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元神被困/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冲我们露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接着转过头去继续搅他的“美食”了,我们闯进来仿佛他一点也不觉得吃惊。

“脑子看来有问题。”金婆婆沉吟道。

唐莺这会捂着嘴跑了出去,没一会就传来了她的呕吐声。

“你还能闻到肉味吗?”阿洛愣愣地问。

“嗯,还行。”王猛镇定的点了点头,接着突然跑出去吐了,我胃里也是一阵难受,在极力避免看到锅里的恶心人体器官。

“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阿洛嘟囔了句。

我和金婆婆都回答不上来,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在洞壁上发现了一个破烂不堪的帆布包,我取下帆布包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包里有许多的塑料小方盒子,里面装的都是各种岩石的样本,我还从包里倒出了一个工作证,工作证上还有张黑白的照片。

我拿着工作证绕到男人的前面仔细对比了一下,虽然这男人现在已经瘦得变了形,脸上也脏兮兮胡子拉碴的,但他的五官轮廓跟照片里的一样,是同一个人!

“是个中国人,刘浩良,新疆地矿局第一地质大队,是地质勘探队员。”我把证件递给了金婆婆。

金婆婆和阿洛一起看了看证件又看了看男人,金婆婆凝神道:“在他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

“那这锅里的尸体又是谁?”阿洛疑惑的问道。

阿洛这一问我才想起这事,刚才一直关注刘浩良了,都快忘记锅里的那具尸体了,虽然尸体被煮烂了,但很明显这是一具新鲜的尸体放下去煮的,不然不可能还有内脏。

“这死亡谷里人迹罕至,他哪弄来的新鲜尸体?”我的话刚说完就愣了一下,目光一下就聚集到刘浩良身上穿的这身军服上了,虽然刘浩良脏兮兮的,但这套军服却很干净,像是新的一样,这让人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了。

阿洛也发觉我一直盯着那套军服打量了,很快他就明白了我在想什么,说道:“这军装像是新的,难道锅里那具尸体是一个日本人?”

阿洛这么一说我的脑子里突然浮现了一个场景,刘浩良背着一个穿着军服的日本人尸体,扒下他的衣服自己穿上,然后把尸体剁了放进了锅里煮,可这也不太可能啊,日本人怎么会在死亡谷中出现,还穿着几十年前式样的军服,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我想的出神的时候刘浩良突然站了起来,手持木棍朝我们挥舞了一下,发出一阵乱叫,像是在说什么,但说的非常含糊,看样子他有语言能力,只是因为耳朵聋了导致说话也受到了影响。

这时候王猛和唐莺也吐完走进了洞里,小安一脸不快的坐在王猛肩头用眼睛白着他。

“小猛子,给我弄晕他。”金婆婆小声道。

王猛点了点头,趁刘浩良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我们身上的时候,绕到了他身后勒住了他,很快就被他勒晕了,接着王猛又把刘浩良给弄到了吊床上,我赶紧去把火给熄灭了,又捏着鼻子把锅给盖上了,直到这时我才松了口气。

金婆婆这会已经在给刘浩良搭脉了,搭完脉又去检查耳朵和头部,检查完后说:“没什么大碍,只是体内湿毒之气深沉,阴盛寒积,恐怕是因为常年生活在死亡谷造成的,这耳朵是秽物凝结成块造成的堵塞,并非真的聋子,我先给他通通耳朵。”

金婆婆说着就取出针灸给刘浩良通耳朵,没一会针灸针就带出了好大一块耳屎,耳屎还湿漉漉的带着脓水,散发着恶臭。

金婆婆把刘浩良的两只耳朵都给通了,随后又在他身上扎了几针,吁了口气说:“这人看起来在死亡谷生活了起码十几年了。”

“金姐那他的精神问题是?”我好奇的问道。

“头部没有受创,应该是受到了巨大刺激所致的精神失常。”金婆婆说。

我看了看那个锅又看了看刘浩良身上穿的军服,接着又环顾了一下洞穴的环境,想起刚才那些地质勘探仪器,这一切就像是个谜一样让人好奇,我迟疑了半天才说:“金姐,我想……。”

“不可以,我知道你好奇,可祝由下阴术毕竟是神术,你现在功底不行,万一出事后果很严重。”金婆婆马上打断了我。

“以前不知道的时候不也挺好的吗?”我说。

“不行就是不行,神经失常有轻重,如果重的话元神会呆很久,容易出事,以前是你运气好,全都是碰到轻的症状。”金婆婆摇了摇头。

“噌。”灵蛇剑突然出鞘,导致洞内翠绿幽光乱闪,老蛇突然不快的说道:“金老太婆,你这种小心谨慎的态度对俞飞的教导可不行,本来他就弱的像个废物了,如果再不加把劲一旦遇上强敌连招架的能力都没有了,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自己去闯去悟,要是真没本事死了那是活该。”

“老蛇,你他娘自己练成了神术就在这里说风凉话,一点责任都没有是吧,我跟他们在一起这么久,肩上的责任重大,就算要悟也不是这么个悟法,我不能看着他们出事!”金婆婆不甘示弱道。

“他现在只能以战代练,元神出窍治病也算是一次历练,我这么说有什么不对,老娘们。”老蛇不屑道。

“你叫谁老娘们!”金婆婆怒不可遏道。

“金姐算了,你跟一把剑置什么气。”王猛赶紧劝了金婆婆一句。

“我们争执哪轮得到你插嘴,滚一边去!”金婆婆一脚踢开了王猛。

王猛捂着肚子一脸的不爽,小安坐在王猛的肩头笑的不行,不住的在那拍手。

“金姐,蛇叔说的对啊。”我想了想说。

“老金啊,我真当我是个傻子啊,他现在拿着我的灵蛇剑,我怎么会让他死,由我控制着俞飞的肉身他出不了事。”老蛇说道。

金婆婆这才平缓了气息,说道:“你一句话说完不行啊。”

“呃哈哈哈。”老蛇阴笑着就回了剑鞘。

达成了共识后我便咬破手指叩开了鬼门,随即灵神出窍穿过了黑暗区域,脑子里开始构象,没一会眼前的影像就开始清晰了,这一清晰顿时吓了一跳,我居然站在绝壁的一块岩石上,周身热浪滚滚,一片橙红之气,而灵慧魄老头呈大字被铁链锁在对面的绝壁上,绝壁下方就是一条蜿蜒的岩浆河。

这灵慧魄老头我太熟悉了,见他好几次了,这次看到又是他我不禁一个惊颤叫道:“怎么又是你?”

“小屁孩,我是你构象出来的,只能怪你自己脑子中对我这种智者形象都是老头,不要赖我身上,我也不想老是出来客串,哼。”灵慧魄老头说。

我尴尬了一下,赶紧转移了话题,朝下看了看那热浪滚滚的岩浆问道:“这里是在地下吗?”

“主人是个地质勘探员,不是地下是哪里。”灵慧魄傲娇的说。

“对了,在这个刘浩良身上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我赶紧问道。

“主人看到了震惊的东西,被惊到了,于是我就被抓来锁在这里天天被岩浆的热浪烤,真是苦不堪言啊,唉。”灵慧魄道。

“你能不能长话短说?”我咽了口唾沫说。

“你还不如把我救了让我回去,这样主人就恢复了神智,你让他自己说不就好了,你听我说要很长时间,你又在这里呆不了多久。”灵慧魄老头说。

“这倒也是,那要怎么救你?”我忙问道。

“看到岩浆河里突出的那块石头没有,钥匙就放在那上面。”灵慧魄老头用眼神示意道。

我趴在石头上朝下看,果然在岩浆河中央里有一块凸起的大石头,钥匙在上面闪了一下金属光泽。

我不敢耽搁,赶紧顺着岩壁往下爬,我心里很清楚,在这里呆的时间越久就说明刘浩良的智慧神经被刺激的越严重,要让他恢复神智也就相对困难的多。

我费了老半天劲终于爬到了下面,热浪袭来烤的我身上都冒油了,我抓着岩壁朝那放钥匙的石头看了看,我倒是能跳上去,可跳上去了又怎么跳回来呢?

“拿到钥匙就等于接触到了主人的神经,主人能不能恢复神智就看你了。”灵慧魄老头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豁出去了!我一咬牙就瞅准那块石头一跃而下,稳稳的站到了上面,我拿了下钥匙,都已经被烤的烫手了,索性还没到烫的拿不了的地步,我拿了钥匙提起祝由气就朝岩壁挥出气剑,岩壁碎裂出现了两个可踩踏的坑洞,我瞅准坑洞就跳了过去,双脚一踩,身体跟岩壁剧烈碰撞了一下,就在身体后仰的瞬间单手顺势抓住了突出的岩壁,这才稳住了。

“干的不错,赶紧拿钥匙上来开锁吧。”灵慧魄老头喊道。

我也顾不上身上撞击的疼痛就往上爬,爬到了灵慧魄老头的位置后赶紧把他的锁给打开了,灵慧魄老头带着我爬到了绝壁上方,直到这时我才累的瘫倒在地。

“你已经呆了太长时间了,能不能出去恐怕有点难说了,我先试试。”灵慧魄老头说着就挥了挥手。阵吗尤技。

顿时我就感觉自己飘起来了,不过这次我跟前几次的感觉完全不同,前几次我轻飘飘的一下就穿过了黑暗区域回到了肉身,可这次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重,飘的好慢,飘了好久还在黑暗区域里。

我有些慌了神,发出惊叫,可这黑暗区域就像是真空的一样,无边无际连回声也没有,我心中一凛,心道:糟了,我呆的时间过长,灵神被困在这个空间里了,金婆婆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