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裂变双胞症/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哈塔米阿訇厉声说。

“把那个侮辱我们神山的人交出来!”藏民老者沉声道,他这一说又是激起一群藏民的附和,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用不着你们的宽恕!”男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扭头一看,那男孩露着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我,很显然这话不是他说的,而是他肚子上的嘴说的!

“那就最好了!”哈塔米沉下脸来说着就指挥村民冲过来,村民顿时蜂拥而上。

眼看村民手持武器就要扑过来了,不过他们走到半路突然一个个都丢掉了武器挠起了身上,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们身上爬似的。

“哼。”阿洛扬了一下嘴角。

“你们俩负责殿后,我先带他走,切记不可伤人。”金婆婆说完就抓起男孩的手臂带走,男孩抱着小羊羔任由金婆婆带走了。

我和阿洛赶紧拦住了上山的去路。

那些村民绝大部分都倒在了地上打滚,胡抓乱挠,只有少数老者还站着,我还从他们身上隐约看到了凝聚出来的气!

看来他们并不受阿洛痋术的干扰,这小小一个村子里的人居然也会使气,这让我颇为意外,不过从他们凝聚出来的气可以看出,只不过是年纪大参透了气的奥妙,修炼出来了一点皮毛罢了,阿洛压根就没真正动手,只不过使了些雕虫小技罢了。

“这些外乡人也不是好人,会妖法,给我上!”哈塔米挥着手让没有倒地的村民继续冲上来,阿洛连架势都不用摆,只是嘴里轻轻念了几句,这些人又是丢下木棍、马刀,跳着叫着往身上抓,狼狈不堪。

我和阿洛这才往山上跑去。

“你刚才使什么了?”我好奇的问。

“跳蚤而已。”阿洛说。

我们跑到了半山腰,阿洛才摆开手势念起了决,念完之后他才招呼我回山洞去,我见这次阿洛念诀没什么变化又好奇的问:“怎么没反应?”

“虫子都躲在暗处,它们封锁了上山的路,只要一踏入虫子的势力范围虫子就出动了。”阿洛解释道。

我这才点了点头跟阿洛一起回山洞了,金婆婆已经将那男孩带回了山洞,不过这会男孩很害怕的抱着小羊羔缩在角落里,金婆婆盘坐在小安身边紧皱眉头看着男孩。

我和阿洛来到了金婆婆身边,我问道:“金姐怎么回事?”

“我有这么可怕吗?需要躲那么远吗?”金婆婆看了我一眼说。

“干嘛救我,我的事跟你们有什么关系!”男孩突然叫道,不过他依然没有张开嘴巴。

“我们冒着得罪村民的危险救了你,你居然不领情,难道真想被打死吗?”阿洛指着男孩质问道。

那男孩顿时吓得一抖,不过他肚子里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打死就打死,反正又不是我疼,哈哈。”

这男孩的声音和动作极为不符合,我的好奇心已经到了极点,开始慢慢朝他走过去,金婆婆在身后提醒道:“不要伤了他。”

“嗯。”我应了声就继续朝他走去。

那男孩赶紧把自己缩了起来,双手紧紧抱着小羊羔,小羊羔被他紧紧勒住,都吃痛的“咩咩”直叫。

我站在男孩面前提起祝由气念起了那特殊音阶的咒语,很快这男孩就眼皮发沉的合上了眼睛,就连小羊羔也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男孩被我的祝由催眠术催眠了,没一会就昏昏欲睡的瘫倒在地,那小羊羔也倒地上一动不动了。

“连小羊羔都给催眠了,厉害。”金婆婆笑着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们几个蹲在了男孩的身边,阿洛的手已经快我一步抓起了男孩的衣角,我们盯着男孩的肚子一动不动,这男孩身上的古怪就要揭晓了。

阿洛一下就把男孩的衣服掀了起来,当我们看到男孩肚子上的古怪时顿时就惊的抖了一下,这男孩的肚子上居然还突显着一张恐怖的脸!

这张脸的边缘轮廓跟男孩的肚子融合了,就好像肚子上的一块肉,不过脸上的五官一样不少,但位置都长的不对劲,歪鼻子斜眼的,鼻子就在两只眼睛中间,耳朵的位置居然长在两颊上,就连头发也有,不过只有一小撮长在眼睛上面,这张脸就像是遭受了重创似的变了形,扭曲的都不像样子了。

此刻这张脸的眼睛闭上了,嘴巴在缓慢的呼气,应该也被我催眠了。

“这是了尘大师的六神通吗?”阿洛诧异道。

“不是六神通。”金婆婆眉头紧锁摇了摇头。

我颤抖着伸手探到了那扭曲的鼻子下面探了探鼻息,接着又提起祝由气,用祝由诊脉的方式往男孩肚脐眼上方那里按了按,这一按顿时就一个惊颤把手缩了回来。

“怎么了?”金婆婆好奇的问。

“他有自己的大脑,有自己的呼吸系统,但其他的器官跟这个男孩共用一副身躯!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缓缓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阿洛赶忙追问道。阵岛台亡。

“裂变双胞症!这种病症少之又少,发病的几率非常低。”我颤声道。

“裂变双胞症?我似乎有点明白了,这男孩不是有什么神功或者邪术,他就是一个正常的人而已,甚至他这都不算是真正的病症。”金婆婆吁着气说。

“俞飞你解释一下吧。”阿洛有些不理解的挠了挠头。

“我通俗的解释一下吧,这男孩本来是双胞胎中的一个,双胞胎在胚胎受精后进行发育性的细胞分裂,一个细胞强势占据了上风,进行了正常的分裂,而另一个细胞处于弱势,进行了不正常的分裂,最后导致双胞胎其中一胎没有某些器官,需要跟正常那胎共用一套器官。”我解释道。

“啊,这样居然还能活着?!”阿洛吃惊了一下,然后机械的扭头看着那男孩。

“这种双胞胎另一个长在肚子上的情况真是闻所未闻,他的大脑就在男孩的肚子里,他有自主的思维,有自己的声带,所以他才能左右男孩的行动,换句话说这对双胞胎都在抢这副身躯。”我沉声道。

“这肚子上的好像更强势点。”阿洛说。

“从他说话的口气带着愤怒就听出来了,他因为长在肚子上无法看到这个世界,满是怨气,所以才这么强势,很显然他占据了主导,而这个正常男孩唯唯诺诺的根本没有自己肚子上的兄弟强势,这么下去他的身躯迟早被肚子上的兄弟占据。”金婆婆说。

“俞飞这病你能治吗?”阿洛想了想问。

“能,吃药加手术,但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怎么治……。”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金婆婆接过了话茬,只听金婆婆说:“问题的关键在于留下哪个,他们两个都是活的,治了一个等于杀死了另一个,是在杀一个活生生的人!”

“对。”我应道。

阿洛看了看男孩说:“很明显应该留下正常的这一个啊,这应该不算杀人吧?”

“情况并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这个正常的男孩拥有完好的身躯,可你们有见他说过一句话吗?从他的眼神来看,如果猜测不错的话,他可能是个智力有问题的,甚至连语言能力都没有;而另一个则拥有这个年龄段的智慧,但却没有完好的身躯,照我们跟他接触的情况来看,真正占据这副身躯的应该是肚子上这个双胞胎!”我眉头不展道。

“情况这么复杂?”阿洛咽了口唾沫盯着男孩愣愣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