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黑袍影像/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巨大的震惊让我们愣在那半天没有反应,这张手绘的蚩尤面具图非常逼真,跟黑袍面具人戴的一模一样,这张面具就如同一个梦魇,就连做梦都能认得出来,我们绝对没有认错!

“你们都怎么了?”刘浩良小声问了一句,虽然他问的很小声,可却让我们惊的一抖,直到此时我们才有些回过了神来。

“怎么会这样?”阿洛愣愣地嘀咕道。

这块板子上除了蚩尤面具手绘图外,还写了大量密密麻麻的日文,还标注着日期,日期是1945年8月份。

我知道日本人也用汉字,所以在那些日文当中我还能偶尔看到几个汉字,出现最多的就是一个“気”字,这字不知道该怎么读,但从气字头来看应该跟气有关。

“这上面写了什么谁懂?”王猛问了句,可没有人回答,没人懂日文。

“难道是日本人在搞毒气实验?这个字是日文里的气字。”刘浩良嘀咕了句。

刘浩良这么一说我再看那段日文和蚩尤面具手绘图的时候,脑子突然就浮现了黑袍面具人的胎藏界气,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闪过了我的脑海,我发出抖动的声音说道:“他们不是在搞毒气实验,他们是在研究我们这些人的气!那个黑袍面具人可能是他们研究的对象。”

“你们的气?”刘浩良疑惑的问了句。

我运起了祝由气,在手中制造出了一个小小的祝由气盾,刘浩良震惊的眨了眨眼想说话又欲言又止了。

“就是像这样的气。”我收了祝由气盾说。阵记他亡。

“居然还有这种事,这是什么原理?”刘浩良吃惊的问道。

“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我们只不过是用自己的身体将其开发出来了,只是现在的人都已经不怎么会去研究了,所以说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沉声道。

刘浩良紧张的舔了舔嘴唇,有些东西他消化起来太难了,就像他要跟我讲什么仪器和科学我也不会懂的道理一样。

“可是他们怎么会研究黑袍面具人啊?”唐莺好奇的问道。

“这个恐怕只有金姐和我、俞飞知道了。”阿洛说着就看向了我和金婆婆,金婆婆突然一抖说:“我想起来了,在白石村那个山洞里俞飞用祝由催眠术催眠司珩的时候,司珩说过在抗日时期,黑袍面具人是被小日本大肆挖掘中国古墓给挖出来的,这才从休眠中复苏过来了,这么一联系就解释的通了。”

“俞飞快来看,这不是咱们乡派电影队到村里放电影的那玩意吗?”王猛突然在会议室里摆弄起了一架仪器,我过去一看还真跟王猛说的一样,这东西确实小时候见过,那个时候觉得挺新奇的,从里面还能放出能动的图像来,跟真人一样。

我也上去摆弄了一下。

“俞飞哥哥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吗?”唐莺脸色尴尬的问道。

“我从小在王家村长大,哪知道这是什么,只知道是放电影的。”我说。

“这叫胶片放映机。”唐莺说。

胶片放映机上满是灰尘,胶片都还架在上面,我朝地上看去,放映机的电线一直延伸到了角落里,角落里摆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黑匣子,电线就接在上面。

“那是什么玩意?是炸弹吗?”阿洛问了句。

我们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不是吧,你们连蓄电池都不知道?”刘浩良吃惊道。

“我说过了我们跟你是两个世界的人,你知道的东西我们未必知道,我们知道的东西你也无法理解。”我有些不快的白了刘浩良一眼,刘浩良赶紧闭嘴了。

“那是电源,小刘你会弄去给弄起来,我要看看日本人都拍了些什么,小猛子你去把卷在上面的幕布拉下来。”金婆婆指着放映机正对着的墙上卷起的幕布说。

王猛走过去,小安伸着小手把幕布吃力的扯了下来,王猛很快把幕布固定在下面的一个钩子上,然后跑回了放映机边。

刘浩良摆弄了一下放映机突然就转动了起来,不过幕布上出现的都是闪烁的黑点和黑线。

“我来弄。”刘浩良挤了过来,他先是把放映机上的胶片卷给取了下来把灰尘擦掉,接着又卷回去重新架上,他折腾了半天我们都等急了,等他重新启动放映机都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

幕布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古墓挖掘现场的黑白画面,画面没有声音,图像也很摇晃,黑白的画面上很多黑点和黑线闪动,不过整体画面倒是很清楚。

只见画面里大量的日本兵端着刺刀呼喝着,几个骨瘦如柴的中国人拿着工具在那不断的挖掘古墓,时不时就用独轮车将土从墓道里推出,其中一个因为累到了极限昏倒在地,日本人上去就是一阵刺刀乱捅,场面血腥无比,接着直接抬起来就丢到了一边去,边上都一堆尸体了,让人触目惊心。

唐莺赶紧跑过去用手遮住了小安的眼睛,小安不快的扯着唐莺的手说:“我要看。”

“你看不懂,别看!”王猛喝斥道。

两人在那拉拉扯扯最终还是没有敌过小安非要看的决心,最后只好放弃了纠缠。

“日本人好没人性。”阿洛看着画面说。

就在阿洛话音刚落画面突然切换了,黑袍面具人出现了,挖掘的人似乎被吓到了赶紧后退,退出了画面。

只见黑袍面具人盘坐在土层里一动不动,衣服完全腐朽,身体也瘦骨嶙峋犹如一具干尸,那胸腔肋骨清晰可见,他的脸上戴着蚩尤面具仍是看不到样貌。

“不是吧,埋地下还戴着面具。”王猛说。

一个戴眼镜的日本军官跳进了坑里仔细的打量起黑袍面具人,紧跟着一个手中端着照相机的日本兵也跳了下来拍起了照片,他们正拍着,电影画面突然剧烈晃动了起来,估计是摄像的受到了惊吓,我们仔细一看才发现是黑袍面具人腹腔突然鼓了起来,似乎在呼吸了,不过他呼吸只持续了一会就重新陷入了一动不动的状态。

日本人一阵骚乱,很多人都跳进了坑里,他们大着胆子把黑袍面具人给抬了出来,紧跟着画面又被切换了,已经切换到了跟我们现在所处位置一样的房间里,只见黑袍面具人被扒光了躺在一张手术台上,一个圆盘似的灯照着他,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日本人围着他各自忙碌,抽血的抽血,量尺寸的量尺寸,做记录的做记录,其中一个想要从他脸上把蚩尤面具给摘下来,可是行不通,那蚩尤面具就像是镶嵌在他脸上,无奈之下穿白大褂的日本人开始用画图和拍照的方式把面具的样子记录下来,记录完他们还围着那面具讨论了一会,就在他们讨论的时候黑袍面具人的腹部突然开始起伏,接着一下就弹了起来!

电影画面开始剧烈的摇晃,不过仍能看到发生了什么事,黑袍面具人在对他们大开杀戒,那几个日本人惊慌失措,惊恐无比,电影画面里记录了黑袍面具人是如何连碰都不碰到他们就将他们弄死的事情,就连拍这段片子的人好像也没能幸免,机器都掉在了地上,紧接着画面一黑片子就放完了。

“怎么没有了?正看得过瘾呢。”王猛说。

我们也没搭理他,都想着刚才的画面陷入了沉思。

“这段片子被放过无数次,好像每一帧画面都做过研究,所以画质这么差。”刘浩良顿了顿又嘟囔道:“那个戴面具的人真是厉害,埋在地下出来都活过来了,而且就跟电影里的武林高手似的,日本鬼子碰都碰不到他就死了,要是抗日那会中国人都会这样的功夫就不会被人家欺负了,唉。”

“他们的确在研究他的气和面具,想从中找出他复活和用气的原理,这个地方就是为了研究黑袍面具人而建的。”金婆婆沉声道。

“就算研究也用不着跑到这么远的山谷地下来啊,这种研究其实不算什么啊。”王猛说。

“他们不光研究,甚至还有了点眉目,他们有长远的计划,你们看到那块小板上标注的时间没有,正是日本二战投降的那个月,是他们最孱弱的时候,这批人没有撤走,到谷地里来有几个目的,一来是躲避,二来是研究,三来就是开发了,如果他们开发出了休眠和气的使用,那就有可能组成强大的军队,侵略全世界,什么飞机大炮也拿他们没办法,这就是他们为什么大费周章在这里建秘密实验基地的真正原因!”金婆婆说道。

我们无不骇然,就连刘浩良也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突然他猛的一拍脑袋叫道:“糟了,他们确实研究出眉目来了,不然这里不可能没有日本人,他们……他们都还在这里,在那些冰棺里!那些仪器冰棺里的日本人都是活的!都像片子里那个戴面具的人一样陷入了休眠!”

一听说那些人是活的,我们顿时就毛骨悚然了起来,日本人为了他们的野心居然能研究到这种地步!

“你是怎么把那个日本人弄出去煮的?”王猛问。

“我哪知道啊,我这段记忆都是真空的啊。”刘浩良无奈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