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叶氏恩仇/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墨哥哥!”金婆婆顿時仪态全无兴奋的大叫。

峡谷里虫潮疯狂的涌过来,让峡谷变成了一条虫河,叶墨身着白色长衫双手背后轻盈的站在蟲子上。被虫子送着来到了我们身边,神奇的就像是飘过来的。

金婆婆马上就靠了过去,叶墨尴尬了一下,對着叶巍转移了话题说:“二叔,将近一个世纪不见你还这么年轻啊。”

“小墨,没想到我一觉醒來你都成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了啊。”叶巍冷冷道。

原来他俩是叔侄的关系,不过乍一看叶墨才像是长辈,谁也想不到叶巍才是叶墨的二叔。

叶墨伸出了右手说:“二叔。麻煩你把痋虫笛和痋虫谱还给阿洛。”

“哼,你居然把这两样东西交给蚩尤余孽,你对得起叶氏祖宗吗?”叶巍侧了个身态度十分不满。

“我看这只是你的借口吧?你真正的目的是想據为己有吧?”叶墨带着笑容说,他这话虽然笑着说,但话里藏针直戳叶巍的内心,直接就把叶巍的真实想法给剖开了。

“有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吗?”叶巍转过头来看了叶墨一眼道。

“我说的很客气啊,那好我不交给阿洛就是了,麻烦你还给我这总可以吧?”叶墨仍是伸着手。

叶巍脸上出现了愠怒的神色,声音提高了叫道:“小墨,你小时候就已经很滑头了,你少来诓我,你拿去了还不是会给蚩尤余孽?不行。我不能给你!我绝不允许叶家的至宝流入蚩尤余孽手里。”

“我说二叔啊。我都这样说了你也不给,你这也太有失风度了。瞎子都看的出来你是想据为己有啊。”叶墨无奈的说。

唐莺突然被叶墨给逗乐了,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不过她马上意识到现在的气氛下不合适发笑,赶紧就给收住了。不过她刚收了笑声,小安却毫无顾忌的咯咯笑了起来。

“你……。”叶巍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最后强词夺理的说道:“我也是姓叶的,我有权保管痋虫笛和痋虫谱!”

“可现在这两样东西传到了我手上,由我做主传给谁,你管不着!你这样不是强取豪夺吗?”叶墨顿了顿突然严肃了起来说:“二叔,当年爷爷将这两样东西传给了我爹,也就是正式承认我爹才是叶家痋术的传人,你因此负气出走,离开叶家至此音讯全无,事隔八十余载,叶家早以为你已经死了,甚至连名都从宗祠里除去了,你现在拿了痋虫笛和痋虫谱觉得合适吗?”

“小墨,你这是什么态度?跟我翻旧账是吧?当年我跟你爹以斗痋术的方式分胜负,来确定谁做真正的传人,可你爷爷那老不死的也太偏心了,居然暗中指点了你爹学了五行虫杀,导致我根本没有防备招架不住,这才败给了你爹,这也太不公平了!如果没有这招我不一定会输给你爹!”叶巍愤怒的叫道。

“这事我也听我爹说过,你自己资质愚钝就不要怪爷爷不公平了,爷爷对兄弟俩是一样的态度,其实爷爷早将五行虫杀传授给了你们,你自己领悟不了怪谁?”叶墨道。

“他压根就没传授给我!”叶巍吼道。岛布围弟。

“你都睡了将近一百年了都没领悟,你说你这资质,爷爷他不傻!”叶墨顿了顿道:“五行虫杀是由属性为金木水火土的五行毒虫组成,以咬、吸、啃、叮、啄五种作为攻击模式,这五种毒痋虫的控制驱动爷爷平时难道没教过你吗?是你自己不懂融会贯通怪得了谁?”

叶巍一下就愣住了仿佛整个人都石化了一样。

叶墨看向了阿洛沉声道:“阿洛,你告诉他我有教过你五行虫杀吗?”

阿洛摇了摇头说:“没有,我是根据师傅平时控制驱动每一种毒痋虫的口诀,然后自己加以组合出来的五行虫杀。”

“你看看。”叶墨摊开手说。

“你撒谎!一定有五行虫杀完整的口诀!”叶巍叫道。

“阿洛亲哥从来不会撒谎的,你自己太笨能怪谁啊。”王猛插话道。

叶巍顿时转头瞪着王猛,王猛吓得一下就缩到了焦昌龙的背后去,直到此时我才明白叶巍一个绝顶的高手为什么会为了一招五行虫杀而愤怒的控制不住,原来这当中有这样的故事,五行虫杀是他的心病,不过既然他资质愚笨,如今却成了一个绝顶的高手,确实让人很佩服。

“你负气出走后立马将痋术引入了魔道,以各种杂交变种痋虫术在江湖上名声鹊起,叫人闻风丧胆,这不是我们叶家的作风,我们叶家向来低调为人,而你却高调如此坏了叶家的名声,叶家长辈非常不高兴,并不承认你是叶家人,你早已经没有资格拿着痋虫笛和痋虫谱了!”叶墨继续说道:“后来你因为败给了同样玩虫子的蛊虫师,从此消声灭迹,至此你的名彻底从叶家给除去了,这所有的一切都只因你心胸狭窄造成的,你怪得了谁?”

叶巍愤怒的喘着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双眼布满了血丝瞪着叶墨。

“本来你成了黄帝一族的守陵人是件大好事,也算是替叶家光耀门楣了,咱们叶家一脉是俞家外经的守护人,一脉是黄帝一族的守陵人,但如今的黄帝一族守陵人已经今非昔比,你身边的这个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一意孤行、刚愎自用彻底将黄帝一族守陵人带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几乎不听人的解释,我这个计划看似天方夜谭,但每一环都考虑的非常精确,只要努力肯定能实现,可他没有给一次解释机会,心里想的什么昭然若揭,他是怕一切都完结了,黄帝一族也不存在了,他的权力和地位会受到挑战,如果在深一个层面去说,他的目的跟蚩尤一族的面具人一样,也是为了将黄帝外经据为己有,去实现自己不可告人的阴谋,他一直阻止这些孩子去找外经神石,恐怕是不想多一族人跟他抢外经神石,我说的没错吧无名氏?”叶墨指着司珩说道。

“精彩精彩,推测的合情合理,不过要是真如你所说我是为了将外经神石据为己有的话,我又为什么要阻止俞氏一族呢?据我收到的消息得知,想要开启封印拿到外经神石就必须要俞氏一族的活血,我手上没有活血又阻止他们干什么?还不如放他们过去开启封印,你说这岂不是前后矛盾?”司珩冷冷道。

“推测不错的话,黄帝一族守陵人里应该也有俞氏一族的人!只是一直没露面对吧?你根本不需要这些孩子去找,你完全可以自己去找,所以你一而再的阻拦他们的去路,是不想他们破坏你的计划对吧?”叶墨捋着胡子道。

“啊?黄帝一族守陵人里也有我们俞家的人?!”我很是吃惊,在场所有人也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如果叶墨说的是真的,那么眼前这个神术登峰造极的黄帝一族守陵人究竟有什么目的?难道跟蚩尤一族的黑袍面具人目的一样?他究竟是谁?!那个俞氏族人又究竟是谁?

我突然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原来除了蚩尤一族外,黄帝一族也在窥觑黄帝外经!

“既然你推测出了我的目的,那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不错,我确实需要得到黄帝外经,不过我这么做是天经地义的,外经里的医术虽然是俞跗所著,俞跗身为黄帝的臣子,他的医书就应该归属于黄帝一族,我只不过是拿回属于黄帝一族的东西罢了,哼!”司珩冷哼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