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重燃斗志/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就是他复仇和计划的彻头彻尾棋子,从我的出生到把我抚养大,我的一切都是他给的,我的成长轨迹渗透着他的计划,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巨大的打击使我再也站不起来了。

我悬浮在半空中,仰面朝天目光呆滞的看着洞顶,他逐渐来到了我旁边低下头,嘴角扬着笑意说:“蚩尤是我的爷爷,黄帝是我的外公,可他们却迫害了我的父母,被亲人背叛的滋味很不好受吧飞儿?你体会到什么是痛和绝望的感觉了吗?”

这声“飞儿”的呼唤还是那么的让人温暖,他的脸还是那么的慈祥,我很想去亲近他,可想起我只是他计划里的一枚棋子我又无法去亲近,他的去世犹如昨天,一切都历历在目,十几年的养育和父子情让我在这一刻就斩断我真的办不到,我想没有一个人可以办到,我内心的痛苦和煎熬让我忍不住又是一阵泪崩,我真的很想喊他一声“老爹”,可我不能。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我抽泣着问道。

“如果你不看面具后的脸就不会这样了,我只是想让你帮我完成计划,不想节外生枝,可你却执意要阻拦破坏我的计划,那我就让你尝尝什么是痛和绝望,这就是你说的七情六欲,这就是你说的亲情,亲情也是不可靠的飞儿,怎么样你还要做人吗?现在你能体会到我的痛苦了吗?还要跟我战斗吗?来,拿起你的剑插入我的胸膛,把我这个所谓的‘老爹’给杀了,斩断你作为人的羁绊,呃哈哈哈。”黑袍面具人看着我笑道,他揪起我的衣领把我给提了起来,我像一滩烂泥似的被他提着,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仍无法相信那个慈祥的老爹会是这个黑袍面具人,已经不需要任何战斗了,因为我根本下不了手,他赢了,赢的我没有任何的还击能力。

“赶紧去开启封印!”他冷若冰霜的对着我吼道,脸上没有一丝顾念旧情的表情,看着他的眼睛我突然回忆起了在虫谷那会他掐着我脖子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曾闪过了一丝犹豫,不,他有感情,但这丝人性的感情非常的弱,弱到几乎察觉不到,因为他的恨太盛了。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就散发出老蛇的元神之气,一下就把他给弹开了,我也因为元神之气反弹了开来,跌落到了神宫里。

直到此时我才注意到大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全都来了,这会正站在那里皱着眉头看着我,刚才那人的一番话他们应该全听到了。

唐莺要过来扶我却被金婆婆给拦住了,金婆婆沉声道:“俞飞,我知道你现在内心很痛苦,可这个人不是你爹,你要勇敢一点自己站起来啊。”

“真是太可恶了,居然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我本以为他只是想利用我而已,没想到他走的最大一步棋是俞飞。”阿洛仰着头看着上面。

“金姐我……。”我哽咽了。

“这样的打击确实很难承受,让俞飞留在这里吧,金晓妹妹你和唐莺留下来看着俞飞和华若兰,其他人全都跟我上,还有盯着那个怪怪的老头别让他耍花样。”叶墨说。

我朝那独眼老头看了一眼,这会他正盘坐在那闭着眼睛诵经。

叶墨的话音刚落上面就波及来了一股强烈的气流,抬头一看居然是小安不知道什么时候飘了过去抓住了灵蛇剑,他露着两颗尖牙,双手握着灵蛇剑,额头上的虫灵封印在涌出,全身都包裹了虫灵甲衣,连灵蛇剑上也包裹了气流,因为驾驭不了灵蛇剑,灵蛇剑这会把他在空中甩来甩去,气流乱扫,小安在那兴奋的大叫着。

叶墨赶紧一跃而上控制了小安,把他给抱了下来,收了灵蛇剑还给了我,随后小安额头的封印就消失了,唐莺赶紧把小安给抱住了,接着叶墨带着焦昌龙、阿洛、王猛以及译伽、傅邵辉全都一跃飘了上去。

看着手中的灵蛇剑我感觉有点对不起老蛇,就在此时灵蛇剑突然闪了一下翠绿幽光,老蛇的声音从灵蛇剑里传了出来“俞飞,刚才的一切我都听到了,你先平复一下心情,你是不可或缺的力量,少了你也就少了我,我们是两个极其重要的战斗力,不要因为这样就倒下了。”

老蛇看来已经收了自己的元神之气了,他破天荒的没有骂我,还给了我鼓励,这倒让我很意外,我坐了起来仰头看着上面,上面波及下来许多气流,大家正在跟那人大混战,石头崩塌,粉尘脱落,神宫震动。

“金姐,那个司珩呢?”我愣愣的问道。

“跟我们交了一会手见我们人多势众,又有叶墨哥哥、老焦、译伽这样的难缠对手,于是就放弃了这一次,说是等唤醒其他的守陵人在卷土重来,反正外经神石没有全部找到,他用不着在这时候跟我们玩命。”金婆婆说。

“上去玩。”小安看着上面说。

“去什么去,那里太危险了。”金婆婆白了小安一眼。

我闭上了眼脑子里一片混乱。

“年轻人,现在知道什么是痛苦了吧,大彻大悟了没?我看你的悟性很高,不如跟我们一起完成这个大计划吧,所有的宗教都有天国一说,只可惜没有一个人能真正参透,现在我们参透了,要跟我们一起去往极乐净土世界吗?做人多痛苦,无法摆脱各种痛苦和死亡的威胁。”独眼老头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缓缓睁开眼睛瞪着他。

“你这个老不死的满嘴胡言,你身为密宗高僧又是蚩尤一族守护者,本来应该要以保护阿洛为己任,现在却跟这个疯狂的家伙合伙了,你想过没有他没准也是在利用你呢?”金婆婆厉声道。

“何来利用?我们的目的一致,宗教的最深真理无非也是探寻极乐世界,说到底就是宇宙的奥秘,佛家的涅槃、道家的羽化不都是为了这个吗?但是他们只是触摸到了那扇大门,却没有完全打开那扇大门,现在我有这样的机会为什么不要?而且是他让我在快死的时候活了下来,我也因此领悟了禁术,还参透了宗教的最高奥秘,这都是他带给我的,就算被利用了我也心甘情愿,嘿嘿。”独眼老头阴笑道。

“把若兰还给我你这个疯喇嘛!”我逐渐平复了心绪站了起来,将灵蛇剑紧紧握在手中。

虽然我知道我无法对那个人下手,但这个独眼老头就另当别论了,我也意识到眼前是我杀了他的最好机会,只要杀了他若兰就能恢复正常了。

“你能靠近我在说吧。”独眼老头发出沙哑的声音说。

我提着灵蛇剑就要过去,金婆婆拉住了我说:“小心他的无极之眼。”

我想了想就撕下布条把眼睛给蒙上了,这样就看不到他的眼睛了。

“俞飞哥哥你这样怎么打啊?”唐莺担心道。

“靠气感知他。”我说,眼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我不能让若兰复原的机会就这样溜走。

我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就好像我现在的心情一样,老蛇说的对,我和他都是不可或缺的战斗力,我倒下了这场战役很可能就输了。

随着我的心绪平复我马上感知到老蛇再次化作了神气游走全身,我倚靠神气感知周围的环境,眼前黑暗的视野里仿佛一下就勾勒出了物体的轮廓线条,包括那个独眼老头我也感知的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