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五行虫杀/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五股从瓶子里飘出来的气四股钻进了地里消失不见了,一股飘向了空中跟空气融为了一体,在阿洛念诀之后地里冒出了四条虫带,天上也像是凭空出现了一条虫带,紧跟着五条虫带齐齐涌向杂交蜈蚣展开了凌厉的杀戮。

叶巍的杂交蜈蚣没一会就被五行虫咬、吸、啃、叮、啄蚕食的连汁液都没剩下!

解决了这些杂交蜈蚣后阿洛没有轻易就发动五行虫杀,而是继续念诀,让还在地下的五行虫母虫继续繁殖冒出地面,霎时五行虫就以铺天盖地之势遮蔽了峡谷一头,我们几个也仿佛陷入了一个虫子的世界,这次比在猴子坟对付唤猴人的时候要夸张了好几倍,阿洛很清楚叶巍的实力不敢托大,五行虫狂暴的挤在一起却不敢往前一步,好像在蓄势待发等着阿洛的一声令下!

“痋术就算外传也只是皮毛,五行虫杀作为痋术里核心的高级术之一,向来不外传,叶墨居然把五行虫杀都传授给你了,真够大胆的!今天不杀了你这个蚩尤余孽是不行了!”叶巍有些愠怒了,只见他扯落黑袍露出了一套青灰长衫,他穿着一双布鞋,腰带上挂满了小竹筒,他将辫子卷在了脖子上,双眼愤怒的瞪着阿洛。

“清朝人发火了!”王猛颤声道。

我心中暗叫不好,叶巍有可能不会一直不用气,他的目的已经从斗痋术到想要杀阿洛了,看起来这招五行虫杀将他惹火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情况有点不妙啊。”金婆婆担心道。

“这老不死的自己可能没得到五行虫杀的真传,所以看到阿洛使用恼羞成怒了,谁是正统的传人一下就见分晓了,也就没必要在斗痋术了,呃哈哈哈。”老蛇在我脑子里大笑道,他似乎已经回神归元了,那笑声都在我脑子里形成了回响之势。

“蛇叔你复原了吗?”我问道。

“恢复了三成,不过仍没法战斗。”老蛇说。

金婆婆很显然跟老蛇想到了一起,只见她双手叉腰冷笑道:“刚才还说要斗痋术分个正统,现在看到五行虫杀就恼羞成怒,怎么,要用气了?这么看来真正的痋术正统已经分出来了,阿洛才是正统的叶家痋术传人,你?看样子你不过是个连五行虫杀都没学到的叶家叛徒,你也因此心生不满背离叶家进入雪山休眠,你心中对叶家有恨,所以才站到了黄帝一族那边吧?一个满清的余孽早就应该被时代抛弃,一个该死的人却被黄帝一族唤醒成了守陵人,你压根连叶墨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你不是在怀恨蚩尤一族,也不是在守护黄帝外经,你是在怀恨叶家,你只不过是为了一己私欲站到了黄帝一族那边,你根本不配说自己是叶家人!”

叶巍愤怒的瞪着金婆婆,看样子真被金婆婆说中了,我机械的扭头看着金婆婆,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金老太婆是想用激将法让叶巍继续摒弃用气,让阿洛有机会打败他,一旦叶巍用寒冰虫气,阿洛肯定招架不了,这老太婆简直就是个智多星啊,不过高手过招她出来干预这么做未免有点下三滥了,难怪把你指点的这么畏畏缩缩优柔寡断的,一个女人带不出阳刚之心,你千万不要学,你要学的是我光明正大的赢每一个对手不要命的狠劲。”老蛇在我脑子里说。

“蛇叔,这也未必是下三滥吧,只不过是一种策略吧?”我小声嘟囔道。

“总之我说不要学就不要学!”老蛇沉声道,我只好不吭声了。

“有能耐你也用五行虫杀来接这招啊?你会吗?”金婆婆看着叶巍冷笑道。

“闭嘴!我要杀这蚩尤余孽根本就用不着寒冰虫气!”叶巍吼道,接着他卸下腰带直接扔到了空中,然后摆开架势捻手念诀。

腰带落到了地上,竹筒也散落了一地,只见这些竹筒有的在流出水,有的在流出粘液,有的在冒烟,没多一会峡谷的另一头突然被竹筒里冒出来的烟气给遮蔽了,等烟气散去的时候我们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只见大量见所未见的杂交痋虫遮云蔽日的出现在了峡谷另一头,天上飞着足有人头大小跟蚊子似的虫子,地上爬着各种鲜艳的甲虫和爬虫,就连绝壁的两侧上也爬着大量黑蜘蛛。

阿洛和叶巍各站一边,整个峡谷都成了虫子的地盘,声势浩大,叫人毛骨悚然。

虽然金婆婆已经让叶巍继续摒弃了用气,但叶巍的变种痋术依然可怕的厉害,这让我们都替阿洛捏了一把汗。

“咱们还是离远点吧,免得被波及到,叶巍的痋虫都不简单。”金婆婆说着就带着我们又后退了十几二十米。

“金姐,阿洛能搞的过那个清朝人吗?阿洛的五行虫跟那些杂种虫子一比,简直是……。”王猛紧张道。

“别说丧气话,我们要对阿洛有信心。”唐莺白了王猛一眼。岛共宏号。

“我已经尽量降低阿洛的危险性了,至于痋术能不能比得过那就不知道了。”金婆婆也忧心忡忡的看着那边,接着说:“现在就是搞不清楚这清朝人叶巍到底跟叶墨哥哥是什么关系,我对叶家的事知之甚少,如果能知道他跟叶墨哥哥的关系多半就能揣摩到他的心态了,刚才你们也看到了,这人的脾气跟老蛇一样,把名看的非常重,稍微被我一激将就摒弃了用气,他有致命的性格弱点,现在能揣摩到的就只有他很可能是叶家扫地出门的叛徒,所以心生不满看到五行虫杀才会那么生气。”

“什么跟我的脾气一样?你什么意思?金老太婆你这么做会不会太卑鄙了?高手过招拼的是实力,哪来那么多的盘外招?阿洛弄不过他那是技不如人,我最烦就是玩这种盘外招的对手了,当初在虫谷我败给老叶也是因为被他算计了,搞的火气很大被他牵着鼻子走了,你们两个难怪会走到一起了,都是一个德性,哼。”老蛇的紫色气体突然包裹我全身,接着缩回了灵蛇剑,看样子他已经恢复了至少一半了,不需要借助我的身体之气回神归元了。

“你说我卑鄙我不接受,这不叫卑鄙这叫聪明,你活该输给叶墨哥哥,至于你说我们一个德性走到一起,这点我还是接受的,再说了现在是以大局为重,阿洛不像俞飞有你在指点,如果我不帮他个小忙,你觉得他能对付得了叶巍吗?”金婆婆不快道。

“哼。”老蛇冷哼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其实不用气有利有弊,利就是对阿洛的伤害不大,但弊就是阿洛自然也不会去用气,这样就更难打倒叶巍了。”唐莺说。

就在这时峡谷里的虫子全都躁动了起来,阿洛和叶巍两人各自变换手势驱动痋虫发起了进攻,霎时峡谷里就响起了虫鸣声,本来虫鸣是非常微弱的声音,可因为数量太多,那恐怖的鸣叫顿时响彻峡谷。

两个人痋虫的数量或许差不多,但个头却相差了很多,阿洛的五行虫很快就落了下风,见此情景阿洛干脆把帆布包取了下来,准备把里面培育的痋虫种全都给倒出来,就在他这疏忽的一瞬间,叶巍突然借着痋虫交战的掩护一个闪身闪到了阿洛面前,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动作快的叫人咋舌,阿洛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仍在取帆布包里的玻璃瓶。

“阿洛!”我立即发出了一声惊呼,就在我惊呼声响起之际,叶巍一掌就拍到了阿洛身上,阿洛顿时就整个人向后飞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