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昆仑死亡谷/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水面彻底平静下来大家才发出了一阵欢呼,王猛举起枪得意不已的一通狂笑。

我们爬下山体贴着岩壁朝夹缝移过去,夹缝里的冰层也出现了裂痕,幸好没有完全炸裂,我们赶紧快速的通过,直到远离了那可怕的小湖大家才松了口气,王猛开始吹嘘自己的枪厉害救了我们的命,我们也拿他没办法,事实上的确是他的枪挽救了大家。

“幸好是怨气子弹,普通的枪一定伤不到它。”我心有余悸的说。阵土边血。

“也多亏俞飞哥哥看出了怪物的弱点,不然以你的脑子想要对付那些怪物差远了。”唐莺对我赞许有加,对王猛的功劳却视而不见。

“是大家一起的功劳,哈哈哈。”王猛这会正在兴头上也懒得跟唐莺狡辩,扛着枪得意不已。

王猛正笑着我突然发现他身后不远处有东西在蠕动,仔细一看居然是那怪物如同蜈蚣一样的尾巴,尾巴似乎脱离了身躯自己行动了,我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怎么了?”王猛嘀咕了句就顺着我的目光转过了头去,这一看顿时大叫了一声,扯着我就开始疯狂的跑,大家也跟着疯狂跑了起来,身后那条尾巴在夹缝冰面上蜿蜒,速度奇快。

“不是死了吗?”王猛大叫道。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这是杂交出来的痋虫之王,哪怕是中了你的怨气子弹也不见得死了,或许只是暂时受伤沉入了湖底,它这条尾巴拥有独立的生存能力。”金婆婆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的说。

眼看我们就要被那条蜈蚣尾巴追上了,我脚下突然一打滑,一下就摔倒了,那条尾巴顺势就快速蜿蜒了过来,立即把我一卷就卷了起来,这尾巴的力量可真大,卷得我都快透不过气了。

“俞飞!”大家都惊呼了起来。

“不要过来!”我痛苦的叫着,然后运气祝由气利用剑气将跟前的尾巴击断,这才重重的摔到了地上,我这才扯开了卷着我的一节尾巴,这尾巴的生命力好强,即便是被气剑弄断了,却仍在动弹卷曲。

我坐在地上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主体的蜈蚣尾巴一下就翘了起来朝我直直伸了过来,眼看就要接触到我了突然蜈蚣尾巴在我鼻尖处一下就停了下来诡异的蠕动,那被我击断的伤口在喷着粘稠的黑血,看着触目惊心。

我朝夹缝一看,原来它是卡在了狭小的夹缝处,我正看得愣神,突然被人一把拖开了,回头一看是阿洛把我拉开了,我从地上爬了起来,远离了蜈蚣尾巴。

蜈蚣尾巴在奋力的挤过夹缝,黑色粘稠的血液喷溅仍义无返顾,直到此时我才回过神,再次运起了祝由气,祝由气剑朝着蜈蚣尾巴的身体就挥了出去,顿时它就断成了两截,一截在夹缝那头,一截在这头的地上挣扎蠕动卷曲,看起来还没死透。

“让我来。”王猛说着就端起枪对着还在弹动的半截尾巴开了一枪,那弹动的尾巴立即开始萎缩,没一会就彻底卷曲萎缩成了一团一动不动了。

“看吧,对付这种玩意你们那什么气都是白搭,得用这个。”王猛说着就得意的拍了拍猎枪。

有了这个教训我们跑出了夹缝也不敢停留,马上又跑回了营地,直到这时我们才彻底的松口气了。

身后传来了爆裂声,我们扭头看去,只见大湖的冰层上出现了大量的裂痕,裂痕如蜘蛛网似的四下蔓延,一声巨大的炸裂声后,整个湖面的冰层开始坍塌,沉入水中的冰层激起巨大的浪来,导致水平面突然上升,我们又急急的收拾起东西退到了上面去,直到湖面平静了下来,我们才下去收了帐篷,于此同时太阳的第一抹霞光也洒进了湖里,折腾了一晚上天都已经亮了。

我们不敢在湖边停留了,收好了帐篷就准备上路了。

经历了一晚寒夜又发生了那么多恐怖的事,这早上的太阳让人觉得格外的和煦温暖,我们也暂时抛开了其他想法上路了。

小安好像不喜欢坐在竹篓里了,也要爬出来晒太阳,王猛为了答谢小安的救命之恩真的把肩膀借给了他,他还别出心裁的在自己的肩膀上垫了皮毛,在背上斜拉起了一条皮带,用来固定小安,小安就此开始坐在王猛的肩头了。

“王猛你的枪还剩多少子弹?”我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王猛拍了拍背包说:“还有三盒,一盒有三十发,多得很,老焦上次给我搞了一个大包袱的啊。”

“金姐,那个清朝人到底跟我师傅是什么关系?”阿洛凝视着手中的痋虫笛问道。

“不清楚,我也没听叶墨哥哥提过,但肯定跟叶墨哥哥脱不了干系,到时候碰上了叶墨哥哥再说吧。”金婆婆说着就回头看向了冰封雪山的方向,我知道她不是在看雪山,而是在看虫谷的方向。

“你们说那个司珩这会跟来了吗?”唐莺好奇的问了句。

“那个司珩虽然是个高手,但他抵御寒冷的能力似乎很一般,很明显不是从小就生活在西藏那种地方,我感觉不到他的气存在了,应该没有跟来吧。”金婆婆说。

“你该不是垂涎他的美色吧?怎么莫名其妙就提起他了?”王猛不屑道。

小安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拍到了他的头上,然后发出了傻乐的笑声,王猛瞪着小安道:“你小子反了吧?是不是觉得坐在我肩膀上就可以胡作非为了?”

“活该,谁叫你老是欺负我,哼。”唐莺一边笑一边说。

“小安都把唐莺当成娘了,你欺负唐莺他不咬你都算不错了,哈哈。”我大笑道。

“不会的,小安已经被封印控制了私欲,你看他现在喝血都分人了,蠢货血他都不喝了。”王猛笑呵呵的说道。

“你这是在承认自己是蠢货吗?”阿洛看了王猛一眼。

王猛一时语塞,小安突然露出了尖牙看着王猛,王猛顿时咽了口唾沫不吱声了,我们又是一阵大笑。

在这严寒的雪山上,我们唯一的乐趣就是彼此多说话逗笑苦中作乐了,这也是我们在雪山上唯一的乐趣了。

我们一路磕磕绊绊,翻越雪山,穿过低谷却始终没有发现兽骨上那座山峰的踪迹,这让我们都快失去了信心,还好我心中一直思念着华若兰,要不是为了俞家的外经她也不会被黑袍面具人掳走了,所以无论出于什么样的情绪,我们都得把她救回来。

我们翻山越岭走了十来天左右,身后的雪山早不见了踪影,此刻已经踏入了一个巨大的深谷,这深谷像是一个巨大的盆地一样,里面被大量的植被覆盖,时不时就有成群的乌鸦飞起,鹫雕展着翅膀在深谷上方盘旋,发出响彻深谷的鸣叫。

这地方跟我们进入昆仑山区以来见到的地方都不同,不仅植被丰富,就连生物也非常多样化,我们深入谷地后明显觉得气候不同了,仿佛是到了虫谷那样的热带地区,潮湿的很,但寒冷依然存在。

“这昆仑山是什么鬼地方,气候这么诡异。”王猛扯着身上的皮毛嘟囔道。

我们又走了一会,谷地里突然看到了大量动物皮毛和骸骨裸露在冻土层上,腐朽的猎人钢枪以及荒丘孤坟多不胜数,耳畔能听到河流的水声,可却连一个水坑也看不到,估计都是地下暗河,诡异莫名,这里的一切仿佛在向我们传递着死亡的气息。

金婆婆示意唐莺拿出地图,我们围着地图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最后唐莺眉头一皱环顾了一下四周和头顶的云层,我们也跟着下意识的抬起了头,头顶的云层居然呈漩涡状,朝云层漩涡中看去深邃不已,里面还隐隐有闪电在闪动。

“昆仑死亡谷!”唐莺沉声道。

“听名字都够吓人的。”王猛说。

“看样子有大雷暴要来啊。”金婆婆看着头顶的云层说。

“唐莺,这死亡谷是怎么回事?”我好奇的问道。

“相传昆仑山区有个古老的谷地,谷地虽然植物茂密动物成群,可却难以接近,山区外的牧民宁愿让牛羊饿死也不会让其进入谷地,天气非常多变,有的时候一天之内就能体验到一年四季的变化,还有各种奇异到人无法理解的现象,只要踏进谷地基本有来无回,所以才叫死亡谷。”唐莺说。

“这么恐怖?”王猛颤声道。

“金姐,谷地里的天气无法跟外面的正常天气相比,这里云层异常,我怀疑只要身上有金属的东西就会吸引闪电,会追着活物跑,咱们赶紧找地方躲起来吧,不然被雷劈瞬间就死了。”唐莺说。

我们抬头看着天上的诡异云层,那团漩涡云在我们说话这一会又莫名的变大了,看起来很恐怖。

“嗯,咱们赶紧找地方躲雷暴。”金婆婆说着就带着大家迅速在谷地里疾走,寻找能避雷藏身的位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