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司珩遇险/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峡谷里蚩尤一族六個守护人和叶巍打的不可开交,各种奇术悉数登场,叫人应接不暇。场面惊心动魄。

阿洛逐渐醒转了过来,有些发懵的看着峡谷里的情况疑惑道:“发生什么事了?我身上的伤……。”

我本想解釋一番却被金婆婆抢了白,金婆婆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这些蚩尤一族的人出现了,他们救下了你,然后我们给你疗了傷,你没事了。”

“谢谢大家了。”阿洛没有丝毫怀疑,这样也好,要是让阿洛知道自己的魔血出现了外泄复苏迹象。无疑是给他增加了负担。

峽谷里的混战仍在持续,几个回合下来,蚩尤一族的全都气喘吁吁了,倒是叶巍没有半点疲累的样子,这个休眠了上百年的人果然与众不同,真的能以一敵六,这无疑让我们震惊。

双方停了下来形成了对峙,译伽沉声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邵辉、司珩你们掩护他们先过去,这裏交给我们了。”

傅邵辉和司珩赶紧退了回来,我们也不敢耽搁跟着他们就绕开了叶巍过去了,叶巍想要阻拦却被译伽他们牵制住了。不过绕过了叶巍还有个幽灵黑袍人站在前路上。这幽灵黑袍人的能力我们都见识过,一下就停住了脚步。

“愣着干什么?”傅邵辉诧异道。

“这个人很厉害。我们还是过不去。”王猛颤声道。

“这家伙是在麦积山碰到的那个梵天之身的人吗?”司珩脸色严峻了起来。

“对,就是他。”我点了点头。

“他保持这样的状态多久了?”司珩问道。

“很长时间了,而且刚才还发动了一次大的吸收和瞬移术。”我不假思索的回道。

“你们刚才跟他交过手吗?”阿洛愣愣地问道。

“在你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情,等以后有机会在跟你解释。”金婆婆说。

“嘿嘿。没想到连这么高级的神术也会,不过既然他用了这么厉害的神术,我相信他存在不了多久了,邵辉你带着他们先过去,这个人交给我来应付了。”司珩笑道。

“你一个人行吗?”傅邵辉问。

“硬拼肯定搞不过他,我只是给你们争取时间罢了,只要能拖住他,耗他存在的时间就行了,我的蝴蝶能吸各种气,就连人的元神之气也能吸收,别小看我。”司珩得意道。

傅邵辉点了点头就带着我们打算绕过去,虽然如此但我们每走一步还是心惊胆战的,主要是刚才见识过他的厉害,他没有实体,但却散发着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人产生莫名的压迫感。

在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司珩突然发动了紫色蝴蝶朝着幽灵黑袍人袭去,只见大量的蝴蝶从幽灵黑袍人的帽沿空洞里穿了过去,仿佛进入了一个深邃空间就没有出来了。

我们回头朝司珩看去,司珩摆开了架势似乎在施术让飞到黑袍里的蝴蝶吸收气体,只见在司珩的指挥下黑袍里似乎有了动静,没一会这黑袍就轻飘飘的掉落在地,那幽灵黑袍人消失不见了,大量的蝴蝶慢慢飞了回去停留在了司珩的身上,司珩发出了得意的大笑道:“哈哈哈,这么轻松就把元神之气给吸干了,你们还说他厉害,上次我将他的情况汇报给了老大,随后在老大的帮助下培育了这种能吸人元神之气的蝴蝶,我的蝴蝶就是针对这个人的克星!”

我们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机械的回头看着司珩。

“糟糕,这不男不女的死定了。”灵蛇剑出鞘老蛇心惊道。

傅邵辉突然脸色一变大喊道:“司珩,小心啊!”

“嗯?小心什么,他的元神之气都被我吸干了啊。”司珩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在这时停留在司珩身上的紫色蝴蝶突然开始吸收他身上的气,淡紫色的气体从司珩身上各大要害穴位疯狂的溢出,全被蝴蝶吸收了过去!

司珩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脸上出现了惊恐的神色,慌忙去挥着蝴蝶想要把蝴蝶从身上挥落,可这些蝴蝶就像钉子一样钉在了司珩身上,怎么弄也弄不下来。岛尽扔扛。

虽然司珩是我们的敌人,但这一路上他帮了我们不少忙,看着他这样我很想伸出援手,不过我才刚有这样的想法灵蛇剑翠绿幽光突然一闪,一道紫色气体一下就从我手臂钻进了我的身体,老蛇的声音很快就在我脑子里传了出来“不要妇人之仁,不要因为他帮过你几次就想救他,他始终是我们的敌人,现在这样狗咬狗对我们是最有利的,到时候阻止黑袍面具人的计划也少一个对手,这不男不女的利用价值到此为止了,而且就算我们出手想救他也来不及了,就更别说我们的身体状况都没恢复了。”

老蛇的这番话很冷静也确实有道理,可人毕竟是有感情的动物,我们对司珩虽然谈不上感情,但至少感觉得到他的本质并不坏,而且每次在最危险的关头都是他现身救我们出困境,这样眼睁睁看着他陷入困境却不能出手相救,心里确实非常难受。

“司珩!”傅邵辉叫着就要跑过去帮她的同伴,金婆婆赶紧阻止了傅邵辉道:“你别过去,已经来不及了,这黄帝一族幽灵人深不可测,你过去只会送了性命。”

“啊~~啊~~。”司珩在大叫挣扎着,身体里的气仍在疯狂溢出,我们看到他在瞬间就暴瘦了下去,非常恐怖。

“我的妈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猛心惊道,唐莺也看的愣住了,脸上出现了一丝不安的神色,她应该跟我有相同的想法吧。

“普天之下无论是什么高深的气,都是以人体的阴阳二气为根本修炼出来的,司珩被吸走了阴阳二气就必死无疑了,虽然他是蚩尤一族的守护者,可这一路上确实帮了我们不少忙,是一个亦敌亦友的人,当然我更希望他是朋友,希望他的死能给蚩尤一族守护者敲响警钟,你们老大的计划害人害己,一旦他完成计划毁灭的是整个世界,到头来不光是我们,就连你们也逃不过一死的命运,他只不过是利用你们在完成自己的计划,根本就不是在号令你们守护蚩尤后裔,傅邵辉你仔细想想,从虫谷到昆仑,你们蚩尤一族守护者付出了多少,可最终得到了什么?降头师都浩以及白石山马默德的死,你们老大有对他们的死提过一句吗?你们老大有为他们心痛过一次吗?一个蚩尤面具就让你们迂腐的效忠,不分是非黑白,太过荒谬!其实在你内心深处也是不同意你们老大的所作所为吧?不然你不会把那张地图给阿洛了,你只不过是恪守着祖上的遗训效忠蚩尤面具罢了,傅邵辉,时代不同了,那个人不是你该效忠的人!”金婆婆沉声道。

我看了金婆婆一眼,金婆婆又在施展攻心计了。

傅邵辉愣愣地看着没了人形在痛苦嘶叫的司珩,脸上露出了无比纠结的表情。

阿洛缓缓走到了傅邵辉身边说:“我是蚩尤后裔,但却跟所谓的蚩尤一族敌人站到了一起,这种艰难不比你做选择困难,其实就算没有叶墨师傅的引导,我也会跟他们站在一起,因为他们是真正的同伴,因为我看到了你们老大的所作所为已经背弃了蚩尤一族,如果他真的效忠蚩尤一族,为什么不放过我?我作为真正的蚩尤后裔他是怎么对我的?如果按照你们的意思,我就是少主,就连那个戴蚩尤面具的也应该效忠我,尊重我,听我的话,而不是把我当成他计划里的一枚棋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