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百邪鬼魅症/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婆婆听我这么一说也是眉头不展,阿不拉大叔更是吓得愣在那呆呆地看着受罪的女儿。

我将唐莺和金婆婆招呼到了角落里,唐莺急道:“俞飞哥哥你有什么好办法能克制这……这色鬼吗?”

我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说的太大声,接着小声道:“三十六鬼症有言,凡有鬼毒的全都是鬼中之王,一旦被这种鬼缠上,阳气流失极快,不超过三天就会暴毙,即便侥幸救回来恐怕也会有后遗症,相当于鬼症当中的绝症,要救相当困难……。”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爱丽的一声痛苦呻吟给打断了,阿不拉大叔赶紧坐到床沿上挤着眼泪安慰着爱丽。阵史鸟划。

“那就是说爱丽姐姐是被一个色鬼之王缠上了?如果把她救回来会有什么后遗症?”唐莺问。

“淫娃荡妇一个!”我沉声道。

金婆婆和唐莺面面相觑,好半天金婆婆才问:“那你的意思是到底救还是不救?”

“肯定是要尽力去救了。”我眉头不展道。

“这样似乎也不好啊,要是救回来变成……那救回来有什么意义?”唐莺说。

“小莺子,外经上肯定不会记录治不好的病症,都有后遗症了还记录了干嘛?俞跗不会这么做的,俞飞是吧?”金婆婆扬了下嘴角问。

“嗯,刚才我的话还没说完,那只是以保命为主不管后遗症的医治之法,适用于年纪大体质虚的老人,还有一种医治之法,不仅可以将鬼中之王给除了,还能让人没有丝毫后遗症,但这种医治办法也挺凶险的,弄不好人就死了。”我说。

“那就是说是一种利弊同时存在的医治办法喽?”金婆婆若有所思道。

“爱丽还这么年轻,我觉得应该赌一把。”我说。

“这不是你赌的问题,得他赌。”金婆婆说着就指向了阿不拉大叔。

我点了点头连忙过去把阿不拉大叔拉到了角落里,把两种医治办法都告诉了他,阿不拉大叔一听顿时愁容满面,回头看看床上痛苦的女儿,想开口做决定却欲言又止。

我明白阿不拉大叔心里的纠结,他是一个父亲,既不愿看着女儿成为淫娃荡妇,也不愿看着她死。第一种法子虽然不会死人,但爱丽治好了也是一个淫娃荡妇,一辈子基本毁了,活着的意义都不是很大了;第二种法子虽然有死亡的风险,但治好了却可以还阿不拉大叔一个健康的女儿。

“鬼中之王入体,也称百邪鬼魅症,拖不得,阿不拉大叔你要赶紧做决定啊。”我小声提醒了句。

阿不拉大叔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来回的踱步,终于他一狠心做了一个决定,用第二种医治办法赌一下。

百邪鬼魅症是对鬼中之王入体的一种统称,当然也包括色鬼之王了,所谓百邪自然是一种形象的说法,比喻鬼中之王的邪气厉害。

这种办法需要几种特殊的药材组合,这几样药材分别是:癞痢百齿霜、夭婴命蒂、腐尸恶蛆、蜜蜡石粉、鲮鲤之甲。

我将这几样药材告诉了金婆婆和唐莺,唐莺茫然的挠了挠头说:“俞飞哥哥,你的药材怎么越来越古怪了,都是什么药啊,我怎么听都没听过。”

“治疗鬼症的药自然跟治疗阳症的药不同了。”我说。

“别说是你了小莺子,就连我有中医底子也搞不懂其中几种药材是什么玩意,我就知道腐尸恶蛆、蜜蜡石粉这两样,腐尸恶蛆顾名思义就是腐尸身上长出的蛆虫,蜜蜡石粉也就是半透明或者不透明的琥珀粉。”金婆婆说。

“癞痢百齿霜就是一个瘌痢头用梳子梳下来的头垢,夭婴命蒂就是一个出生就夭折的婴儿脐带,鲮鲤之甲就是穿山甲的鳞甲。”我补充道。

“你这么说我就懂了,不过有几样还确实挺难搞,但这次关系到一个年轻姑娘的一生,在难搞也得搞,为了节省时间一会我让阿洛和小猛子也一起去找。”金婆婆点了点头说。

“我们只有两天时间,两天一过爱丽就暴毙了。”我说。

“对了,这刚说的都是药材,这次有什么药引要弄吗?一次说完,免得我又跑一趟。”金婆婆问。

“帮忙抓一只黑色玄猫,就是黑猫,它就是药引。”我说。

“啊,俞飞哥哥你要煮了猫啊?!”唐莺吃惊道。

“不是这个意思,我要让黑猫吃下这些药材然后拉出猫屎做成药丸,只是利用黑猫,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外经册子上说要找辟邪活物先吃下这些药材,然后转化出来才能做成药材,我想来想去黑猫算是辟邪的吧。”我解释道。

“黑猫是辟邪的吗?”唐莺疑惑的挠了挠头。

“确实能辟邪,只是邪气比较重的地方经常有黑猫出现,所以才被人误以为是大凶之物,事实上黑猫是对邪气特别反感的小动物,小莺子别多问了,咱们赶紧出去带着大家一起去弄药材去,这小姑娘等不起。”金婆婆说着就带着唐莺出了门。

金婆婆带着大家伙找药材去了后,阿不拉大叔赶紧过来给我作揖道谢,我赶忙阻止了他说:“阿不拉大叔,你现在跟我道谢还不是时候,因为这法子有凶险,所以还是等爱丽能真正好起来我也敢欣然接受你的道谢。”

“小伙子心胸真宽广,有天山般的气度,不骄不躁也不虚伪,有我们新疆汉子的豪气,又身怀奇术,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阿不拉大叔夸道。

“新疆汉子拍马屁的功夫也挺了得,这给拍的,都拍到天山上去了,我看你就是怕把人给治死了,对吧?”老蛇的元神又不知不觉进了我脑子里。

我尴尬的笑着,不敢告诉阿不拉大叔这会还有个人在我脑子里插话。

“对了,你刚才说的这法子治不好会死人,怎么回事?我看你说的挺好玩的。”老蛇突然问起了这事。

我朝阿不拉大叔做了个手势,示意出去到店里坐一下,到了店里我就小声说:“因为这法子还算不上真正对症,只是对百邪鬼魅症的统一治法,对每一种鬼中之王产生的功效都不太一样,不知道对色鬼之王效果好不好,后果严重的会死人,我刚才只不过把最严重的后果说在前头,不然真死了责任就大了,唉,但愿对这色鬼之王不要出现这样的后果吧。”

“你小子终于学聪明了一回,有我一成推卸责任的功力了,这么做没错,不过我有个疑问,既然不是万全之法,那你们俞家老祖宗俞跗记得是什么狗屁玩意?”老蛇说。

“蛇叔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有些病症已经超出了人所能及的范围,甚至在未来也不可能治好,祖上俞跗能做到这一步相当不错了,而且我这才是我爹留下来的皮毛啊,要是完整的真迹都学会了估计这百邪鬼魅症都算是皮毛了,再说了,你那一身的高深武学不都是外经里演变而来的吗?这么说合适吗?”我嘟囔道。

“少顶嘴,我来问你,你爹留给你的外经册子上难道真没有万全之法了吗?这小姑娘这么年轻,万一出个事确实划不来。”老蛇说。

“有,只是时间不够,爱丽应该是昨晚被这色鬼之王缠上的,到今天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时间只剩下两天了,在这两天里不仅要了解爱丽是怎么被色鬼之王缠上的,还要将这个色鬼之王是怎么死的、哪里人士、葬身何处等资料全都搞清楚,就是要往他的祖坟上刨,你觉得两天够吗?只有这样才算万全,无论是何种鬼中之王,只要有人能了解他的生平事迹,找出他的弱点,利用弱点对付他,在加上药材的作用,那他的威力会大减,就根本没有危险了。”我解释道。

“往祖坟上刨也没什么难的,两天对吧?走。”老蛇说。

“现在要去哪?”我诧异道。

“我帮你先去暂时克制住那色鬼,让小姑娘意识能清醒点,搞清楚这小姑娘是怎么被色鬼缠上的。”老蛇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