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鬼气淤泥/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我掏出的玉牌周祥一下就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揽著我到了角落里,掏出了一模一样的玉牌。我也愣了一下,没想到在新疆碰到的阿不拉大叔会是周祥的徒弟,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也是神医协会里的人,周祥窝在王家村这样的小村落过平凡人的生活,看起来肯定是有什么隐情了,刚才从他的话里能听出他手中有治疗鬼症的藥方,只是他不愿去碰。

周祥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摸了摸我头说:“上次我上山采药遇到了一个妖邪的女人。中了毒尘一回到家就感觉不适失去了知觉,醒来发现居然在灵堂上了,要不是你我就真的死了。得知是你救了我我就觉得不简单了,现在你对鬼症也略知一二我就更詫异了,敢情你也成了神医协會里的成员啊,老张不会收一些乱七八糟的人。看起来你的医术很不简单,孩子,你到底是谁的后人?”

“俞跗。”我对周祥不再隐瞒了。

“上古神医俞跗?!”周祥顿了顿道:“可你老爹的医術却……。”

“那个不是我爹,祥叔。具体的咱们以后在说吧,目前最要紧的是解决王家村的危机,我先去看看那几个人。”我说。

周祥微微颌首道:“好。”

我跟着周祥來到了屋内,一个村妇立马迎了上来拉住了我,定睛一看是王猛的娘李嫂,煎药的村妇当中就有她,刚才只是烟雾太大没看清。

“俞飞,我家猛子他人呢?没跟你回来吗?”李嫂有些担忧的朝我身后看去。

“李嫂你放心,猛子他没事,有时间我跟你说,我先去看看宝叔。”我说道。

李嫂是第一个鉴证我医术的人,当初我以一碗轮回酒开启了医术世界,我治的第一个病人正是王六宝,今天回来又碰上了王六宝感染鬼气。王六宝跟我的缘分还真是不浅。

李嫂赶紧拉着我过去了,我用祝由诊脉术给王六宝搭了下脉,这一搭立即就感受到了他体内的鬼气,王六宝中鬼气不假,但只是一小股在体内游离,王六宝只有四十多五十不到,身体又硬朗,挡煞的能力应该不弱,可偏偏却因为这一小股鬼气病成这样,我扫了躺在门板上的几个男人一眼,这几个男人年纪都不大,但却个个像是病入膏肓似的形容枯槁,这鬼气不简单!

“怎么样?”周祥凑过来问。

我跟周祥走到了角落里说:“祥叔你的判断不错,确实是中了鬼气,可这鬼气不多只是一小股,我估计仅仅只是接近了那阴邪东西散发出来的鬼气,按理说不应该严重到这地步,我们人碰见鬼气的时候多了去了,晚上走夜路,上山上坟等都能感染鬼气,坟地里上个坟也比宝叔体内感染的鬼气多,人有阳气护体,感染这点鬼气没什么大碍,身子弱的感冒发烧几天也就好了,身体强的压根就没事,宝叔的身体不比青壮年差,病到这种程度还真是少见。”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阴邪东西怨气冲天,靠近它散发出来的一点点鬼气都受不了。”周祥皱眉道。

“河道清淤的地点在哪,我想去看看。”我说。

周祥迟疑了一下就拿了两个碗从木桶里舀出汤药,递给了我一碗说:“既然你要去看就喝下去挡挡煞。”

我有祝由气护体其实根本不怕,不过周祥的好意不好推却,于是就喝了一碗,喝过汤药后周祥便带着我往河边过去,一靠近黄河就能感觉到阴风阵阵。

在王家村上游的地方我看到了清淤地点,这里也是黑云密布,仔细一看河道上空出现了一个黑云漩涡,黑云漩涡正在以极缓慢的速度旋转,这漩涡犹如一个风暴中心,里面电闪雷鸣,漩涡的样子很像一张诡异的人脸,闪电一闪,照的人脸漩涡的双眼孔洞透亮无比,格外诡异。

时值冬季,黄河通过王家村的河段基本没什么水,干涸的可见河床,现场一片狼藉,大量的淤泥被从河床里挖出堆填在河岸两侧,准备用来加固堤坝,河岸上到处散乱着挖掘工具。

“祥叔,那两个人消失的具体地点在哪?”我问道。

周祥指着河道中央的位置说:“在那,你打算干什么?”

“我下去看看。”我说着就挽起裤脚。

“万万不可。”周祥脸色大变道。

“放心吧祥叔,我知道该怎么应对。”我说完就随手在地上拿起一把铲子踩进了淤泥,也不等周祥劝阻,周祥只好喊着让我小心之类的话。

我朝周祥指的位置过去,在快要接近时下面的淤泥果然开始变软,有深陷的可能,我想了想就拿铲子往下一插,铲子没入了大半,我试着用力往下按了按,但已经下不去了,下面好像有一股阻力,我正在疑惑时双脚突然在淤泥里感觉到了鬼气,并且双脚在不住的往下陷去,淤泥好像瞬间就把我的脚踝给锁住了一样,动都动不了。

这就跟在白石山遇到沼泽一样,马默德将气注入沼泽改变了沼泽,现在这淤泥里是有鬼气,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后我就把祝由气输送到脚上,淤泥这才逐渐松开了,我赶紧转身返回爬上了河岸。岛见叼亡。

“怎么样?”周祥问道。

“淤泥下面有阴邪东西,很厉害。”我一边说一边用树枝刮去脚上的淤泥,随后抬头看了下天空,能形成异象的天气,这绝不是一般的阴邪东西。

“咱们回去吧,这不是我们能解决的。”周祥催促着我。

“我能治疗那些人的病,但黑云不散阴邪不除,等于治标不治本,还是会感染上。”我沉声道。

“那你有什么想法?”周祥好奇的问。

“得把这东西挖出来除了,这东西能造成天气异象,我一个人不敢贸贸然去弄出来,我要去洛阳一趟,宝叔他们暂时没有生命危险,麻烦祥叔你看着他们了。”我说。

跟周祥在村口分道扬镳后我便抄近路直奔洛阳,我提气飞奔,灵蛇剑突然出鞘,老蛇的声音传了出来“天气异象,那淤泥里的东西不简单,你回去请金老太婆来也没用,如果是老焦倒好办了。”

“王家村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不管,而且王猛他爹也感染了。”我说。

老蛇沉默了一会说:“我以前用灵蛇剑开发了一种夜间赶路的术,一直用不上,今天便宜你了,把灵蛇剑拔出来放地上,把鞋脱了。”

“干嘛要脱鞋啊?”我好奇的问。

“叫你脱你就脱哪那么多废话!”老蛇喝道。

我只好按照老蛇说的把鞋脱了提在手上,老蛇又说:“踩到灵蛇剑上,将祝由气运到脚底涌泉注入灵蛇剑,用脚控制灵蛇剑,原理跟灵蛇剑带动你施展剑招一样。”

我按照老蛇的吩咐将祝由气运到了脚底涌泉,没一会祝由气就通过脚底涌泉穴涌出包裹了灵蛇剑。

“目视前方,控制平衡,摔死了我不管,回去记得把剑身给我擦干净,脚上全是淤泥别弄脏了我的剑。”老蛇说。

我又按照老蛇的吩咐看着前方,准备控制平衡。

“走了!”老蛇喊了一声,灵蛇剑突然腾空而起,我整个人一下就飞到了半空中,我眼睛看哪它就飞到哪,我吃惊的朝下面看去,灵蛇剑突然调转剑尖朝着地上插去,我吓的赶紧跳下来往边上一滚,差点就撞到地上了。

“废物!眼睛别到处乱看,小心灵蛇剑感应失误!”老蛇骂道。

我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时玩性大发,也不顾老蛇骂我了,赶紧拔出灵蛇剑又试了一次,这一次我熟练了很多,不过仍是掉了下来,一连试了好几次身体都快摔的散架了,终于我掌握到了要领。

我被灵蛇剑带着在林子上方低速飞行,这真是太新奇了。

“这招我命名为御剑飞行术,想用必须遵守三个规矩,人多的地方不能用,以免吓到人;白天不能用,还是怕吓到人,记住了吗?”老蛇说。

“嗯,记住了,这才两个规矩,还有一个呢?”我好奇的问。

“脚臭不准用!”老蛇话音刚落灵蛇剑突然如离弦的箭飞了出去,耳边的风声呼呼吹着,树林在下边飞驰而过,我几乎跟大山处在了同一高度,这还是我第一次体会到飞的感觉,顿时兴奋的大叫了起来,大山里回响着我的叫声,不出半个小时我便从王家村赶到了邙山脚下,见快要到洛阳了,我赶紧收了灵蛇剑,步行着进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