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独眼法师/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独眼老头最大的弱点就是他的身体衰老,导致他根本无法做出大动作,任凭他拥有再多的禁术也没用,他已知的禁术有无极之眼和灵祭不死之身,现在我已经蒙住了眼睛相当于对无极之眼免疫了,经过这一路的战斗,我已经琢磨到他这无极之眼的秘密了,这是一种通过眼睛施术的超级幻术,跟姜烈的无间地狱幻术异曲同工,若兰就是陷入了幻术无法自拔。

我朝独眼老头走去,灵蛇剑在身后扬起,我越走越快最后跑了起来,借着这里引力小的作用一下腾空而起,剑尖直指独眼老头的左眼,虽然我蒙着眼睛,但神气的感知让我看得一清二楚,视网膜成像的感觉非常奇特,只勾勒出了物体白色的线条轮廓,除此之外其它全都是黑色的。

我跃在半空朝着独眼老头飞了过去,独眼老头一直闭着眼睛在诵经,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依然淡定,直到我的剑尖快要刺中他的眼睛时他突然睁开眼睛,一股巨大的阻力让我吃惊不已,无论我催发多少祝由气和老蛇的元神之气都无法刺进去,独眼老头突然把眼睛瞪大了,顿时我就被一股强劲的气流给弹了开来。

唐莺和金婆婆的惊呼同时响起。

“年轻人,不要以为我无法做大动作就可以对付我了,也不要以为有了神气就可以为所欲为,虽然我没有神气,但我修炼了一辈子的气全集中在这只眼上,神术虽然厉害,但人术将气全都凝聚到一个位置的时候也是不可小觑的,这跟气剑的道理是一样的。”独眼老头说道。

我大口喘着气看着他,只见他突然将手中的念珠扯断,取下一粒轻轻松手,念珠立即悬浮在了空中,他眼睛暴突了一下,念珠突然就跟子弹一样飞了过来,我想要躲闪可念珠的速度太快了,根本就躲闪不开,于是我只好运气想要用神气熔了念珠,不过念珠高速的穿透神气,神气完全就没有作用,念珠直接穿透了左手臂击中了神宫地面,甚至直接穿透进了神宫地面看都看不见了,只冒起了一缕轻烟,这威力让我骇然无比,我被穿透的手臂上出现了一个小孔洞,鲜血立即流出四下漂浮,钻心的疼痛让我左手臂上的神气立即消散了,一时间我也不敢轻易动弹了。

唐莺和金婆婆又是心惊的叫了声,不过这会她们也意识到不该过来,金婆婆说道:“他封了你左手的经脉,让气无法流向左手。”

我一下就明白独眼老头的用意了,他的手上还有十几颗这样的念珠,如果我要过去他一定会用这些念珠封锁我身体个大经脉,直至我彻底不能用气为止,他这第一粒念珠没有直接朝我命门过来,是想警告我不要在过去,这老头的能力超乎想象的强。

既然无法近身那我就远程攻击试一试,左手虽然被封了经脉无法用气,但活动仍然自如,我将灵蛇剑换到左手上,用右手催发出神气剑飞向了独眼老头的眼睛,独眼老头眼睛又是瞪了一下,神气剑居然在快要接近眼睛的时候突然消散了,还没等我吃惊独眼老头的第二粒念珠又飞了过来,这次从他瞪眼的时候我就做出了反应,赶紧一个侧身,念珠直接擦着我的手臂就飞了过去,那股强劲的气流直接就把我右手臂烧灼出了一道痕迹,又是一阵切肤之痛,这独眼老头真是厉害的可怕,我就连在黑袍面具人身上都没有体会到能力可怕的感觉。

“怎么样,还要来试试吗?”独眼老头扬着笑说道。

“为什么连神术的气都奈何不了你?”我心惊道。

“本来密宗禁术就已经很接近神术了,在加上我这只眼睛凝聚了我所有的气,神术气自然奈何不了我了,所以你还是乖乖的呆在那别过来,也不要妄图想破解我的术,免得受皮肉之苦,我不想杀人。”独眼老头说。

这时候我身上的神术气突然消散,老蛇的声音突然在脑海里传出“我收了气,跟他不是一个级别的,只会浪费气,他的能力在上面那人之上。”

“难道要看着若兰永远中术无法摆脱吗?”我小声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要研究透这喇嘛的眼睛找出破绽才有机会打败他。”老蛇说。

我有些不甘心的想要在试一下,老蛇在我脑子里吼道:“听我的你个废物!救人不是这么个救法,搭上自己的命没必要!”

我瞪了老头半天才无奈的退到了金婆婆旁边,唐莺赶紧凑上来从医药箱里取出纱布把我手臂上的伤口包扎了一下。

我扯下蒙在眼睛上的布看向了华若兰,心有不甘的叹了口气,就在这时傅邵辉突然从上面急急摔了下来,还好这里几乎没有引力,傅邵辉并没有直接摔下来,而是一个翻腾轻盈的站住了,她嘴里突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顿时双眼一翻晕过去了,我们赶紧过去把她给扶住,金婆婆给她把了个脉,眉头一皱道:“五脏六腑严重被震伤,心脉都受损了,大罗神仙也难救了。”

“我试着接驳一下她的经脉!”我赶紧说。

“现在的情况你根本没法进行手术。”金婆婆摇了摇头。

“难道看着傅邵辉死吗?”我呆呆地看着傅邵辉说。

傅邵辉虽然是蚩尤一族的,但她也是因为受了黑袍面具人的蛊惑,在阿洛的影响下她已经为我们做了不少事,而且现在也是我们的同伴,我真的不愿就这样看着她死,我没有犹豫赶紧让唐莺把医药箱拿过来,就在这时傅邵辉像是醒转过来了,一下就抓住了我的手虚弱的说:“俞飞你不要救我了,没用的,我想拜托你件事。”

“你说。”我点了点头。

“帮我照顾好阿洛少主,不能让他出事,你要上去帮他的忙,能答应我吗?”傅邵辉说着就看向了上面战场里的阿洛,嘴角扬起了温暖的笑容,最后一直保持在了这个表情上,抓着我的手渐渐松了开来,她还来不及等到回答就死了。

“我答应你。”我闭上了眼睛说了句。

“唉。”金婆婆伸手把她的眼睛给合上了。

王猛这会从上面飘了下来问:“傅邵辉怎么样……。”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傅邵辉已死,顿时愣住了,突然他背过身去抹了把泪水骂道:“妈的,老焦当初什么也不教给我,现在什么忙也帮不上,看着傅邵辉要中招了却无能为力。”

“你不要在上去了,你跟唐莺、金姐留下来以防万一照顾伤员,我要上去跟他决一死战!我要杀了他。”我看着上面说。

“他跟你……你下的了手吗?”王猛小声问。

“我反应过来了,是他暗中害死了我娘!”我咬牙切齿道,说着就一跃飘了上去。

见我上来他们的战斗突然停了下来,大家退到了我身边来,黑袍面具人冷笑道:“看起来你恢复了斗志了啊,真的决定要弑父了吗?哈哈哈。”

“你不是我老爹,本来我娘不用棺材产子,是你暗中害死了她,你是杀害我娘的元凶!”我拿灵蛇剑指着他厉声道。

“你只不过是找个借口来说服自己能对我动手罢了。”黑袍面具人道。

我瞪着他没有说话了,不管是不是说服自己的借口,但我不能让大家因为我而白白牺牲,无论如何我也要狠下心来对付他!

阿洛担心的问:“傅邵辉怎么样了?”

“死了。”我看着黑袍面具人回答道。

阿洛露出了愤怒的表情,脸上的肌肉轻微抽搐着,随后他机械的转头瞪着黑袍面具人,眼里都快冒火了。

“俞飞,在这样的空间里普通的术都用不上,虫子失重不像人一样能掌握到平衡,我的痋术效果也不大,你和老蛇组合出来的神气至关重要,你能想通太好了,在这里只能以气决胜!”叶墨说。

“你们两个也下去找你们大师兄吧,反正帮不上什么忙,口号也不要喊了,我要认认真真的干他一场了。”焦昌龙示意两个小道士下去。

“译伽你也下去,你受了伤让老金给你看看。”叶墨看了气喘吁吁的译伽一眼说。

译伽犹豫了一下就带着两个小道士一起下去了,与此同时那独眼老头却突然盘坐着就升了上来,我顿时眉头锁了起来,如果他也加入战局,那我们的胜算就不大了。

我、阿洛、叶墨、焦昌龙和黑袍面具人、独眼老头形成了对峙,大家蓄势待发就等着动手了,就在这时独眼老头突然嘴角一扬,右手慢慢摊开,一滴血突然悬浮着飘向了头顶上方的伏羲八卦石刻!

“这是……。”叶墨狐疑的嘀咕了句,突然他扭头看向了我手臂上的伤口,我也一下就明白了过来,刚才独眼老头用念珠击中我的时候伤口鲜血流出四下飘散,我压根没注意这里的悬浮状态可以让血也飘起来,原来他刚才已经悄然收集了一滴我的活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