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蚕蜕之衣/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洛这一提醒我突然想起了译伽的傀儡术,他的傀儡术能制造出失魂落魄之人,上次在西安大雁塔边译伽就用傀儡术让五个人失魂落魄了,不辨善恶的对我们进行了攻击。

我赶紧把我想到的说了一遍,大家听后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难道要找他帮忙?”金婆婆皱眉道。

“可他现在在西安,咱们这会都在甘南藏区了,也太远了,而且他是蚩尤一族的人会帮咱们吗?”王猛说。

“我。”阿洛沉声道。

我们都机械的扭头看向了阿洛,确实,阿洛身为蚩尤后裔,是这些人的少主,他一句话译伽或许真会帮忙,要是不帮我们就死赖着不走,到时候耽搁了找外经神石他也承担不起责任,不过就像王猛说的,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他在西安,太远了。

“用不着阿洛。”金婆婆摇了摇头站了起来,突然提气对着大山喊道:“不男不女的,你这一路上跟着我们也怪累的,别躲了,赶紧出来吧。”

我们呆呆地看着大山对面,但没有一点反应,就在这时灵蛇剑突然“噌”的一声出鞘,吓了我们一跳,只见一道翠绿幽光一闪,幽光立即凝聚在了对面山上的一簇灌木丛里。

“搞什么老蛇!亮瞎眼了!”对面山上突然响起了司珩的叫声。

“呃哈哈哈哈。”老蛇阴笑着就回了剑鞘。

“蛇叔在剑里这样子笑好恐怖……。”王猛咽了口唾沫颤声道。

对面山上的灌木丛里司珩满身挂着伪装杂草钻了出来,乍一看压根看不出来那里躲着人,没想到这个司珩又跟来了,跟得可够紧的。

“该死的老蛇你多什么事,藏得好好的……什么事老妖婆?”司珩有些不痛快的叫道。

“想让你帮个忙,去找译伽要点东西。”金婆婆双手叉腰提气喊道。

“不帮!我的任务只是在危险关头搭把手,助你们尽快找到老大要的东西,其他事一概免谈!”司珩气呼呼的盘坐到了地上。

“你也真够自私的,白石山的同伴被杀你都不管。”金婆婆冷笑道。

“嘿嘿,马默德那种家伙本来就是外来顶替的守护者,我跟他又没什么交情,死了关我鸟事,再说了老蛇这种对手我插手不是找死吗?”司珩叫道。

“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不过我这个忙你是非帮不可了,不帮的话我们就赖在白石村不走了。”金婆婆说着就又坐了下来。

“一路上治病救人你们累不累啊,这些人死活关你们什么鸟事,难怪傅邵辉被你们发现打伤之后就不干了,妈的害得我要顶替她盯着你们,老妖婆你少吓唬我,我又不是吓大的,那小妮子还在老大手上呢,你们不想救吗?哼!”司珩不屑道。

“是吗?你们老大现在可不敢杀她,她一死石头就没必要给了,来,我就跟你耗,看谁耗得过谁,哼。”金婆婆得意的扬起了嘴角。

“你……。”司珩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没一会他才叫道:“要什么快说!”

“被译伽施了傀儡术的人的气。”金婆婆说。

“原来只是要气啊,我还当是什么呢,那我也用不着亲自去了。”司珩说着就挥了下黑袍,从黑袍里顿时飞出了几只紫色蝴蝶,蝴蝶排成一排就飞走了,我记得司珩的蝴蝶是用他的气为食的,也就是说司珩这是利用蝴蝶去找译伽搞人傀气去了。

我心里不禁对老蛇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个司珩确实是利用价值大,他这一路上真帮了我们不少忙,如果他不是蚩尤一族的守护者,没准还是我们的一大帮手呢,我忽然想起了傅邵辉那个痴迷阿洛的女人,她现在回了西藏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又会不会帮我们刺探黑袍面具人的呢?

傅邵辉说过的一句话突然在我脑海里回响:“这是我无法抗拒的,也是我与生俱来的使命。”

其实这个司珩看不出他有多坏,或许他也只是因为无法抗拒自己身为蚩尤一族守护者的命运吧。

“以后没事别打扰我!必要时候会出现,你们叫我出来真是没面子!”司珩说完就重新钻入了灌木丛里跟大山的绿色浑然一体了,仿佛压根就没出现过似的。

“这家伙还真是好用啊,老蛇真是看的不错,这人的利用价值非常高,哈哈哈。”金婆婆大笑道。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等待,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司珩就带着自己的蝴蝶进了山洞,只见几只紫色蝴蝶停在他的手臂上轻轻扇动着翅膀,司珩扬着得意的笑容说:“怎么样速度不慢吧?”

我赶紧拿出一个水壶,那些蝴蝶轮流停留在水壶口子上往里面喷气,看着非常神奇,这些被高手培育过的小虫子、小动物什么的都挺特别的,老蛇的毒蛇是这样,叶墨的蜘蛛背蚕也这样,司珩的紫色帝王蝶也是这样。

等气搜集好后我赶紧把水壶盖子给拧上了。

“我走了。”司珩说着就转身要走,这时金婆婆娇声说道:“这天寒地冻的躲在草丛里不好受吧?运功驱寒也不是长久之计,反正这山洞挺大的,还生着火暖烘烘的,不如你就在这里休息如何?”

司珩背对着我们冷哼道:“别跟我套近乎,我只是职责在身,我帮你们也不过是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不然不会对你们这么客气。”

“虽然我们分属两个阵营是敌对的,可说到底你也帮了我们不少忙,我们回报一下也应该,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再说了你受得了你的蝴蝶受得了外面的天寒地冻吗?”金婆婆道。

司珩没有吱声,想了好一会才走到角落里盘坐而下,将黑袍帽沿拉了下来把脸给遮住了。

哲尔法那怪物兄弟也折腾累了这会像是睡着了,我拿着水壶坐到了大家的身边,阿洛小声问:“什么时候开始治疗?”

“现在太晚了等明天吧,而且这气还要经过一道工序才行。”我说。阵团爪圾。

“什么工序?”金婆婆问。

“人傀气无孔不入,这一路上幸亏有司珩的蝴蝶才不至于消散,人傀气离了活物要不了多久就消散了,所以必须要以蚕退衣包裹埋入坟墓中,一来是起到保存作用,二来是为了试验这人傀气究竟有多大功效,哲尔法肚子上的兄弟恶气太盛,如果这人傀气功效不大杀不死他,让他处在半死半活的状态对哲尔法的伤害会更大,所以这个坟的主人一定要是生前干过坏事的,这样他就有恶气凝聚于坟中,明早看那坟墓的变化就能知道这人傀气的功效有多大了,希望功效能大一点吧,不然白折腾了,唉。”我叹气道。

“蚕退衣乃蚕蛾幼虫孵化所蜕的那层皮,阿洛。”金婆婆说着就看向了阿洛。

阿洛点了点头立马合手念诀,不一会大量的蚕蛾成虫便飞进了山洞,密密麻麻的停在了岩壁上,形成了一道蚕蛾墙,看着颇为壮观。

“跟蝴蝶好像啊。”唐莺小声说。

“喂喂喂,蝶类的近亲蛾类非常恶心,完全不是一个阶级的,别把蛾类跟我的漂亮蝴蝶混为一谈,真恶心。”司珩不快的嘟囔了一句,接着把自己完全缩在了黑袍里隐藏起来了。

“只是说像嘛。”唐莺嘀咕了句。

这些蚕蛾全身都长着白色鳞毛,形状跟蝴蝶确实很相似,只见它们在岩壁上鼓起尾部,米粒大小的卵子便一颗颗掉落在地,产完卵后又飞出了山洞,阿洛赶紧招呼我们去捡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