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巅峰激战/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巍的这聲暴喝一落大量的气虫朝着墨守虫阵袭去了,组成虫阵的痋虫感应到了气虫袭来马上变换出圆圈阵势层层重疊,很快就合拢形成了一道厚厚的圆形虫墙。就连顶上也被痋虫给封住了,虫子还在喷出黏糊糊的液体把虫墙上的缝隙都给補上了,顿时就像一座虫碉堡似的立在那里,叶墨被围在了虫墙里看都看不到了。

气虫呼啸而至冲击到了虫墙上,開始疯狂的咬噬,痋虫想要迎击却无从下口,因为这些氣虫有形无实,痋虫找不到要领只能胡乱的翻腾。

气虫停在虫墙上后就释放出大量的寒冰之气。很快圆形虫墙就被寒气罩住。甚至开始结冰了!

眼看虫墙就要完全结冰了。突然结冰的蟲墙上散发出了叶墨的万虫之气,痋虫开始暴躁的动弹,很快就破冰而出,气虫在不断的制造寒气凝结成冰,痋虫又在不断的破冰而出,一时间形成了僵持的局面。岛役池巴。

就在此时叶巍换了控制方式,气虫突然全都聚到了一个点上疯狂的咬噬,痋虫毕竟是有实体的虫子,很快就招架不住开始脱落。虫墙上出现了洞,并且在不断的扩大!

气虫一窝蜂从虫洞里钻进去,这气虫的恐怖之处在于根本死不了,我明明看见一只气虫被挤的掉落在地处于消散的状态了,却突然诡异的变成了另一种会飞的气虫,重新汇聚到了虫潮里,难怪这招叫“虫生虫灭”了,以气态的形式出现又能随时变化成另一种气虫,确实非常可怕。

随着气虫涌进了大洞我们都站了起来。开始担心起叶墨的安危,金婆婆更是担心的双手紧攥。

“你这普通的痋虫怎么能敌得过千变万化又无形的气虫,小墨不要在挣扎了,你们留下蚩尤余孽乖乖的退去就行了,何必留下来受罪呢,二叔我万一失手把你给杀了就不好了,哈哈哈。”叶巍狂妄的笑道。

“闭上你的臭嘴!你根本杀不了叶墨哥哥!”金婆婆瞪着叶巍叫道。

“哦,是吗?”叶巍不屑的白了金婆婆一眼。

等气虫全都进入了虫墙之内后那个大洞突然被痋虫给补上,密封了起来,里面发生了什么压根就不知道了,没一会虫墙上又开始结冰,这让我们更担心了。

“呃哈哈哈,老叶在这样的战斗中还能快速的分析出利弊,想出最好的办法应付,还真是会算计啊。”老蛇在灵蛇剑里大笑道。

“怎么回事?”我好奇的问道。

“如果让气虫分散在峡谷里数量太多根本没办法对付,威胁会更大,叶墨哥哥这是在请君入瓮,故意放气虫进去,然后又利用气虫本身就带寒气的特点故意让虫墙结冰,这样气虫就被封锁在里面了,他好来个瓮中捉虫,可是这样叶墨哥哥他自己……。”金婆婆说到最后又开始担心起叶墨的安危。

“老金啊,老叶既然敢把气虫放进去,那肯定是想好对策了,不用担心你的情郎了。”老蛇镇定的说。

金婆婆没有搭理老蛇呆呆的看着虫墙的变化,焦急之情溢于言表。

叶巍这会也看不到气虫在里面的状况,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控制气虫攻击了,脸上浮现出焦虑的神色盯着虫墙。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可虫墙里根本就没有动静,倒是焦昌龙和译伽那边传来了激烈斗法的声音,我们的目光又被转移到了那边去。

只见焦昌龙已经把所有的铜钱红线都绑到了司珩身上,把他的四肢和身体都给束缚住了,译伽的杂密界气在十指上凝聚,十道黑色气线这会全连接在司珩身上,译伽额头满是汗珠,像是在吃力的控制着司珩。

司珩没有丝毫表情一动不动,任由焦昌龙和译伽在他身上折腾,他只是露着淡定的眼神看着两人。

焦昌龙一跃而起腾在半空中,手持桃木剑直指司珩,桃木剑上的符咒飞快的从剑身上飞出,眨眼之间就贴到了司珩身上的各个部位,桃木剑带着怨气立即插中了司珩的心口,直接就穿透了过去,不过我压根就没看到一丝鲜血流出的迹象,这让我吃惊不小。

“我以咒符封锁你体内的神气游走,以冤魂之气克制你的神术之气,又以桃木剑封你心脉,即便你拥有神术也无法施展了,你知道你做的最大一件错事是什么吗?那就是让自己实体化,一旦实体化发动神术就需要顾忌到肉身的反噬,那就好对付了,刚才你耗费了大量的神气,元神之气虚弱的很,译伽,能不能将他元神之气从躯体里抽离出来就看你了,只要将元神之气抽离身体他肯定坚持不了多久了!”焦昌龙得意的说道。

“掌教威武,法力无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那两个小道士突然振臂高喊起了口号。

“你们两个混蛋干什么?”王猛瞪着小道士问。

“掌教一直是这么教我们的啊,只要他跟人过招的时候就要给他打气,把气势闹出来,可惜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气势太弱了,大师兄你跟我们一起喊吧,掌教威武……。”小道士说着又喊起了口号。

“两个怂货我才不会喊。”王猛不屑的白了两个小道士一眼突然振臂喊道:“掌教威武,法力无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译伽念动杂密咒语,那十道黑色气线顿时就变粗了,连接在司珩身上的位置也发生了变化,好像全都游移到了汇聚人体阴阳二气的重要穴位上,通俗的说都是人体的死穴。

黑色气线上逐渐出现了银白色的神气,译伽扬了下嘴角继续念咒抽离司珩体内的元神之气。

司珩仍是一动不动,先是看了焦昌龙一眼,随后又瞟了译伽一眼,嘴角突然扬起了叫人难以察觉的诡笑,我脑子里突然浮现了刚才司珩是怎么被他害死的,一下就反应了过来,惊呼道:“译伽快收术!”

“老焦叔叔快退开!”阿洛也马上明白了过来大叫道。

果然,我们俩喊声一落那把桃木剑突然从司珩的心口就自行飞离了出来,剑柄狠狠的击中了焦昌龙的心口,焦昌龙躲闪不及顿时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还喷出了一大口血;译伽的十道黑色气线被银白色的神气快速包裹了,很快就延伸到了译伽的指尖上,译伽脸色大变想收术已经来不及了,整个人顿时被银白色的神气线牵引着飘在了半空中,译伽在半空中当机立断念动口诀,神气线一下就脱离了他的手指,然后他一个翻腾落到了地上急急的后退了几步。

司珩吸了口气身上突然凝聚出银白色神气,大叫了一声把身上的咒符和红线全都给崩开了,顿时我们也感受到了一股强劲的气流在峡谷里传开,把我们都给吹的站立不稳赶紧扶住了岩石。

司珩挣脱开了之后收了气,双手背后淡定的看着焦昌龙,一动不动。

王猛和两个小道士赶紧迎到了焦昌龙身边去,王猛关切的问道:“老焦叔叔你没事吧?”

“这人太恐怖了,我知道他用的是神气,所以动用了铜钱红线、符咒、怨气、桃木剑,以四道关卡来封锁他的神气,还让译伽用傀儡术控制一道,想趁机抽离他的元神之气,没想到在这样的重重封锁下他居然半点事没有。”焦昌龙紧锁眉头看着司珩。

“蠢材,你以为我有了实体就真的好对付了?你们这些小儿科的人术对神术来说简直就是在挠痒!想要封我的神气就拿真正的神术、鬼术的气来封锁,否则没半点作用!”司珩叫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