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重生之气/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收了神气努力使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毕竟译伽、阿洛、金婆婆他们也在下面,这洞穴虽说很大但要找个小孩应该很容易。

“不好,那小子往深渊下面飞去了。”译伽发现小安踪迹的声音传来。

“这鬼崽子的好奇心还真要命啊。”金婆婆急道。

“我下去看看!”阿洛说,紧接着下面就没有动静了,大家应该都在静静等着阿洛的消息。

我和焦昌龙正在调理气息,却突然感觉到空气里涌过来一股充满杀气的气流,叶墨斜眼看了我们一眼道:“他不是在调理气息,他是在运气做殊死一搏,我无法分神你们自己小心!”

我和焦昌龙立即反应过来,急急的向后飘了开来,一时间我和焦昌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有一股无形的气流在朝我们扑过来,却什么也看不到。

我突然想起神气入眼能看清楚气的状况,于是赶紧运起神气,试着将气提到眼睛,果然没一会我就看到了恐怖的一幕,只见黑袍面具人的气海穴里散发出大量的气线,这些气线犹如疯长的头发一样正在朝我们诡异的飘过来。

“什么情况?”焦昌龙心惊道,焦昌龙因为没有神气无法看到这样的场景,我马上提醒道:“他气海穴里的气都涌出来朝我们袭来了,老焦叔叔你小心。”

“刚才俞飞用灵蛇剑将他身体的命门刺中,我也看清楚了他的弱点所在,他身体的两大命门一个储藏着很杂的气,一个储藏着纯正的胎藏界气,两大气在体内游走交融形成了结合气,俞飞击破了他的杂气储藏穴位,这会他只剩下真正的胎藏界气了,这个穴才是他气的核心所在,他真正的胎藏界气还没有发挥!”叶墨一边跟独眼老头斗气一边提醒道。

随着那些气线的袭来我不断的退后,焦昌龙不知道具体情况跟着我不断后退。

这时候我又看到了奇特的变化,他那气海穴里的气突然像是花苞一样绽开了,从里面长出了根茎,根茎逐渐向上生长延伸到了膻中穴,然后长出枝叶花朵填满膻中穴,最后又形成了一团气,膻中和气海两大穴位又同时有两团气了,这一幕要不是用神气入眼看到还真是诡异的叫人吃惊!

“他的膻中穴里又产生了一团气,是从下面气海穴里一朵气花里长出来的!”我颤声道。

“那朵气态的花是不是莲花?”焦昌龙惊道。

“是。”

“是胎藏重生界气!”焦昌龙心惊道:“我对密宗的了解虽然不多,但也知道胎藏重生界气的厉害,是胎藏界最高深的气,胎藏的意思为子藏母胎,也是莲花藏子的意思,佛跟莲花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把气的核心藏在气海穴,犹如气的子宫,可制造出源源不绝的气,犹如活佛转世重生。”

我听的心惊不已问道:“这么说无论我击破多少次也没用了?早知道刚才我就选择气海穴击破了。”我有些懊恼。

“这怪不了你,就算你选择了气海穴也未必能成功,气海穴才是他的气核所在,护体能力自然没那么弱,膻中穴只是他修炼的其他杂气,他只是不想显露自己的胎藏重生界气,只拿杂气中的祝由气混入一些胎藏界气作为平常用的结合气,这人太恐怖了,现在什么情况了?”焦昌龙问道。

“那些散发出来的气线就快卷过来了!”我心惊道。

“气盾!”叶墨提醒道。

我立即回过神来站到了焦昌龙跟前,以神气催发出气盾护着焦昌龙,那些气线卷到了气盾上顿时就如藤蔓一样遍布了气盾,最后气盾和气线同时炸裂消散了,剩下大量的半截气线立即缩回了黑袍面具人的气海穴。

黑袍面具人站了起来冷笑道:“我虽然拥有两种特性血液,可却相互排斥比普通人还不如,也正因如此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我更为刻苦,只要复苏就一边去实施计划一边学习百家气之所长储于膻中,以备不时之需,拜入密宗后老师又教我学习了胎藏界气,我才变的强大了起来,重生之气乃领悟了宇宙真谛所参悟的密宗气之秘术,是人术顶尖的气,无限接近神鬼之气,我还没发力呢,现在全身上下都是重生之气,你们奈何不了我了,你是不是后悔刚才没有选择气海来击破啊?飞儿,你能击破我的膻中将气泄出已经做的非常不错了,看来我当年的培养确实没有白费啊,你还真是个人才。”

“你现在是不是后悔把我培养成了心腹大患?”我不屑道。

“不,我一点也不后悔,相反还很高兴,证明我真正的利用了你,要不然刚才你会这么轻易就倒下吗?可惜你跟这些人在一起后让你被改变了,如果没有他们,你看到我面具后的这张脸不会乖乖的听我的话去开启封印吗?哈哈哈哈。”黑袍面具人大笑道。

黑袍面具人的大笑在回荡着,他那能重生的气让我不敢轻易动弹了,一定要想个万全之策一举将他的气海穴击破才行。

就在黑袍面具人的大笑声刚落之际,我突然听到了一声野兽的低吼,这声低吼在山体里空旷的回荡非常惊人,而且引力都发生了诡异的变化,时而感觉在往下微微坠落,时而又轻飘飘的漂浮一下,非常奇怪。

“什么东西在叫?好像是从神宫下面的无底深渊传上来的……。”焦昌龙愣愣地看着下面。

“阿洛~~,小安~~!”唐莺大喊了起来。

“下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心惊道。

就在这时叶墨和独眼老头的暗中对峙突然被打断,两个人齐齐的向后翻腾了一下,独眼老头翻腾了一下就重新盘坐而下,叶墨也皱着眉头来到了我们身边。

“老叶你不会输给他了吧?”焦昌龙吃惊道。

“虽然没输,但已经落了下风,刚才那声低吼带着强气流影响了这里气的平衡,导致引力都发生了变化,我体内的气都紊乱了,到底怎么回事?”叶墨也很纳闷。

我朝那滴血看去,此刻血正在以缓慢的速度接近封印石刻,要不了多大一会封印就会被开启了,哪怕我们现在去阻止也来不及了,就更别提还有黑袍面具人和独眼老头的干扰了。

“看来封印被开启是在所难免了。”叶墨沉声道。

此时深渊下面传来了一声疯狂的嘶叫,嘶叫声在山体空间里回荡振聋发聩,引力突然减弱,身体轻的都感觉不到存在了,顿时我们就飞的撞到了洞顶,不过这感觉只维持了短短的几秒,马上我们又降了下来,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又看到了更为奇特的情景,神宫上方的云雾正在被卷入深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流漩涡。

金婆婆他们此刻已经在下面紧紧抓着神宫的建筑,整个人都横飘了起来,只要一松手就会被这股漩涡卷到神宫下面的无底深渊去。

“这嘶叫和气流漩涡全是深渊里的东西造成的,深渊里有生物,能造成这么震撼的气势,不是普通的生物!”叶墨心惊道。

云雾被卷下去后气流漩涡就停止了,我们低头就能看到深渊里的情形,只见在黑暗的深渊里像是有东西在窜上来,虽然还看不到是什么东西,但却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那股恐怖的气势,突然深渊里传来了一连串清脆的铃铛声,这是小安戴在手上的小银铃晃动发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