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以一变万/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叶巍操纵着杂交痋虫朝这边扑了过来,在飞到半路的时候全都聚集到了一起,突然就自燃了起来,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阿洛眉头微微一皱,赶紧双手合十念诀,黑色小甲虫瞬间就疯狂的叠加起来形成了一道横亘在峡谷中间的巨大屏障,在这道虫墙的前面还凝结着虫气,火球飞过来的时候被虫气冲击的呼呼生风,看起来阿洛连这招也研究过了。

眼看火球就要被熄灭了,突然这些自燃的火虫又化整为零变成了个体,开始一只只的冲击起虫墙,从黑甲虫的缝隙里钻过,速度快的就跟子弹似的,冲击到地上就是一个小小的坑洞,冲击到岩石上就产生了如同鞭炮炸响的声音,非常恐怖。

王猛和唐莺扶着我急急的后退了,金婆婆也心惊不已,叶巍很显然也知道阿洛研究了他这种虫子,所以采用了跟上次完全不同的策略。

阿洛看到火虫化整为零从虫墙缝隙钻进来后急急后撤了几步,双手又是一拍,虫墙突然崩塌散落,黑色甲虫突然展开翅膀飞了起来,一只只朝着叶巍的火虫飞了过去,两种痋虫在空中相撞顿时就腾起小火球,玉石俱焚了,霎时峡谷里就出现了奇异的一幕,只见小火球在空中不断的闪烁,极为瑰丽。

与此同时阿洛其余的小甲虫已经进行了反击,朝着叶巍从地上、空中双路席卷了过去,叶巍面不改色从怀里又掏出一个小竹筒,朝着前面就是一扔,小竹筒犹如利刃一样插进了地里,叶巍轻启嘴唇念诀,那小竹筒突然开始炸裂,大量形如蜈蚣却又有蝎子尾的虫子蜿蜒着爬了出来,那样子就跟我们遇到的痋虫之王的尾巴一模一样,只不过是被缩小了很多倍。

只见这些蝎子尾蜈蚣翘起尾巴对准在天空中飞的小甲虫,尾巴上牙齿大小的尖锐毒针突然像是弓箭一样对着小甲虫就发射了出去,小甲虫中针摔落在地,扑腾了几下就六脚朝天死了,很快空中的甲虫悉数落地了,与此同时剩下的蜈蚣蜿蜒着朝地面上的小甲虫游去,没一会就把小甲虫杀的尸横遍野,残肢遍地,蜈蚣不依不饶仍继续向前朝着阿洛游过去。

刚才这一幕看得我们震惊不已,他们俩全都摒弃了气的使用,把气只作为催发虫子生长的手段,阿洛用小甲虫克制火虫同时发动攻击,叶巍同样也有克制小甲虫和反击的办法,这一来一往一个回合令人眼花缭乱,两人针尖对麦芒,真正一决高下的是他们培育的痋虫!看起来真的是要为了谁是叶家痋术正统传人一分高下了。

其实我们都很清楚叶巍的能力肯定在阿洛之上,但为了所谓的正统传人叶巍摒弃了气的使用,这无疑给了我们喘息的时间,如果单凭虫子对决,阿洛跟他对上几个回合是没问题的,要是可能的话我们这个时候完全有机会迂回过去到昆仑神宫。

我抬头看了看峡谷的绝壁,两侧的绝壁怪石嶙峋高的离谱,就算体内的气练的在好能将身体脱离引力也无法攀登上去,峡谷的地势成了横亘在我们面前最大的障碍,要想过去必须要打倒前面的敌人,最重要的是我们不会丢下阿洛一个人来对付他们。

“本来叶巍摒弃用气对我们很有利,但现在这种有利反倒让人更焦急了,峡谷的地势导致了阿洛必须打倒他才行,不然我们根本无法接近昆仑神宫。”金婆婆沉声道。

“古往今来只要是俗人就无法摆脱名利的纠缠,叶家也不例外,叶巍之所以摒弃气的使用,恐怕是他的内心深处想得到承认,虽然我对叶巍这个人不了解,但我能理解他那种感受,就像我跟叶墨之间的关系一样。”老蛇让我转达了他要说的话。

金婆婆听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这么看来叶巍一直是得不到叶家承认的一个人了,那他应该是叶家的叛徒。”岛共双巴。

“不算是叛徒,至少他没有站在蚩尤一族一边,如果站在他的角度来想的话,他很可能只是觉得黄帝一族才是真正正统的黄帝外经拥有人,保护俞家只是小我,站到黄帝一族那边才是大我,想问题的方式不一样让他站到了黄帝一族那边,就像我起初也无法接受老叶这种疯狂的做法一样,蚩尤后裔怎么能成为痋术传人?怎么能成为外经守护人?”我转达了老蛇的话。

“老蛇,听你的话像是后悔了啊?”金婆婆冷笑道。

“我只是就事论事,如果老叶没有把一切都告诉我,如果黄帝一族的人来找我让我加入他们对抗蚩尤一族,没准我也会加入,不过谁让老叶先说服了我,没办法现在只能站在俞氏一族这边了,但愿老叶的美好愿望能实现吧,不然就要成为杨家人唾弃的对象了,不仅跟蚩尤后裔同流合污,还跟黄帝一族对抗,要遗臭万年喽。”我小声的转达着老蛇的话。

“听你这话好像心中很不满啊,俞氏一族怎么了?阿洛又怎么了?哼。”金婆婆冷哼道。

“没什么,咱们现在什么办法也没有,除了看戏也只能闲聊两句了,不过不知道怎么搞的,我还真有点担心阿洛这个蚩尤后裔搞不过叶巍。”我转达着老蛇的话。

“那是你这一路上看到了阿洛的人品,你在心里其实已经改变了对他的看法。”金婆婆说。

“随你怎么说了。”我看了金婆婆一眼转达了老蛇的话,这句话后老蛇就不说话了。

我开始认真的盯着峡谷里的痋虫对决了,那些蜈蚣速度奇快朝着阿洛蜿蜒过去,阿洛的右手已经探进了帆布包里,只见他一个后撤右手已经快速抽出放在了地上,手指的缝隙里夹着四个玻璃小瓶,手心里还捏着一个小瓶,他将这五个小瓶依次摆开,双手中指食指并拢贴近嘴唇,嘴里在轻轻的念动口诀。

随着阿洛念诀五个小瓶子的瓶盖突然“嘭嘭嘭”的自行弹开,五个瓶子里分别飘出了五股颜色不一的气体,仔细朝瓶子里看去,每个瓶子里都装着两只色彩斑斓的小虫子,这些小虫子上次在秦岭猴子坟的时候对付过唤猴人,是阿洛的五行虫杀之术,原来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留下了五行虫杀的虫种,这家伙什么事都放在心里,让人浑然不知。

“阿洛这孩子内心的孤独让他心如止水,想问题都考虑到了非常远,知道五行虫杀不是经常能用,都已经把虫种给留下以备不时之需了,这样他时刻都能用五行虫杀了,连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留下了虫种,他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痋术的最高境界。”金婆婆点着头道。

“不死虫身吗?”王猛好奇的问了句。

“那是痋术人体的最高境界,我说的是痋术控虫的最高境界,以一变万,一两只痋虫就能变出成千上万的痋虫,我们这一路上时间非常紧迫,马不停蹄的办了各种事,几乎连修炼的时间都没有,连我都没想到阿洛能利用有限的时间将自己最大限度的变强,一个阿洛、一个俞飞,这两个孩子性格迥异,一个心如止水勤奋的不露痕迹,一个天生悟性超高,两个人从不同的路步入了高手的行列,不得不佩服啊。”

“哼,俞飞有一根懒筋,要是没有我他就是个废物!”老蛇让我转达贬低自己的话,我张开了嘴却说不出来,我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