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谷衣之气/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这滴血逐渐向上飘去,我们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只要那滴血碰到伏羲八卦石刻,封印立即开启,黑袍面具人显然也知道这滴血对开启封印的重要性,立即摆开了架势,双方要围绕这滴血展开博弈了。

“啊~~。”傅邵辉的死让阿洛发出了一声怒吼,吼着就要运气对付黑袍面具人,正当他要动手的时候叶墨突然朝着阿洛就发出了强劲的虫气,把阿洛一下就给击中摔到了神宫下面去。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吃惊不已,只听叶墨说道:“怒火攻心,容易乱了心智导致魔血沸腾,我已经感觉到他体内魔血异动,先前已经受魔血控制爆发了一次,体内气息孱弱,不宜在运气了,金晓妹妹你给我看好阿洛,不要让他上来了。”

“让我上去!我要给傅邵辉报仇!”阿洛在下面怒吼道。

“不要冲动,你师傅在上面自有分寸,赶紧平息你的怒火!”金婆婆喝止阿洛的声音传来。

“啊~~,邵辉!”阿洛愤怒的叫道,阿洛对于傅邵辉的死非常愤怒,或许他在内疚自己曾欺骗了傅邵辉,将她的死归为了自己犯的错误。

我还沉浸在这变故当中,空气中突然传出了破空之声,只见一道气剑已经朝着那滴血射去,仔细一看是叶墨左手食指凝气发出了虫气剑!就连黑袍面具人都被刚才的变故吸引没有反应过来,倒是独眼老头一直盯着我们心无旁骛,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左眼往上一翻暴突了一下,虫气剑在接近那滴血的时候突然消散了,鲜血仍在缓慢的向上飘去。

“普天之下最为难缠的对手就是这样的对手了,心中没有杂念,所谓心清明,百脉通,在加上他的气都凝在眼睛上,威力不比神气差。”叶墨脸色微微一变道。

“呵呵。”独眼老头发出了苍老的笑声。

“前辈,上次虫谷你我初初见面你就展示了自己的深谋大略,此人能拜你为师我早就知道不那么简单了,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个计划真正出谋划策的应该是你吧?此人只不过是一个执行者。”叶墨指着黑袍面具人道。

“哈哈哈哈。”黑袍面具人仰头大笑道:“真不愧是四大家族之首的人,上古时期的雄才大略到现在也还能继承,让人佩服啊。”

“我们叶家选择外经守护人非常严格,这也是叶巍为什么无法得到真传的根本原因。”叶墨道。

“我经过了多次的失败,这次有我老师出谋划策,成功几率自然大增,谁是策划者谁是执行者又有什么关系,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黑袍面具人道。

原来我作为一枚棋子的真正背后元凶是这个独眼老头,这独眼老头无疑是黑袍面具人的军师,这让我更加愤怒。

“废什么话,我先上了,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真正实力,嘿嘿!”焦昌龙说着凝神运气,身体萦绕起了金色光芒,尤其是他的双眼也成了金色,道袍在这股金色气流下飘动,焦昌龙顿时就有了仙风道骨般的形象,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焦昌龙用气,震惊不小,焦昌龙很快跟黑袍面具人以气交上了手。

黑袍面具人所用的胎藏界气也是以祝由气为根基,然后融入了密宗的界气形成,焦昌龙的道术气也是祝由气演化而来,一时间他们的交战导致气流涌动,难辨是谁的气更强一点,我和叶墨飘在空中都有些不稳,只好退到了边上看着那独眼老头,准备随时去阻止那滴血继续往上飘,眼下他不动我们也不敢动。

“没想到老焦叔叔的道术祝由气也这么厉害,以前都没见他怎么使过。”我小声道。

“他这已经不是演化自祝由的气了,他当了上清派掌教后能学习到茅山宗的高深之气,他这气是以茅山宗的谷衣之气为底子融入了祝由气形成,人食五谷,肉身皆带五谷秽气,这气是将体内五谷秽气排除,留下五谷之气精髓修炼而成,因此叫做谷衣。”叶墨顿了顿道:“你去协助老焦,这个老头非你所能对付,我要靠经验和能力跟他周旋了。”

“嗯。”我点了点头就凝聚起祝由气衣,老蛇也二话不说化作神气,两种气融合的银黑神气之衣再次出现。

我提着灵蛇剑也跃了过去加入了战局,灵蛇剑的光芒一下就将黑袍面具人罩住了,带动着我展开身法对他进行了攻击,经过了平复心绪之后,我已经不再受那种虚假的感情羁绊了,我要斩断这种虚假的感情,我的真情实感是要付给那些值得我付出的人!

我的决心让我身体里充满了能量,神气之衣随之扩大,立马将黑袍面具人给罩住,加上有老焦的帮助,黑袍面具人有些吃不消的在向后翻腾飘开,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在灵蛇剑的带动下一鼓作气追上了他,老焦与此同时也跟了过来形成了牵制,给我制造了绝好的机会,我发出了一声怒吼神气突然像是凝聚到了眼睛里,我都能看到他身上气的游走,我看到了他身上的膻中和气海穴内好像有两团炽热旋转的气,他身上所有的气都是从这两团气散出游走全身的,这应该是他的命门所在,只要逐个击破就能将他打败了。

我不做其他思想先瞅准其中一个气团在灵蛇剑的带动下冲击了过去,灵蛇剑本就是蛇形的剑,此刻在神气的带动下犹如一条真蛇蜿蜒着袭去,焦昌龙见我神情坚定马上意识到我找到了黑袍面具人的命门所在,当下将自己的谷衣之气彻底爆发,他整个人犹如炸开的金球一样罩住了黑袍面具人,不给他向我转移战力的机会。

眨眼的瞬间,灵蛇剑一下就刺中了黑袍面具人的膻中穴,一股强劲的气流陡然从膻中穴喷出将我反弹了开来,我顺势把灵蛇剑拔了出来。

神气游走眼睛让我看的分外清楚他身体里的变化,膻中穴里的气团正在越变越小,他身体里的气只能靠下面的气海穴撑着,游走的非常缓慢,膻中穴大量的气外泄而出,在这个空间里形成了高速旋转的气流,让人漂浮不定稳不住身子。

黑袍面具人愤怒的吼了一声,膻中穴里那在缩小的气团仿佛一下就爆炸了,气流疯狂窜向身体的经脉,突然黑袍面具人身上萦绕出了一股强劲的气流,就连焦昌龙的谷衣之气也一下被吹散了,然后他借这个机会一掌就拍向了焦昌龙的心脏位置,焦昌龙骇然了一下急忙飘了开来,可仍是被这掌所发的强气流所震到,整个人快速的朝后飘开,重重的撞击到了山体岩壁上。

发完这掌后黑袍面具人捂着膻中穴也急急后退,大口喘着气看着我,他身体里现在只剩下了一个聚气穴位,能力相当于减弱了一半,难怪叶墨对我寄予厚望,原来神气的威力不是人术的气所能媲美的,能对人体产生特殊的改变,我先是蒙着眼睛都看到独眼老头,现在又能看到人体内气游走的情况。

焦昌龙捂着心口来到了我身边道:“干的漂亮,现在他的能力至少减弱了一半,咳咳咳……。”焦昌龙说着就剧烈咳嗽了起来。

“还有一个命门在气海穴。”我说。

“还是由我来牵制,你以神气冲击他的命门。”焦昌龙掀起道袍凛然道。

“嗯。”我正要继续发动攻势,焦昌龙突然吐了一口血,整个人都不稳的摇摆了两下,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赶紧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说:“真厉害,利用膻中穴里的气最后爆发了一下把我五脏六腑给震伤了,就连谷衣之气都护不住,看起来需要调整一下了,对不起啊俞飞,我拖累你们了。”

我扶住了焦昌龙道:“老焦叔叔你没事吧?”

“没有大碍,给我一点时间。”焦昌龙说着就盘腿悬坐,身体周围谷衣之气溢出。

黑袍面具人也受了伤捂着膻中穴在那调理气息,这会他正处在虚弱的时候,我试图想独自一人冲击一下,可焦昌龙马上制止了我说:“别小看他,不要轻举妄动!”

我只好停止了行动朝叶墨看去,只见他和那独眼老头似乎都没有动弹,两个人一个双手背后飘立空中,一个盘坐在那暴突着左眼,他们看似不动,不过我能明显感觉到他们在暗中较量,叶墨的气海穴里似乎散发着一股无形的虫气,在我神气游走眼睛的情况下看的非常清晰,这股虫气直逼那滴不断往上飘的鲜血,那独眼老头左眼的情况也是如此,两股气流围绕在一滴鲜血周围正展开着激烈的博弈。

就在此时下面传来了唐莺的惊呼声:“小安呢,小安怎么不见了?小安~~!”

“不要分心看下面,现在不是担心的时候,你神气使用过度会造成反噬,赶紧借此机会调整一下,我就快好了。”焦昌龙提醒了我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