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罪恶根源/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塔米在小塔上吟唱起了认主歌,站在下面的几个青年立即虔诚的跪下,双手趴在地上,连脸都快要贴到地上了,他们跟着哈塔米吟唱起了认主歌。

见此情景金婆婆赶紧示意我们跪下,我们学着那几个青年的样子跪拜在地,嘴里跟着哈塔米吟唱的内容开始哼起来。

“大声一点!”哈塔米的呼喝声在上头传来。

阿洛仰起头双眼犀利的射出精光,非常的不满,不过在金婆婆的示意下他只好忍了,于是我们又开始扯着喉咙吟唱,虽然怪腔怪调的又完全不知道在吟唱什么,但只要能让哈塔米听到个大概也就行了。

吟唱了半天终于过关了,那几个青年也闪开道让我们进去了。阵纵欢圾。

进去就是一个大殿,大殿里空荡荡的像个小广场,这应该是信徒聚集礼拜的地方,地上铺着花纹繁杂的绒毯,穹顶上也雕刻着各种花纹,我们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被一个戴小白帽的青年推着到了一个小房间里,房间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地上铺着毯子,一面墙上有扇镂空雕花的窗子,能看到另一边的情形。

“金姐,他们是不是想把我们关起来?”我有些紧张的问。

“不是,这是祈祷室,咱们就安静的等着吧,信仰真主的人一般不会撒谎,尤其是哈塔米这样的阿訇。”金婆婆说完就盘坐在了毯子上,我和阿洛随后也盘坐了下来。

过了没多一会从那扇镂空雕花的窗子里闪过了一个身影,我们清楚的看到就是哈塔米。

哈塔米似乎坐在了窗边,侧身对着我们,沉声道:“看你们挺有诚意,那我就听听你们究竟想跟我谈什么?”

“阿訇,今天我们来首先是跟你道歉的,昨晚我们确实做的有不妥之处,还请你原谅,但我们并非故意冒犯你们,老实说我们也不想管村中的闲事,但我相信无论换了谁,只要有一丝同情心,就不忍心看着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受到伤害,那孩子恐怕还没有十六岁吧?”金婆婆客气的说道。

“你们是被他那唯唯诺诺的外表骗了,哲尔法为非作歹坏事做尽,我们容忍了一次又一次,全村的人不管是哪个民族的都深受他的害,他的罪简直是罄竹难书……。”哈塔米开始详叙起哲尔法干过的坏事,我们越听越发毛,这个哲尔法确实干过许多让人难以容忍的坏事,偷盗物品都还是小事,还有殴打小孩、毁坏村民的农作物、成群杀害村民的牛羊、破坏清真寺等不可容忍的大事,简直是无恶不作。

在哈塔米叙述的过程中金婆婆不时插上一句话询问具体情况,随着金婆婆和哈塔米的交流,我们也对哈塔米没了戒心,哈塔米似乎对我们也逐渐没那么反感了。

“不过哲尔法还有一件最让人难以容忍的大坏事。”哈塔米说到最后声音突然变的颤抖了起来。

听声音我们就能猜到哲尔法干的这件坏事一定是到了难以容忍的地步,金婆婆也是一凛问道:“他干了什么让人难以容忍的大坏事?”

“这件事恐怕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你们知道了,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昨晚你们也听到哲尔法说的话了吧,他说他的父母做错了一点事就被我赶出了村子,还害得他无家可归放逐大山,其实他就是一个满嘴谎言的家伙,这压根就是谎话,是他把他的父母亲手给杀了,还企图推到我身上污蔑我的名声!要不是……要不是我念在并不是真正的哲尔法干的坏事,我早就惩罚他了!”哈塔米气愤的说道。

“弑父母这还了得?!”我吃了一惊。

“这么说阿訇你其实早就知道哲尔法身体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在控制他了?”金婆婆问道。

“看来你们也不是普通人,也知道了啊?是的,村民只知道哲尔法身上有张脸能说话,所以叫他怪物,可压根没有人知道这张脸有自己的脑子和思维,可以左右哲尔法的行动,我跟哲尔法的父亲是朋友,他原来也是寺里的阿訇,负责教育事业,那晚我去他家想跟老朋友谈谈开斋节的细节,却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我的朋友和他的妻子都倒在了血泊中,只有七岁的哲尔法懵懂的坐在地上流着眼泪,边上还放着一把染血的尖刀,当时我哪知道是哲尔法干的,不过我那朋友还没真正的死去,他拉着我讲了一个让我震惊的秘密,原来哲尔法是双胞胎,不过这双胞胎畸形了,另外一胎寄生在哲尔法肚子上,我的朋友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一来怕儿子被人歧视,二来怕自己的阿訇地位不保,可没想到随着哲尔法长大,他肚子上的那张脸的意识也复苏了,并且有了控制哲尔法身体的能力,他和妻子就是被哲尔法肚子上的那个儿子杀害的,当时我震惊无比,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可事实就摆在眼前我不得不信,我的朋友在断气之前让我一定要保护哲尔法不被肚子上的那个邪性儿子残害,同时让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村民,如果村民知道了,那么一定不会放过哲尔法的,这件事让我非常为难,要知道我们除了对真主虔诚以外,古兰经最大的教义就是告诫我们对父母孝顺,孝敬了父母即便犯了再大的罪真主安拉也会原谅,可哲尔法肚子上的孩子却直接把父母给杀了,简直是滔天大罪不可原谅,最麻烦的是他是用哲尔法的身体去干的,唉。”哈塔米说到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于是你就给哲尔法的父母收了尸,还编了借口说他们犯了错误被你赶出了村子?同时为了不让哲尔法肚子上的兄弟再干坏事,你就把他赶到山上去了?”阿洛皱眉问。

“是,这也是唯一两全其美的办法了,不过我因此犯了大罪,欺骗了真主,欺骗了信徒,我也该死……。”哈塔米说着就在窗子的另一边开始吟唱,还跪拜在地,甚至还哽咽起来了。

“原来事情真相是这样的,哲尔法肚子上那个兄弟确实够坏的。”我嘀咕了句。

“他的怨气产生于没有自己的身体,没法像个正常人一样,你们试想一下,要是你们是哲尔法肚子上的双胞胎会怎么样?”金婆婆问道。

“没有自己的身体,就连去哪里都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我说。

“而且他整天被衣服遮着,连新鲜的空气都呼不到,不光如此,他还不能吃饭,要靠哲尔法吃下去的东西他才能活着,还不能看东西,听到的也不是别人对他说的话,但他却是一个具有自己思维的人,这么活着简直是生不如死。”阿洛皱眉道。

“恨就这样产生了,怨气冲天,所以他将责任全都推到了父母身上,从而杀害了父母,唉。”金婆婆叹气道。

“可恨之人一定有可悲之处。”我也叹了口气说。

“后来他就时不时从山里悄悄跑进村子搞破坏,有一回被捉住了,村民也发现了他肚子上的秘密,但不知道具体原因,所以一直叫他怪物。”哈塔米吟唱完重新回过了神来说,他长吸了口气继续说:“昨晚他再次来村中干坏事,我终于下定决心不在心软了,我对他心软就是对信徒的不负责任,可不料你们又半路杀出来把他给救了,哲尔法真是命大。”

“阿訇,你的最大矛盾就是要杀了哲尔法肚子上的兄弟就一定会伤到哲尔法,这样又违背了你对朋友的承诺,所以你一直犹豫不决了这么多年。”金婆婆说。

“是的。”哈塔米无奈的摇了摇头。

听完哈塔米的话后我心里的结也解开了,我扭头看了阿洛一眼,阿洛一直在盯着我,仿佛要用眼神杀死我似的,我心里一抖说:“阿洛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有了决定,但要先问问金姐的意思。”

“弑父弑母罪恶滔天,该死!无论他有多痛苦也不该这么做,我相信无论信仰的是哪个教,你惩罚他都不会受到责备,你做了决定就好,不用问我意见了。”金婆婆说。

“嗯。”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阿洛这才松了口气,收回了犀利的眼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