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古怪男孩/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将发现的情况告诉了金婆婆和阿洛,阿洛诧异的问:“这有可能吗?”

“我只是按照刚才试验的结果猜测的。”我说。

“我也注意到刚才那孩子的嘴唇龟裂起皮,马鹿骨头上全是油腻,吃了嘴上肯定有油,可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吃过东西,而且我们明明都听到了一阵疯狂的啃咬声,奇怪了。”金婆婆纳闷的摸着下巴说。

“他的肚子上有嘴巴。”我愣愣道,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闪过了我的脑海,虽然很难以置信,但就刚才的情况来分析确实是这样的,我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这么一说阿洛和金婆婆都愣了一下,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他们还没问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山洞外就传来了一阵骚动。

我们三人跑到山洞外一看,发现村子里好像出事了,到处都是火光,有手电的光,有火把的火光,还有油灯的微弱油光,村民们好像都在朝一个地方聚集似的。

“不会是冲着我们来的吧?”我小声道。

“不像。”阿洛说。

很快村民们就全聚集到了山脚下,离我们并不远,我们下意识的蹲了下来朝山脚下看去,只见村民们个个凶神恶煞,手中还持着木棍、马刀等武器。

“咩~~。”羊叫声突然传了出来。

我们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脏兮兮的男孩怀里抱着一只小羊羔,此刻他正缩在角落里害怕的瑟瑟发抖,这男孩就是刚才偷吃我们剩下的马鹿骨头的男孩!

“我们吃剩的骨头压根就填不饱肚子,看情形他像是偷了小羊羔啊。”金婆婆皱眉道。

“金姐,这些村民看着好凶,会不会活活把那男孩打死啊。”我担心道。

“不好说,村里民族情况复杂,有些民族对于偷东西这类行为惩罚是很重的。”金婆婆说。

“咱们要救他吗?”我问。

“先看看情况,不然没搞清楚状况就去救人,会惹得一身骚。”金婆婆说。

我们只好按兵不动先看着了,我也看清楚了这些村民中各色民族的人都有,对于偷东西这事所有民族都一样痛恨,此刻他们几乎是同仇敌忾,怒目圆睁瞪着男孩,那男孩吓得缩在地上瘪着嘴都快哭了,可他手中却紧紧抱着那只小羊羔,这让我更加好奇了,这种情况下小偷的选择肯定是先扔了脏物,然后求饶,可男孩没有这么做,而且他的举动和他的表情非常不搭。

“有点反常啊。”阿洛嘟囔了句。

“又是哲尔法这个怪物!”一个村民突然叫了起来。

“哲尔法你居然干出这种对不起真主的事,你不配做真主的仆人,你不是我们民族的,这次我要严惩你!”一个长着山羊胡子戴着小白帽的老者厉声道。

“有点麻烦了,这孩子是个回回,古兰经里对惩罚本民族的小偷是很严重的。”金婆婆道。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难道他们还用古兰经里的方式惩罚小偷?”我好奇的问。

“你看看这村子,不仅偏僻还闭塞,离真正的文明社会远的很,不排除这个可能性。”金婆婆说。

“我觉得应该把他的手剁了,看他还敢不敢再偷东西!”一个村民附和道。

我心里抖了一下,这动不动就要剁手,确实残忍了点,不过是偷了一只小羊羔而已,况且这男孩也情有可原,他是因为肚子饿急了才偷东西,不然他不会连马鹿骨头也啃了。

此时那叫哲尔法的男孩慢慢站了起来,伸出手指着刚才那个带小白帽的老者喊道:“哈塔米,你有什么资格代替真主惩罚我!你不配,当年我父母只不过是做错了一点事,你就把他们赶出了村子,现在生死未卜,害得我无家可归放逐大山,亏你还是执掌清真寺的阿訇!你才不配做真主的仆人!”

我们几个几乎同时急促的喘了下气,因为我们看到了极为古怪的一幕,男孩虽然在大声说话,可他的嘴压根就没有动!而且脸上的表情也是唯唯诺诺的,连看都不敢看那叫哈塔米的老者,脸上的表情和肢体的动作极为不协调,非常诡异。

“腹语吗?”阿洛嘀咕了句。

“不像是腹语,腹语发出来的声音跟用喉咙说话的声音是完全不同的,这是喉咙发出来的声音。”金婆婆说。

我下意识的运起了祝由气去感应一下,不过并没有感应到阴气,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了妞妞和了尘大师,难道这男孩体内也寄生着一个高人元神?在加上他刚才用诡异的状态趴在地上吃东西,难道肚子上真有张嘴?这种可能性似乎越来越大了!

“哼,你这个怪物才是真主的叛徒,简直是满嘴胡言,居然还侮辱哈塔米阿訇!”一个戴小白帽的年轻人厉声道。(阿訇,波斯语音译,老师的意思)

“哈哈哈哈。”男孩大笑了起来,这笑声带着阴森森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不过男孩的嘴依然没有张开过。阵匠女才。

我们几个都怀着强烈的好奇心看着这男孩的肚子,突然我们注意到男孩肚子上的衣服在起伏着,就好像有人在哈气一样,诡异莫名。

“难道真跟俞飞说的一样,肚子上有张嘴?”金婆婆嘀咕了句。

“少跟他废话,打死他,偷东西还有理了!”一个汉人村民叫道,紧接着其他村民也附和了起来,激动情绪高涨,手中的木棍马刀什么的全都挥舞了起来,其中几个极端的村民竟然喊着要杀了他!

“噌~~。”灵蛇剑突然出鞘,一道翠绿幽光顿时在村民脸上一闪而过,村民们被这道翠绿幽光闪的赶紧拿手遮住了眼睛,等幽光闪过之后他们立即朝我们看了过来。

看来是蛇叔做出了指示,金婆婆和阿洛也只好站了起来,随后我们三人迅速连跳带跑的跑到了山脚下,站到了男孩的面前。

“你们是谁?”哈塔米阿訇沉声问道。

“我认识他们,白天进村的时候他们还找我问过路,有个大个子还侮辱藏民的神山阿尼玛卿山!这会不知道在哪?”一个汉人环顾四周像是在找王猛的身影。

“啊,有这种事?”一个穿着藏民服饰的老者站了出来。

我们定睛一看果然是白天那个汉人,这个汉人不是个好东西,白天那么热情,还说不知者不罪,可到了这会却突然换了个嘴脸,还挑拨是非,现在连藏民也出来了,这不是挑拨民族不合,破坏稳定团结的气氛吗?

“你真不是个东西!”金婆婆双手叉腰瞪着那汉人骂道。

那汉人嘴角一扬赶紧缩到了人群里,哈塔米阿訇用汉语沉声道:“各位外乡来的朋友,这是我们村子里的私事,奉劝你们不要管我们的事,我看你们也不住在村里,应该是暂时住在山上吧,看样子你们也不想管闲事才住到山上,可现在为什么突然插手管我们村的事?”

“那个什么阿訇啊,我们确实不想惹是非,可我看再不出手帮个忙,这孩子就要被你们活活打死了,他还只是个孩子,偷羊羔也情有可原,只不过是肚子饿了,难道连一点情面也不讲吗?”金婆婆双手叉腰说道。

“不是没有情面可讲,看在真主仁慈的面子上我们宽恕过他好几次了,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了,宽恕的次数总是有限度的,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让他受到点惩罚,请你们不要拦着。”哈塔米阿訇不快道。

“要是我一定要拦呢?”金婆婆扬了下眉眼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