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色中恶鬼/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你们看出了问题所在,如果不怕就请店里详谈,不知愿意吗?”中年壮汉客气道。

我看了金婆婆一眼,金婆婆这会也认真了起来,对着我点头道:“见死不救非大医作风,只不过我们要顺了天时地利人和,来和田是天时,进玉器店是地利,这会他又主动邀请这就应了人和,可出手相救!”

中年壮汉微微颌首看了金婆婆一眼,然后又环视了我们一下说:“看来你们绝非普通的医道中人,自然不会怕这种阴邪之气了。”

“你也绝非普通的维族人,汉文化学的不错,居然能理解我在说什么,言语之中还带有汉文化的特点,就是说的不怎么标准。”金婆婆双手叉腰得意道。

“店里请。”中年壮汉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们一行人又进了店,中年壮汉把门关上请我们坐下,还没来得及招呼我们喝茶,后堂突然传出了一个女人淫秽的呻吟声。

唐莺的脸顿时一红,金婆婆也是尴尬了一下,阿洛也是一脸的不自然,王猛眼睛都直了,小安撅着嘴口水马上就流出来了,我皱了下眉头也明白这是什么声音了,这是女人房事发出来的声音!

“后堂内……。”金婆婆欲言又止。

“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是……唉,其实后堂那个是我女儿买买提爱丽,鄙人叫买买提阿不拉,各位见笑了,我也不知道爱丽今天遇到了什么事,早上一起来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到了中午那会就发病了,傍晚这会彻底像是变了个人似的。”阿不拉大叔一脸的无奈。

“阿不拉大叔,我见你会使用安息香,你是……。”我问道。

“我虽然开了这家玉器店,可我也是个传统的维医,我一看爱丽的症状就知道是中了邪,所以我试着用我们族古老的方法去治她,可惜就像这位小兄弟说的,这不是普通的鬼气非常邪乎。”阿不拉大叔说。

“维医跟回医有不少相同之处,维医起源于古老的回鹘,讲究的是火、气、水、土,可治生、长、盛、衰,回鹘的古医学也是融合了中医,其实也算是中医的一个分支了,难怪你的汉文化学的不错了。”金婆婆道。

“非也,我之所以对汉文化熟悉是因为我的恩师是个汉人,当年新疆饥荒的时候,我被迫流浪到了中原地区,差点饿死,幸得一位汉人老中医相救我才保住了命,他待我像亲儿子一样,还不分民族把自己的中医学问教给了我,后来我长大回了新疆,又学习了维族的古老医学,于是将其融合了,仔细算算这都过去有好多年了,我还一次没回去看过他,真是惭愧啊,也不知道恩师现在怎么样了。”阿不拉大叔感慨道。

“原来是这样。”我点了点头。

这时后堂又传出了那种不堪入目的声音,我一下就站了起来说:“阿不拉大叔,可否带我看看你女儿?”

“可以,只是……。”阿不拉大叔面露难色。

“怎么?”金婆婆插话道。

“我女儿可能……可能光着身子,男人……。”阿不拉大叔支吾道。阵在围扛。

“哦,是这个原因啊,不过他才是能看鬼症的医生,我们只是从旁协助的助手,必须得他亲自去看,阿不拉,这都什么时候了不要拘泥于这种事情了。”金婆婆说。

“说的是。”阿不拉大叔赶紧拱手,接着就带着我要进去,金婆婆和唐莺也跟了进来,其他人都被关在了门外。

一进后堂我就感应到了重浊的阴气,只见一个顶多十八九岁的漂亮维族姑娘被五花大绑在床上,嘴里时不时发出喘息和呻吟,那样子真的就像是……。

只见她衣衫不整,露着香肩,胸口的衣衫开着,胸露出来了,裙摆也被掀起了,露着白嫩的大腿,我脸红了一下转移了视线,随后马上意识到这时候不该有这种尴尬,救人是第一位的,我赶紧问道:“阿不拉大叔,你为什么绑着你女儿?”

“我不绑着她疯疯癫癫的要乱跑,会害人的,而且她这会的力气很大。”阿不拉大叔说。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就打算过去给爱丽把个脉,我正要使祝由诊脉术来试试她体内的阴气属于何种鬼气,爱丽的手突然变爪狠狠扯住了我的手腕,指甲直接就深入了肉里,幸好她的手臂也给绑住了使不了多大力气,我这才有机会甩开她的手退了回来,金婆婆和唐莺赶紧迎了上来,我低头看着被爱丽抓伤的伤痕,这一看不由的心惊不已,被爱丽抓伤过的手腕居然都发黑了。

“是鬼毒!”金婆婆吃了一惊,唐莺赶紧把我带到角落里,悄无声息的用三尸烟雾帮我控制了一下鬼毒的蔓延。

“鬼毒是鬼气到了一定阴邪程度才会形成的毒,一般的鬼是形不成的,难怪连阿不拉这样精通中医和维医的也束手无策了。”我小声说。

“小兄弟你没事吗?对不起啊。”阿不拉大叔赶紧过来察看我的伤势。

“不碍事。”我笑了下。

“对了,这是你掉的吗?”阿不拉说着就递过来了一块玉佩。

我一看这是我的神医玉佩,于是接了过来,准是刚才跟爱丽拉扯的时候从怀里掉出去的。

阿不拉大叔赶紧拱手作揖道:“真是看不出来小兄弟你年纪轻轻,居然也是神医协会的人。”

“阿不拉大叔难道你也……。”我诧异道。

“不是,我能力低,没资格加入这样的协会啊,我只是见过这个东西,当年我恩师也是这个协会里的成员,恩师说过这协会里的会员都是神医,任何奇难杂症都医治的好,小女今天真是运气好,居然能遇上神医协会的神医出手,有救了,有救了。”阿不拉大叔激动道。

“先别激动了,你女儿像是晕过去了,俞飞赶紧趁现在试一试,只有你的祝由诊脉术能查了。”金婆婆站在床前说道。

我们赶紧围了过去,直到此时我才彻底看清楚爱丽身上出现的古怪淤青,这些淤青呈不规则的形状,看着有点像什么东西狠狠挤压过似的,而且都出现在胸口、大腿这些女人的敏感位置,非常奇怪。

“金姐,麻烦你能将手按在这些淤青上看一看吗?我不方便。”我意识到了什么说道。

金婆婆二话不说就按了上去,她这一按我立即就明白这些淤青是怎么弄出来的,这是手印按和捏出来的,而且这手印比金婆婆的要大一些,应该是个男人按出来的!

见此情景我又赶紧给爱丽把了个脉,祝由气注入爱丽体内,我闭上眼睛仿佛看到了她的五脏六腑,爱丽的五脏六腑均被鬼气感染,鬼气这会正在血液和身体各个部位循环,这情形至少是中了鬼气有十几二十个小时了,一旦鬼气攻心,爱丽就必死无疑了。

我正把着脉爱丽突然发出了尖锐刺耳的男人尖笑,我睁开眼睛一看,爱丽翻着白眼怪腔怪调,犹如捏着鼻子模仿太监似的说:“美人,你可真水灵,来,亲一口。”说完就是一阵恐怖的吸口水声,爱丽这时候脸上又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就好像真的被人亲上了。

与此同时我的祝由气在爱丽的体内很快就被鬼气驱赶了出来,我赶紧把手缩了回来,喘着气看着爱丽。

“怎么样?”阿不拉大叔已经被刚才那一幕吓到了,颤声问道。

“综合所有情况来看,这是色中恶鬼上身了,而且起码是死了超过百年的老色鬼了!不然不会这么阴邪还能凝聚出鬼毒了,我的祝由气也奈何不了他被驱赶出来了!”我心惊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