式来控制它们,但依然没用!

我都能感觉到阿洛的呼吸紊乱了。

“怎么回事,虫子都不听我的了。”阿洛喘着气说。

“这林子有问题。”我沉声道。

就在我的话音刚落,脚下的土层突然松了一下,双脚立即开始往下陷去,越想拔脚陷得越快!

阿洛也遇到了相同的情况,我赶紧示意阿洛不要乱动,我们俩这才停止了挣扎,不过这时候我们的双脚已经陷到了膝盖处,冰冷刺骨的雪水都灌进了靴子,脚立刻就没了知觉。

“这是沼泽地!”阿洛紧张道。

我施展了下祝由气想感应下这林子是不是有怪异,不过我这一施展立马觉得不对劲,祝由气压根就施展不开,这让我吃惊不小,不过我在施展祝由气的同时,脚上似乎感觉到了一股气,这气好像是从灌进靴子的雪水里直接渗入体内的。

我一个惊颤突然明白了虫子为什么不听阿洛的使唤了,是有人在这片沼泽地里注入了气,这气直接让虫子不听阿洛的控制了,同时我们的双腿陷入其中,也通过泥层进入身体,封锁了我们施气的关键穴位!

“虫气也运不了了。”阿洛也发现了这一点。

我们就这么陷在沼泽里环顾四周,身体里的气又运不了,这让我们对这林子和这片沼泽地产生了恐怖的感觉。阵双司圾。

“现在怎么办?”阿洛问。

“一定是蛇叔说的那个蚩尤一族的守护者干的,这沼泽的泥层和雪水里都有气!”我喘着气说。

我们正说着前面十来米处的一堆枯叶突然动了一下,这让我和阿洛同时朝那里看去了,我和阿洛都很清楚一点,这绝对不是风吹过造成的,而是沼泽地里有什么东西!

我们的呼吸突然加速,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了,我们一动不动定睛看着那里,突然那堆枯叶又动了一下,接着开始如同心脏一样有节奏的动,沼泽地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泥而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