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隔岸斗气/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唐莺家我只找到了金婆婆和小安,金婆婆盘坐在床上打坐,小安抱着小黑貓坐在旁边学着金婆婆打坐。不过只一会他就憋不住跟小黑猫在床上瞎闹腾了起来。

“什么事这么急?气息都乱了。”金婆婆睁开了眼睛。

我赶紧将王家村的事告诉了金婆婆,金婆婆一听也是有些骇然,凝眉道:“鬼气大的能产生異象天气?这阴邪之物肯定有千年了!”

“我一个人不敢动,生怕出事了连累王家村。”我急道。

“你想的很周到,小猛子去了茅山学道,他爹出事也就是咱们娘家人出事了,不能不管,走,带我去看看究竟是什麽千年的阴邪之物。”金婆婆微微颌首道。

“咦。阿洛他们呢?”我好奇的问。

“唐莺带着他们去逛洛阳的风景区了,阿幼朵没到过这么大的城市,我給他们留张字条,我们先去。”金婆婆写了字条放在桌上,随后抱起小安就跟我一起出门了。

灵蛇剑只认我和老蛇的气,我没办法让它带上金婆婆,我和金婆婆一路扒着老乡的拖拉机、驴车,紧赶慢赶直到晚上才赶到了王家村。

“果然很不對劲。”还没进王家村金婆婆就皱起了眉頭。

我们也不进村了,立即又赶往了黄河边,我刚要跟金婆婆指出那阴邪之物的位置。金婆婆突然将我一扯躲到了河岸土堆后。

我探出头一看,只见河岸对面停着一辆黑色小车,车边站着三个人对河床淤泥指指点点。

“看他们的打扮像是政府官员,咱们先看看。”金婆婆说。

“宋县长,王家村村民都不干了,这里清淤死人的消息早散播出去了,附近村子的村民也不愿来这边,这天气也奇怪的离谱,阴云罩在王家村几天了就是不下雨,还有村子里也怪事频发,会不会真跟村民说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说。

“小侯啊,村民没文化说的事你也信?这世上哪有鬼,迷信!你书都读哪去了,亏你还是个大学生。天气异常就说是鬼气冲天?村民自杀就说是鬼上身?那是不是头疼脑热也要算在咱们的账上?那两个河工出事我们不是拨了赔偿款了吗?这黄河的河床比开封的城墙还高,自古以来屡屡决口泛滥,上头给咱们县下达了指标,趁着冬季河床干涸清淤,完不成指标咱们也没好日子过,没有条件给我创造条件,实在不行过几天调几辆挖掘机来,这清淤一定要继续搞!”宋县长不快道。

宋县长说完就坐进了车里,剩下两人也跟着坐进了车里,小车发动扬长而去了。

我正要出来,金婆婆又把我给按了下来。我还没发问就见对岸又出现了一个人,只见是一个年约五十的男人,他身后背着一个木箱子,里面不知道装着啥玩意。

这男人望着远去的小车不屑的笑了下,接着摆开架势运气,对着河床里的淤泥就打出了一拳。他这一拳带着强劲的气流顿时激起淤泥炸开了一个大洞,正待他要挥出第二拳的时候小安的小黑猫突然喵叫了一声,对岸的男人脸色一变立即收了架势。

“这鬼崽子非要把猫带来……。”金婆婆瞪了坐在土堆后的小安一眼。

小安没搭理金婆婆坐在那跟小黑猫玩的不亦乐乎。

“出去吧,人家发现咱们了。”金婆婆说着就带着我出去了。

“两位的内息都不是普通人,有事吗?没事速速离开!”男人很不客气的说道。

“道长真是好身手啊。”金婆婆抱拳道。

那男人诧异的看了自己的穿着一眼,笑道:“姑娘一眼就看出在下的气是出自道门,好眼力,敢问是哪扇门里的朋友?”

“医门,为村中病情而来,找病根寻到此处。”我学着金婆婆抱拳道。

“有进步。”金婆婆赞赏了我一句。

“既然是医门的那这驱鬼捉妖的事不对你们的专业,去村中给村民治病吧,这玩意邪气冲天,怕你们扛不住,让我来收拾了他。”男人笑道。

这男人的笑太假了,分明就是急着赶我们走。

“那也不一定,医门也有驱鬼捉妖的本事,大家既然都是为了解救村民而来,多个人就多份力量。”金婆婆说。

“好大的口气,我还从没听闻医门有驱鬼捉妖的本事,速速离开,我一人足矣。”男人不快道。

“道长,你这崂山玄功拳火候还没到家,气也不过二流,你急着把我们赶走恐怕不是为了驱鬼捉妖吧?”金婆婆双手叉腰冷笑道。

“是与不是跟你们无关,不要多管闲事!”这男人见金婆婆这么一说立即变了脸。

“崂山道士擅长驱鬼捉妖、镇压僵尸、地脉风水之术,其中地脉风水术在汉时分流到了山贼手中,形成了卸岭一派,专门从事盗掘古墓的勾当,你急着赶我们走应该是闻到古墓的气味了吧?”金婆婆道。

“这河底怎么可能有古墓?哪个不开眼的会把墓建在河里?姑娘真爱说笑,我让你们走是怕你们被那阴邪之物感染了,即便你们医门有驱鬼捉妖之法,但毕竟没有我精通啊,留下来只会受累,这又何必呢?你们还是回村里帮村民治病吧,咱们各司其职,争取还这里的村民一个太平,你说是不?”男人笑道。

这分明是骗人的鬼话,小安坐在土堆后冲我说:“他在骗人。”就连小安都听出他在骗人了,这男人也真够衰的,连小孩都骗不了。

“道长说的是啊,不过我没见识过如何驱鬼捉妖,更何况这东西应该很厉害,不如留下来学习学习,受不受累的就不劳道长操心了。”金婆婆说着就盘腿坐下,我也跟着坐了下来。

那男人脸上顿时出现了愠怒的神色,喘了一会气后大声道:“你我本是萍水相逢,大家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为什么要管这闲事?”呆协低圾。

他这么一说等于印证了金婆婆的话不假,他果然是为了盗墓而来!

“我这闲事是管定了,你一心想着盗掘古墓根本不会在乎村民的死活,一旦你掘开河底古墓,导致阴邪气冲牛斗,你自己有功法护体不打紧,倒是害的村民遭受更大的灾难!”金婆婆厉声道。

“你只看我出了一次手就将我的身份分析的这么透彻,看来也不是简单的医门中人,时间不多,我不想跟你动手,刚才你也听到了,那些人要调挖掘机来清淤,一旦墓穴被政府部门挖到,那就成了文物了,我们打个商量如何?由我动手挖掘,墓中的东西一人一半怎么样?这笔买卖很划算。”男人换了个嘴脸说道。

“听上去好像不错,我可以答应,不过我们要四份,你只能拿五分之一。”金婆婆故意刁难道。

“四份?你们就只有两个人,就算我大度点给你们最多也就两份!”男人叫道。

小安一听赶紧抱着小黑猫跑到了我们身边,指着小黑猫说:“我和它。”

“哈哈哈哈。”金婆婆双手叉腰大笑道。

“屁大的孩子和猫也要分?你这分明是调侃我,臭娘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对岸的男人终于被激怒了,二话不说运气就朝我们挥了一拳过来,只见一股强劲的气流在河道上直扑过来,我赶紧挡在金婆婆和小安跟前制造祝由气盾给挡住了。

男人扬了下嘴角道:“看起来还有点本事。”

男人说完就把身后的木箱给取了下来,重重的放在面前,单手按在木箱上,目光凌厉的瞪着我们,像是准备开启木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