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深井隐秘/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一致决定要去看看这个秘密实验基地,刘浩良环顾了我们一眼,又迟疑了半天才点了点头。

外面的雷雨已经停了,这种超级雷雨胞来时凶猛,去时也极为迅速,我们出洞的时候都已经放晴了,漩涡云早就不见了踪影,烈日高照,地上几乎瞬间就干透了,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大雷暴似的,简直是匪夷所思。

“死亡谷真是诡异,刚才还狂风暴雨,这会突然就放晴了。”唐莺感叹道。

“小妹妹你是没见过更诡异的,我们科考队来这的时候还遇上过一天之内大雾、下雨、冰雹、霜冻、下雪,几乎什么天气都见识过了。”刘浩良顿了顿伤感道:“全都是二战时期的日本人害的,如果不是他们我的弟兄们也就不会……。”

我们跟刘浩良一边朝山上走一边聊天,刘浩良得知是我让他恢复了清醒一再表示感谢。

“你不是说在地下吗怎么往山上走?”阿洛好奇的问。

“这就是日本人的精明和狡猾之处,他们把基地的入口开在了山上,宁愿大费周章的从山体里往地底下去,非常隐蔽。”刘浩良说。

“越是大费周章越是说明这个秘密实验基地里研究的东西可怕。”金婆婆沉吟道。

“确实,我之所以能发现这里完全是因为仪器,那个时候仪器都贵的要命,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有,就算有如果没有专业知识也不会用,就跟废铁似的,只有像我们这种专业搞地质科考的才配备,所以压根就没有人发现山体的地下会有个秘密实验基地,直到我们的到来。”刘浩良说。

我们沿着山坡走了很久,刘浩良把我们带进了一个隐蔽的小山坳,山坳口子上满是枯叶和藤蔓,乍一看根本发现不了,可能是刘浩良没恢复神智以前来过,所以还留有一个能容人进入的口子,我们跟着刘浩良鱼贯而入。

刘浩良在前面带路我们在后面跟着,小山坳里满是冻土,踩上去响着碎冰炸裂的声音,走了没一会刘浩良就在一个裂缝状的洞口停了下来,与其说是洞还不如说就是一道山体裂缝,乍一看根本没什么特别的,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话:最好的伪装就是没有伪装。

我们在刘浩良的带领下深入了洞穴,起初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我们走过的洞穴太多了,一点也不以为然,可随着深入我们逐渐意识到刘浩良为什么觉得怕了,这洞从起初的排队通过,到最后大的都能并排走了,用手电扫去好像无边无际照不到尽头,头顶也是如此,就好像深入了一个巨大的黑暗空间,一点点小动静都会被无限放大,最瘆人的是不知道从哪里有风吹进来在洞顶上方盘旋,发出如同鬼哭狼嚎的声音。

人在黑暗空间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渺小,这会我们几个人一起走进来都觉得可怕,别说刘浩良一个人进来了。

“这洞好大,就好像整座山都是空的似的。”王猛小声道。

王猛的比喻相当贴切,就是这种感觉。

刘浩良一言不发紧张的环顾着四周,他似乎对这个地方非常谨慎,我们见他这么小心也就不吱声了,默默地跟着他,洞穴在一点点向下倾斜过度,因为坡度不大,以至于我们都察觉不到已经逐渐在往下面走了,直到我回头一看才发现看不到进来的入口了,这才知道这洞事实上一直都是在往下倾斜的。

“大概还有一百米左右就到了。”刘浩良终于吱声了。

“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我好奇的问。

“我这十几年的记忆一片空白,在秘密实验基地里发生的一切好像还是昨天的事。”刘浩良苦笑道。

果然我们在走了一百米左右就发现了一个圆形大深井,直径大概有五米左右,我们探头探脑朝下看去,下面深不见底漆黑一片,就连手电光也照射不到尽头,阿洛试着扔了一块小石子,老半天才听到回声,可见有多深了。

“光是弄这样一个竖井都是一个大工程了,可见这个秘密基地的重要性。”金婆婆说。

在这口圆形竖井边沿的四个点上架着四条悬梯在不断向下延伸,悬梯锈迹斑斑,看着摇摇欲坠。

“可以爬下去,下面还有一张安全网,掉下去也死不了,昨天我进来……哦,应该是十几年前我进来就是爬到一半掉下去了,当时还以为死定了,日本人还是想的挺周到的。”刘浩良说。

“现在不同了,都十几年了,没准安全网早就烂了。”阿洛说。

“下不下去?”王猛看向了金婆婆。

“废话,当然下去了。”金婆婆说完就带头爬下了悬梯,刘浩良也从另外一架悬梯上爬了下去,我们也分别从另外两条悬梯开始往下爬。

悬梯锈迹斑斑反倒加强了摩擦力,使得我们爬的更稳了,而且悬梯固定的也相当稳固,没有一丝松动的迹象。

“别挡我眼睛小安,不然掉下去咱俩都完了。”王猛在那说道。

我回头朝他看去,只见小安抱着王猛的头,双眼兴奋的盯着深井下面,我下意识的朝下一看顿时一阵眩晕,赶紧回过了头来。

“这鬼崽子真心胆大,对什么都好奇,以后肯定胆大包天。”金婆婆说。

我们慢慢往下爬也不知道爬了多久,只觉得脚都快酸了,这深井真是深,爬了很久才看到下面的那张大网了,看到那张大网完好无损我心里一下就放轻松了,阿洛等爬到差不多的时候什么也没说就大着胆子跳了下去,我们看着他心里一颤,生怕那张网子承受不住了,看到阿洛跳下去被紧紧兜住我们才放心了,阿洛检查了一下网子说:“韧性很强,跳下来吧。”

“这么多人承受的住吗?”唐莺问。

“没问题。”阿洛点了点头。

我想了想也跳了下去,果然是韧性极强,我一跳下来还往上弹了一下,紧接着大家都跳了下来,阿洛说这是从蜘蛛丝里提取的纤维做成的网子,弹性和韧性都非常强,唐莺又补充说防弹衣也利用到了蜘蛛丝纤维。

“还防弹?等我们上去的时候我给带走。”王猛摸着大网说。

这时候也没空管这张网子了,我们从网子上翻下来就能看到一条人工开凿的深幽甬道,甬道两侧都是一间间带着铁门的房间,甬道顶端还装着布满灰尘的防爆灯。

“这条甬道有几百米长,两边的房间多的数不清,当时下来也没注意看里面到底是什么,都上着锁,尽头处有一个大房间,里面全是精密仪器,有些连我也没见过,房间里有个大的像潜水艇一样的装置,那东西连接着仪器,里面全是像冰棺似的仪器,日本军人就躺在里面,地磁场就是那东西搞出来的。”刘浩良指着深幽的甬道尽头说。

“我觉得暂时不要进那个大房间,小刘就是在那出事的,我的建议是搞清楚了情况在进去。”金婆婆沉声道。

“你叫我小刘?”刘浩良看着金婆婆年轻的样貌挠了挠头。

我们只是笑笑不说话。

“这里这么多房间我们要一间间看吗?”阿洛问。

“他们的秘密应该都藏在这些房间里,那个大房间应该是实验的场所。”金婆婆说。

“我来开锁吧。”我说着就要用祝由气剑去开锁,金婆婆阻止了我说:“用灵蛇剑吧,不然这么多锁你那气剑要开到什么时候。”

我想想也对,于是就拔出了灵蛇剑,灵蛇剑的幽光在漆黑的地下甬道里闪动,格外玲珑剔透。

“金老太婆你居然出这么馊的主意,我的灵蛇剑是用来劈锁的吗?简直是对我的侮辱!”老蛇的声音突然愤怒的响了起来。

“剑……剑又说话了!”刘浩良吃惊不已,吓得退到了边上。

“有些事你无法理解我就不解释了,你是讲现代科学的人,我们讲的是隐秘古学,是两个世界的人,以后别说见过我们,听到了吗?”金婆婆双手背后提醒着刘浩良。

刘浩良赶紧点头如捣蒜,小安看着他受惊吓的样子朝他露出了自己的尖牙,刘浩良又是一缩一下就摔了个四脚朝天,小安发出了兴奋的笑声。

“俞飞,你真打算听金老太婆的用灵蛇剑去劈锁吗?”老蛇愤怒不已的问。

“这……。”我挠了挠头不知道该听谁的了。

“劈!”金婆婆指挥道。

“你敢!”老蛇叫道。

两人顿时僵持不下,阿洛见此情景二话不说从帆布包里取出了玻璃瓶子,那玻璃瓶子里有大量的小虫子,只见他拧开瓶子,一只只的捉出虫子放进每把锁的锁洞里,然后站在甬道中央双手合十口中念诀,不一会这些锁同时就脱落了,随着锁落地的声响刘浩良又是一个惊颤。阵吗司弟。

幸好阿洛化解了老蛇和金婆婆的争执,不然又是麻烦事,我这才收起了灵蛇剑。

“带着老蛇上路果然是个麻烦,我的绝对权威都没有了。”金婆婆不快道。

我们开始察看房间了,绝大多数都是堆放物资和机电设备的房间,没什么特别,直到我们察看到一间像是会议室的房间才发现了一些离奇的事情。

当我们看到会议室里那块开会用的板子上有什么的时候,顿时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在那块板子上居然看到了面具黑袍人戴的蚩尤面具的手绘草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