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河底石龙舟/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说話间那十来个人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对岸,他们全都穿着夜行衣,跟黑夜浑然一体。身后全背着盗墓的工具,但跟普通的盗墓工具有点不一样,像是集兵器和工具为一体的器械,看样子他们应该全是卸岭派的人了!

這些人同时拿出了身后的兵器,一阵金属摩擦声,这些兵器全都有机关,在他们手上一擺弄全都变了形,顿时成了杀人的利器,金属的冷光在闪电的映衬下闪着瘆人的寒光。

看他们这架势對这个墓是势在必得了。他们手中的兵器很明显都是经墨家机关术改造过的,奇形怪状,让人很难琢磨究竟暗藏着什么机关,这要是贸贸然跟他们交手肯定吃大亏,更重要的是他们人多势众,我和金婆婆势單力薄,强弱悬殊。

“金姐,现在咋办?”我小声問。

“他们人多势众咱们惹不起,暂时先撤。”金婆婆当机立断。

“难道看着他们盗墓释放千年的鬼气,这样王家村岂不是要遭受更大的灾难了?”我担心道。

“他们也不傻。这么做对他们也没有好处,咱们躲远点静观其变,一旦出现异动咱们立刻阻止鬼气蔓延。”金婆婆说着就抱起小安准备撤退了。

河岸对面传来了那男人得意的大笑声,我们退出去老远爬上了树静静的看着了。

那伙人见我们跑远了也就不搭理我们了,那领头的男人一声令下,十多个人一起把兵器扔进了淤泥里插着,随后各自摆开架势念诀,顿时插在淤泥里的兵器就像是树木一样弹出了铁制的枝叶,兵器在淤泥里慢慢转动,随之越来越快,搅起淤泥四溅,最后竟然深入了淤泥!

这一幕看的我吃惊不已,金婆婆也感慨道:“墨家的机关术真是厉害。”呆叨扔血。

还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把河床里的淤泥全都朝两侧清开了。淤泥下出现了壮观的一幕,只见一艘巨大的石?舟就在淤泥层中悬浮着,这石?舟长约十五六米,高约三五米,舟身上的?鳞都雕刻的栩栩如生,尤其是那个?头让人不由的想起了在昆仑神宫看到的巨?,石?舟上有三个长方形的石棺,?头和?尾各一个小的,中央位置有一个大石棺,石棺上雕刻着?纹花式,即便离的老远也能看清楚。在这石棺的两侧还雕刻着拿着船桨划船的石人,乍一看就好像他们全是活的一样在划动石?舟,那石?舟还真的轻微晃动了一下,我吃了一惊赶紧眨了眨眼,没错,石?舟确实在动!

“邪了。这些人的机关兵器都转到下面的河床了,这石?舟怎么真的悬浮起来了。”我嘀咕了句。

“你看清楚一点。”金婆婆提醒我。

我抓着树枝踮起脚认真的打量了起来,突然一声炸雷吓了我一跳,同时一道闪?照亮了河道上空,正是借着这道闪?我才看清楚了是怎么回事,原来那石?舟之所以能悬浮完全是因为有八条铁链牵扯着,这八条铁链粗大无比,一头浇筑在石?舟上,一头打在河岸两侧,这才让石?舟悬浮了起来,刚才因为天色太黑,铁链本身就是黑的,上面又覆盖着淤泥远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好奇特的墓葬形式。”我沉声道。

“这个墓肯定是帝王的没错了,?在古代是九五至尊的象征。”金婆婆道。

我抬头看了看河道上方的黑云,黑云里的电闪雷鸣像是陡然间就加剧了,时不时就把河道给照的惨白一片,而且黑云旋转的速度似乎更快了,这些人让石?棺重见天日,加重了天气的异象。

“情况有点不妙啊,这鬼气大的根本不是人力所能阻止的了。”我皱眉道。

“但愿他们不要轻易开启石?棺,我有点明白刘秀为什么有这么重的鬼气了,这黄河当中的冤魂没有一万也有几千,跳河的、被推下河的、加上古代战乱渡河惨死在河里的不胜枚举,刘秀葬身黄河本来就有怨气,经过一两千年的不见天日,吸收了河底这些冤魂的鬼气,导致了鬼气冲天,都能造成异象的天气了。”金婆婆忧心忡忡的说。

“金姐,你似乎肯定这是刘秀了啊?”我纳闷的问道。

“正史记载刘秀墓在孟津的铁谢村,但关于刘秀墓其实还有一段野史,不过没有人当真,没想到野史的记载才是真的,人都躲不过生老病死,刘秀自然也不例外,据传刘秀本打算在洛阳北边的邙山顶上为自己建造一座雄伟壮观的陵寝,而他犟筋儿子刘庄却让他伤透了脑筋,刘秀叫他往东,他偏要往西,刘秀叫他打狗,他偏要撵鸡。于是刘秀就想‘我若在邙山建起陵寝,让他在我百年之后把我安葬在那里,他要和往常一样,犟着劲要把我葬在黄河里,我岂不是遗恨万年?’所以刘秀在奄奄一息的时候把刘庄叫到了病榻前告诉他‘父皇命中缺水,百年之后你要想办法把我葬在黄河之中,也算你尽了孝道,我也能在升天之后不受干渴之苦。’刘秀以为正话反说刘庄听了一定会和往常一样,一定犟着把他葬在邙山顶上,正好如愿以偿。谁知刘秀那儿子听了刘秀的话一反常态,抱着刘秀哭了一阵,捶胸顿足道‘不孝儿从未听过父皇的话,辜负了父皇的教诲之恩,父皇的后事,我一定按您的嘱咐办。’刘秀听了这话,犹如当头挨了一记闷棍,怎奈君无戏言,于是长叹一声便呜呼哀哉一命归天了。之后刘庄公布了刘秀要葬在黄河的遗言,调集了全国的能工巧匠,打造石?舟,将刘秀的尸首装殓之后,便抛入了波涛汹涌的黄河之中,野史把这个故事说的绘声绘色,就跟亲眼所见似的,最后沦为了笑谈没有人当真,没想到刘秀的墓居然真的在黄河底,真是大跌眼镜啊。”金婆婆说道。

“金姐你的知识还真丰富。”我佩服道,金婆婆连这样的野史都知道,佩服的我五体投地。

“你金姐好歹也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在这些年里的所见所闻以及阅览的书籍不计其数,小意思了。”金婆婆得意道。

“看起来这些卸岭派的人比刘明那伙人专业的多了,刘明那伙人折腾了半天到头来还搭上了性命,找到的也是个假墓。”我说。

“那是自然,卸岭派是拥有奇术的人,寻?点穴的功夫自然比普通盗墓贼要强很多。”金婆婆道。

我们正说着黄河里传来了金属破空的声音,只见那些兵器高速旋转着飞在了天空,然后收了弹出来的机关变回了原样,一把把全都飞回了那些人的手中。

“墨家机关术怎么会让卸岭派的盗墓贼学了去,真是很耐人寻味。”金婆婆沉声道。

“金姐,这墨家巨子至今仍存在吗?”我好奇的问。

“当然,不过他们一向不问世事,行事非常低调,很少有他们的消息,叶墨哥哥也是墨者,跟墨家的人有来往,到时候等见到了叶墨哥哥问一问,我们管不了这些事,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怕这些人把千年的刘秀鬼气彻底给释放了,那祸害的就不是一个王家村这么简单了。”金婆婆眉头不展道。

金婆婆话音刚落,这些人就展开了身法一跃踏上了大铁链,脚尖蜻蜓点水借着大铁链登上了石?舟,直到他们上了石?舟我才意识到石?舟有多大,这些人站在石?舟上显得很不起眼,只有石棺的一半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