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玉器店鬼症/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一路边走边问,终于在黄昏的时候到达了最繁华的市集上,市集上确实比较热闹,我们一时被充满异域风情的市集给吸引了,道路两侧有摆卖干果的、烤馕的、羊肉串的、哈密瓜的等等,时不时还能看到有人牵着骆驼走过,驼铃清脆的声响此起彼伏,还有很多维族妇女带着孩子都摆着卖玉石的地摊,不愧是玉石王国的地区,虽然不知道那些是不是便宜货,但也足够让我们大开眼界了。

自从踏上昆仑山以来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多人了,一时心情格外的轻松,金婆婆也玩性大发,给我和阿洛、王猛都买了维族花帽,还给唐莺和自己买了花头巾和面纱,小安因为戴着虎头帽没给买,他还不乐意闹起了别扭,最终金婆婆也给他买了一定小号的花帽。

我们一行戴着维族的花帽和头巾招摇过市,倒是增加了融合程度,感觉跟维族人亲近了不少,在许多摊子上流连老板也对我们客气多了,这对我们打听玉器店也方便了不少。

“真是没品位,我们是来玩的吗?”老蛇不快的在灵蛇剑里嘟囔道。

“老蛇,我这是为了方便问路,入乡随俗你不懂吗?你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你也没来过这么好玩的地方吧,哈哈哈。”金婆婆双手叉腰大笑道。

“金姐那是什么,我要吃。”王猛指着一辆三轮车上一大块的糕点叫道。

我们一群人都围了过去,唧唧喳喳的询问老板,老板说这叫玛仁糖,我们一人买了一小块一路边走边吃,随后我们又在一个摊子上吃了手抓饭喝了酥油茶,等吃饱喝足了之后我们才开始问起了玉器店的位置,不过因为玉器店众多,我们只好一家一家的去问了。

阿洛把痋虫笛拿给人家看,人家说这种玉压根就不是和田出产的,不过他们对痋虫笛倒是表示了极为强烈的兴趣,有的甚至愿意出高价购买。

“这么找法简直就是浪费时间。”王猛走累了就开始叫唤了。

“就是,我说老蛇我们不能耽搁时间了啊,这天都黑了,我给你两天时间,现在只剩下一天半了,没找到就撤了。”金婆婆说。

“谁耽误时间了?刚才是谁在集市上又吃又喝又玩的耽误了半天,老太婆你别太过分了啊。”老蛇气愤不已道。

“那就两天半吧,今天在找一家玉器店问问咱们就找个好地方休息了。”金婆婆心情好也没跟老蛇计较。

我们找了一下,看到了一家颇为古朴的玉器店,于是便踏了进去。

玉器店里老板都不在,我们叫了半天也没人搭理,本来打算要走了,可就在我跨出门槛的时候身体毛孔突然开启,一股阴气从玉器店里冲了出来,自从我的祝由气强起来后对阴气格外敏感,稍微有一点点都能感应到,而且已经能分辨出是属于什么气体了,这玉器店里的阴气非常邪乎,是一种鬼气,而且这鬼气里还带着一个年轻女子的阴柔气息,如果猜的没错应该是一个年轻女人染上了鬼症!

我马上将这情况告诉了金婆婆。

金婆婆想了想说:“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这家店老板都不在,咱们走吧。”

“我偏要等老板,没准这家店有线索也不一定呢。”老蛇跟金婆婆赌上气了。阵在杂扛。

“随你便,反正天一黑我就要找地方住,这一路披星戴月风餐露宿的,是时候找张床踏踏实实的睡上一觉了。”金婆婆说着就双手抱在胸前站在店门口等着了。

我对玉器店里散发出的鬼气非常好奇,循着气就找过去了,玉器店还有间后堂,这鬼气就是从这里面散发出来的,我正要靠近后堂那扇门,突然门被打开了,一个新疆的中年壮汉腆着肚子就出来了,我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了,他神情不自然了一下马上把门给带上了。

这新疆的中年壮汉看到我们的打扮操着维语问了几句,见我们没反应后又用别扭的汉语问道:“你们是谁?干什么的?”

“你打开门做生意怎么都不看店的?玉被偷了也不知道了。”王猛问道。

“忙了点事,本店不做生意了,马上就要关门了,汉族朋友你们走吧。”中年壮汉说着就做了个手势,要请我们出去。

“你这是搞民族排斥吗?”王猛叫道。

“朋友,不要误会,不是这个意思。”中年壮汉眉头一皱说。他说着就从我身边走过去要关门,我突然从他身上闻到了一股奇特的香味,这香味有点辛,带着淡淡的香气,若有若无的。

我突然回忆起了一件事,我在王家村周祥家蹭吃蹭喝了两个月,也跟着他做了两个月的中医学徒,有一天周祥跟宝贝似的打开了一个小纸包,说弄了很久才弄到这种产自新疆一带的药材,说让我闻闻可以瞬间提神开窍醒脑,周祥打开纸包里面只有一丁点的红棕色粉末,我闻了一闻那股香味很奇特,人都会记住特殊气味的东西,当时我就记住了周祥告诉我的这种药材,安息香!

我正想着中年壮汉就开始赶人了,我们无奈被赶了出来,那中年壮汉马上就要关门,大家也打算走了,所谓医者父母心,一向心软的我按住了门阻止了中年壮汉说:“老板,安息香虽然有开窍清脑、行气活血以及治疗心腹恶气鬼的作用,但里头的人感染的不是普通鬼气,非常邪乎,你这安息香的作用不大。”

中年壮汉顿时就呆住了,不过他很显然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皱了下眉头说:“根本不知道你们这些汉人在说什么,赶紧走!”

我一方面是有好奇心,一方面是遇上了鬼症,所以我不依不饶的推着门说:“从阴气的阴邪程度来看,不出两天这年轻女人暴毙无疑!”

中年壮汉脸色顿时大变,轰然就把门给关上了,我吃了闭门羹有点无奈,只好叹了口气转过了身来。

“俞飞,你看吧多管闲事的下场。”王猛说。

“屋内有个得了鬼症的年轻女人,我身为医者既然遇上了,自然要过问一下,能帮尽量帮,但对方不领情也只好作罢了。”我无奈的摇头道。

“自从你的祝由气十指齐发练成后好像精进了不少,就这么随便一感应就感应到屋里是个年轻女病人了,连我都佩服不已啊,哈哈。”金婆婆笑道。

“去找下家玉器店问问看吧。”老蛇说。

“天都黑了,不去了,这家没问成耽搁了时间。”金婆婆说。

“你……老太婆,你是欺负我现在没肉身吗?!”老蛇愤怒不已却只能克制着声音,免得被旁边的路人发现是剑在说话就不好了。

“是又如何?哼,谁叫你一路上瞎指挥俞飞,孩子们,咱们找地方睡觉去了。”金婆婆说着就迈开步子要走。

就在这时身后的玉器店突然把门打开了,中年壮汉满头是汗,拱手走了出来说:“敢问你们是哪路的,为什么见都没见过屋内的情况就能分析出来了?”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王猛就插话道:“我们是医路的。”

“失敬失敬。”这中年壮汉一听立即拱手客气道,他这一拱手我马上就意识到这人不仅仅是玉器店老板这么简单了,这种拱手的姿势汉人用的最多,尤其是同道中人碰面经常会使用到,可这个男人一看就是维族人,一时间我对他的身份也产生了好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