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清朝干尸/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只好转头看向别处吁了口气问道:“爱丽姑娘,你被色鬼之王缠身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把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事详详细细的给我说一遍吗?就从吃过晚饭后开始说起。”

爱丽迟疑了一会像是在回忆,没一会她就发出了犹如莺燕般动听的声音,叙述起了自己昨晚发生的一切。

听了爱丽的叙述我也明白了爱丽是怎么惹上这色鬼之王的了,小镇地处荒漠,小学本来在镇中心,因为前些日子出现地质塌陷,考虑到孩子们的安全,学校就把校址临时搬迁到了处在镇边沿地区的荒漠里,那里有一排废弃的土建筑,其中有几间房还是好的,就被用来做教室了,根据爱丽的了解,那里曾是清朝边防屯田养兵的地方,当年有许多清廷犯人因犯了各种罪被发配边疆当劳力,在临时校舍的浅层地表里经常会挖到锈迹斑斑的脚镣、腐朽的木枷锁以及其他劳作工具,孩子们因为好玩经常会戴着脚镣玩,爱丽禁止孩子们拿这些东西玩,不过她对这个地方随随便便就挖到这些东西很疑惑。

昨天孩子们都放学后,爱丽便和学校的另外两个维族男老师对临时的操场进行了挖掘,希望把这些东西都给清除掉,挖着挖着,爱丽突然就觉得浑身打冷战,很不舒服,没一会她就身子站立不稳一下就栽倒了,两个男老师见此情景赶紧停止了挖掘把爱丽给送了回来,阿不拉大叔说那两个男老师送爱丽回来的时候气色也相当不好,当时他也没往深处想,这会想起来才觉得不妥。

就在爱丽叙述完的同时她又露出了那恐怖的怪笑表情,接着就再次昏倒在床上了,我知道色鬼之王一定是回过神来了,于是赶紧跟阿不拉大叔一起把爱丽给绑了固定在床上。

“这么看来那地方下面肯定是一个坟坑,爱丽因为挖到了这色鬼之王所以被缠上了。”老蛇在我脑子里沉吟道。

“不知道那两个男老师情况怎么样了。”我小声嘀咕了句。

“他们是年轻男人,阳气壮,也没有色鬼之王入体,顶多是感染阴邪鬼气病个几天,不碍事。”老蛇说。

“蛇叔你说现在该咋办?”我问。

“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去那里看看。”老蛇说。

“小兄弟你嘀嘀咕咕什么,在跟谁说话呢?”阿不拉诧异的问道。

“哦,没什么。”我顿了顿赶紧转移了话题问道:“阿不拉大叔,那临时的学校在哪你知道吗?”

“知道,就在镇西郊荒漠里,都在镇边缘地区了,你这是……。”阿不拉大叔说。

“我要去看看,你照顾好爱丽。”我说。

“这天都黑了还要去吗?要不要我叫几个维族小伙跟你一起去?”阿不拉大叔问。

“不用了,人多手杂反倒不好了,万一又出个什么事也不好解决,我跟他们不同不受这些阴邪鬼气感染,你只需好好照顾爱丽就行了,我去了。”我说着要走。

“等等。”阿不拉大叔说着就从怀里抓了一把粉末往我身上一洒,顿时一股蒜和安息香的混合味道就扑鼻而来了。

我剧烈咳嗽了起来,阿不拉大叔说:“这是我特制的防阴邪气的药粉,虽然功效不大,但对普通的阴邪气有抵御作用。”

我只好表示了感谢,这才匆匆离开了玉器店朝着西郊快速跑去。岛反叉亡。

“哼,简直是多此一举,我们还需要这些小儿科的东西吗?”老蛇说。

“蛇叔,这是人家的心意,我也知道没用,有时候我真觉得阿洛才适合做你的徒弟,你俩的脾气一定对。”我苦笑道。

“那个蚩尤后裔怎么配做我徒弟?老实说虽然我现在不跟他计较了,也承认他是个善良的孩子,可他毕竟是蚩尤后裔,老叶将自己的痋术传给他虽然是为了大局着想,但我还是觉得这么做很不妥,迟早会害了你们,你仔细想想连我都不接受这样的事,黄帝一族的守陵人怎么会接受?本来根本不用对付黄帝一族的人,反而他们还是我们打倒蚩尤一族的统一阵营,这下可好,就因为老叶这该死的计划,搞的他们也成了敌人,黄帝一族各个不是省油的灯,老子这次被老叶害惨了,早知道在虫谷那会不听他的蛊惑了,我英明一世怎么会被他蛊惑了,真是……。”老蛇唠唠叨叨了起来。

“蛇叔,米已成炊你就别抱怨了,阿洛绝不会发生你说的事,他一定不会害我们的。”我打断了老蛇的话。

“咱们拭目以待吧。”老蛇不快的说了句就不吭声了。

我也不说话了,开始朝着西郊急进,大约半小时左右终于到达了西郊,只见远处的荒漠里果然矗立着一排土房子,土房子孤立在荒漠中,在月光下就像一只怪物趴在那一动不动。

荒漠里刮起的风吹来沙尘,让人很快就灰头土脸了,我跑到了临时学校里,果然在一个小操场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坑洞,坑洞里还散落着脚镣、枷锁等工具,几把锄头就丢在里面,一股残余的阴气在空气中弥漫。

在老蛇的指挥下我继续把坑洞给挖开了,随着我把坑洞越挖越大,很快就看到了一口棺椁,棺椁上的彩绘虽然有褪色,但却仍很清晰,我把棺椁给推开了,顿时一股恶心的酸臭伴着一股邪乎的阴气突然就飘了出来,那阴气就跟在玉器店感应到的一模一样,没错,就是他了!我赶紧运祝由气抵御了一下。

借着月光,我朝棺中看了一眼顿时就被吓了一颤,棺中那人乍一看跟活的似的,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具保存非常好的男性干尸,这干尸前额光溜溜的,脑后拖着一根乌黑细长的辫子,皮肤苍白发黄贴在骨架上,嘴唇上一撇微翘的八字须都清晰可见,一顶黑色的清朝官帽就散落在棺材里,干尸的身上还穿着一套绣着四爪蟒蛇的官袍。

“保存的真完好,看着就跟活的一样。”我颤声道。

“看他的蟒袍官服应该是个九品芝麻官,荒漠里的特殊环境不利于细菌的生长,脱水又快,所以被风干成干尸了。”老蛇说。

“那色鬼之王还是个当官的啊。”我吃惊道。

“哼,这么好色肯定是当官的,满清晚期的普通人都他妈吃不饱了,哪有功夫好色。”老蛇不屑道。

“你怎么知道他是满清晚期的九品芝麻官?从土层还是从身上的衣服看出来的?”我好奇的问。

“瞎猜的。”老蛇说。

我一时无语,老蛇又开始让我在棺材里翻找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不过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几件像样的陪葬品,只在尸体的手上发现了一个玉扳指,不过随后我在墓穴的土层里发现了零星的漆器、镂金器,还发现了一匹仍未腐烂的丝绸,拂去上面的土层,轻轻一摸,这丝绸居然仍很滑手,真是吃惊不小,接着我继续往下挖,但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倒是挖到了一本腐烂的书,我拿起来翻了翻,纸都粘到了一起,只有封页上三个字清晰可见,这三个字是:飞跎传。

“陪葬品因为地区的限制很少,不过在新疆一代也算是有规格了,从陪葬品的特点来看应该是江南一代的官员,这本飞跎传是扬州的评词,看起来这老色鬼爱听这玩意,把这也当陪葬品了。”老蛇嘀咕道。

“飞跎是什么意思?”我好奇的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