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蚩尤面具/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把卵搜集成一堆后,阿洛又开始念诀,他好像在加速这些卵的孵化,只见卵开始微微的抖动起来了,没一会里面就钻出了蚕蛾,紧接着蚕蛾展开翅膀飞走了,只剩下大量的蚕退衣。

“阿洛少主的痋术还不错,看来叶墨那老家伙确实教了点真本事。”司珩道。

“老家伙也是你叫的吗?”金婆婆不快道。

“哼。”司珩冷哼了一声就闭嘴了。

我把蚕退衣全都捣碎弄成了糊状,这新鲜的蚕退衣粘性非常大,糊在水壶上简直就跟水泥似的,等弄好后金婆婆又让我和王猛去埋水壶,金婆婆让我们两个去是出于对司珩的防范,虽然现在他不至于掳走阿洛,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由于已经入夜了,村子里安静非常,这倒也省事不用跟那些村民打照面。

我们直奔清真寺找到了哈塔米,哈塔米告诉我有个恶人就埋在山顶上,于是我和王猛便直奔山顶找到了那个恶人的坟,这个恶人的坟边上杂草丛生,几乎把整个坟都给遮住了,我们一拨动杂草里面还爬出了几只硕大的老鼠和大量的爬虫。

“这就是作恶的下场,死后连坟都没人来祭扫。”我感叹道。

“咱们这是第二次挖坟了吧?”王猛问。

“你记这干啥?”我白了王猛一眼。

“随便一说嘛,赶紧的太冷了。”王猛说着就去挖坟,我们把水壶埋下去后王猛问:“如果这人傀气功效大,明早这坟会有什么变化?”

“杂草枯萎,泥土潮湿,希望明早能看到这种效果吧。”我吁了口气说。

我们埋完水壶就返回了山洞,山洞里非常安静了,大家像是都睡了,只剩下柴火被烧的发出细微炸裂声。

我正准备过去坐下休息金婆婆突然睁开眼睛,凑到我耳边说:“那家伙一直跟着我们躲在外面冻惨了,就算是高手也扛不住身体极限,这会他气息平稳是真睡着了,你用祝由催眠将他导入深层睡眠,我想套他点话。”

“金姐你把他留下来就是为了这个啊?”我咽了口唾沫道。

“这不男不女的既然是密宗的人,一定知道不少事,我们对那个面具丑男知道的越多,胜算就越大。”金婆婆说。

“那我试试。”我点了点头就站起来小心翼翼朝司珩靠过去,然后提气发出了特殊音阶的咒语,司珩很快就歪倒在地像是彻底陷入了深度睡眠。

金婆婆和阿洛也围了过来,金婆婆看着司珩的脸蛋不禁感叹了一句“这男人确实是个美男子啊,可惜是蚩尤一族的守护者。”

在金婆婆的示意下我开始引导司珩说话,我问道:“你们老大究竟是谁?”

司珩在睡梦中抓了抓脸,梦呓道:“我哪知道啊,他成天戴着蚩尤面具。”阵尽协才。

“那是蚩尤面具?!”我吃了一惊。

“是啊,那面具看着普通,但实际上是上古时期蚩尤的面具,那面具是守护者老大身份的象征,不过还有一点其他守护者都不知道,就是要戴上那面具体内必须要有蚩尤血液,不然无论如何也戴不上,我也是听家族老一辈人流传下来的故事里说的,所以我们才愿意听从他的指挥。”司珩跟说梦话似的说了一大堆。

我们几个听的心惊不已,尤其是阿洛脸上的神情凝重的可怕,那个面具黑袍人体内居然有蚩尤血液,那就是说他也是蚩尤后裔了?可如果他是蚩尤后裔,为什么要到处寻找阿洛呢?又为什么要抓阿洛呢,他自己不就行了?!

“他有多大年纪了?”阿洛问道。

“不知道,但我们家族老一辈人说,上一次发生在东汉时期的大战就是他挑起的,可惜他没有达到目的,他万念俱灰于是选择了埋入地下休眠,直到将近一千九百年后,也就是抗日时期,被小日本大肆挖掘中国古墓给挖了出来,他的休眠也就此结束。”司珩说。

我们几个又是震惊无比,居然还有这样的休眠奇术。

“这是什么奇术?居然休眠了一千九百年?!”我颤声道。

“密宗瑜伽休眠术。”司珩说。

我已经不知道该问什么了,我的脑子一片发懵,许多的信息在我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金婆婆提示我继续发问,就在我努力调整好情绪想继续发问的时候,司珩突然把眼睛睁开了,黑袍里蝴蝶陡然飞了出来朝我们袭来。

我和阿洛赶紧后退到了金婆婆身边。

司珩从地上弹了起来指着我们愤怒的质问道:“靠我这么近干什么?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感觉到,这不可能,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你自己太累了睡的这么深,还怪我们对你做了什么,我们几个对一个男人长得这么美,跟女人似的挺好奇的,所以凑过去看看罢了,结果还没看你就醒了,你发什么火?真是小气,喂,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啊?”金婆婆挤了挤眼问道。

“我已经说过无数遍我是男的了。”司珩脸色阴沉了下来说:“别在靠我这么近,我的蝴蝶可是不会客气的!”

我在心里松了口气,幸好金婆婆机智过人给糊弄了过去,不然以我和阿洛的反应能力肯定要露陷了,这年纪大还是有好处啊。

司珩继续睡觉了,不过他已经放出了蝴蝶停在自己身上戒备,想要在靠近他是不可能了。

我再也睡不着了,脑子里全在消化司珩说的关于黑袍面具人身份的事,没想到连上一次大战也是他挑起的,他体内的蚩尤血液又是怎么回事?司珩的话虽然让我对这个黑袍面具人的身份略有了解,却又将我们引导进了另一个扑朔迷离的身份之谜一样。

我在草梗子上翻来覆去了一晚上,阿洛也是如此,金婆婆虽然盘坐在那打坐,但我知道她的内心一定跟我们一样波澜起伏。

第二天一早司珩便离开了山洞,他刚走我们便一下坐了起来,金婆婆也随之睁开了眼睛,吁了口气说:“一个千年的人精,一个延续了千年的计划,这个面具丑男的身份越来越让我觉得恐怖了。”

“金姐,如果他也是蚩尤后裔为什么还要找我呢?”阿洛愣愣地问道。

“上古时期的血液继承其实是非常复杂的,你像阿洛在现在的人眼中看来,认为他的父亲不是蚩尤后裔就不是蚩尤血脉,事实上男女都是继承血脉的一方,而且在最早出现人类文明的时候就是母系社会为主体的血脉继承,只要母亲是蚩尤的直系血脉,阿洛仍是蚩尤的直系血脉,既然面具丑男一定要找到阿洛,就说明他不是蚩尤的血脉,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他跟蚩尤沾亲带故,是亲戚,或许只有一点点跟蚩尤基因一样的血液,作用不大。”金婆婆面色严峻顿了顿道:“我大概有点端倪了。”

“什么端倪?”我和阿洛同时问道。

“传说蚩尤有八十一个亲兄弟,没准就是其中一个兄弟的血脉,所以面具丑男体内才流着跟蚩尤类似的血液,也因此才能戴得上那个面具。”金婆婆道。

“八十一个兄弟?”我震惊道。

“古籍上对蚩尤这八十一个兄弟根本就没有记载,有的也是一笔带过,所以我们对面具丑男的身份知道的仍是冰山一角,我有一种直觉,我们越了解他的身份就会越感到震惊。”金婆婆沉声道。

“哈呵~~这一觉睡的真舒服啊。”王猛突然打了个哈欠醒转了过来,也打断了我们大清早关于黑袍面具人真正身份的猜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