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幕后指使/黄帝外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云里不停的電闪雷鸣,仿佛刘秀的千年鬼气在咆哮,阴风四起。离黄河那么远都能感受到那股慑人的阴气,我心中的预感很不好。

“金姐,他们上了石?舟怕是肯定要开启石棺了,咱们这么看着不是办法啊,得阻止他们,不然王家村就遭殃了啊。”我急道。

“在等等,別急。”金婆婆神色严峻道。

“还等什么啊,墨家机关术虽然厉害,但只要我发挥祝由氣和蛇叔的元神之气阻止他们轻而易举。”我不明白金婆婆到底在等什么。

“小不忍则乱大谋。”金婆婆沉声道:“那男人心胸狭窄又沉不住气。三言两语就让我猜到了他的意图,不是干大事的人,开启這种千年鬼气的石棺非同小可,即便他有崂山功法护体也不一定护得住,他不像是为了墓中财宝而来,背后肯定还有人指使,我故意撤退希望能将背后的人引出来,同时也是在等阿洛和小莺子赶到,到时候他們的主使一到,咱们在来个一網成擒。”

金婆婆说着就做了个握紧拳头的手势,我这才明白了金婆婆心里的盘算。等我朝那些人看去的时候他们全围在大石棺跟前了,那带头的男人更是直接站在大石棺上摸索着开启石棺的窍门,从他们的行为来看几乎印证了金婆婆说的话,他们连一前一后两个小石棺看也不看。盗墓贼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发财的机会,通常像这样形式的墓葬。小石棺内肯定是殉葬的人或者陪葬品,他们看也不看就冲着主石棺去了,目的显而易见了,他们就是冲着刘秀去的。可这又是为什么呢?石棺里除了刘秀的尸体难道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吗?事情越来越蹊跷了。

只见那带头的男人让下面的人递上去了兵器,然后将兵器分别置放在大石棺的四个角上,随后念动口诀,四个角上的兵器上下突然弹出钩爪,下面的钩爪抓住石棺盖,上面的钩爪高速转动,看样子他想利用机关术将石棺盖给掀开,他们的兵器不仅是杀人的利器,还是盗墓的利器!

石棺盖看上去非常沉,不过这四样兵器也不含糊,居然带动了石棺微微抬起了,大量黑如墨汁的鬼气从棺材缝里溢出,其他人见此情景赶紧运气抵御。

“轰~~。”石棺盖发出了沉重的闭合声,这些兵器突然弹了开来变回了原形,看起来石棺盖太过沉重根本弄不开。

那些从石棺里溢出的黑色鬼气一直萦绕在他们身上,仿佛在寻找薄弱处进行侵占,但一直没有找到位置,这些人确实有抵御鬼气的能力。

那带头的男人有些急了,抓耳挠腮在石棺上走来走去想着对策,就在此时一道闪电突然划破夜空,将河道照的惨白无比,也就是这道闪电让我看到了诡异的一幕,不知道什么时候石?舟的?头和?尾上分别站了黑袍人,黑袍的领口还绣着金?,在闪电中耀眼反光,格外引人注意。

“是黄帝一族的!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好厉害。”我心惊道。

“居然跟他们有关!”金婆婆也有些吃惊。

?头上那个人双手背后将脸隐没在黑袍帽沿里,显得镇定无比,他站在那一动不动,黑袍随风舞动,显得高深莫测。

那男人朝前后看了眼,突然冲着?尾上的黑袍人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喊道:“巨子,在给我点时间就能开启石棺了。”

?尾上那黑袍人沉声道:“干的不错,借你寻墓的东西可以还我了。”

黑袍人话音刚落就挥了下手,只见男人身后的木箱突然开始变化,变成了一条木蜈蚣,蜈蚣的腿全由利刃组成,男人几乎没有反应就被木蜈蚣给缠住了,一把把利刃瞬间插进了男人的身体,等木蜈蚣松开变回木箱的时候,这男人就跟筛子似的全身上下都开始喷血,没一会就倒在了石棺上,抽搐了两下就死了。

与此同时?头上的黑袍人对剩下的人发出了气,那些人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就连手上的机关兵器都没有机会动用就摔下石?舟死在了淤泥里,这两个人在眨眼之间就把十多个人给屠杀了,让人骇然无比。

“暴露了身份还不知道,该死。”?尾上的黑袍人道。

此时?头上的黑袍人慢慢将帽沿掀了开来,一张熟悉的脸立即露了出来,居然是司珩,不对,他不是司珩,是那个高深莫测的幽灵人!

司珩朝我们躲的树上看来喊道:“老朋友,出来吧。”

我和金婆婆只好跳下树到了岸边,司珩朝我们扬起了嘴角,闪电一闪,将他的笑容照的诡异莫名。

金婆婆看了看司珩又看了看?尾上的黑袍人说:“没想到连一向低调的墨家巨子都成了黄帝一族的守陵人,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尾上的黑袍人没有吭声,司珩冷笑了一下说:“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呆刚农圾。

“你们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金婆婆厉声道。

我拔出了灵蛇剑随时准备着战斗,司珩看了我一眼笑道:“不用紧张,我不是来找你们麻烦的,而且我也不会阻拦你们去找外经神石,因为我要等你们全搜集齐了在一次性全给抢回来,包括密宗老头手里的那两块,这样就省事多了。”

“在昆仑山那会还一口一个要保护外经,阻止我们上昆仑神宫,现在真面目终于露出来了。”金婆婆咬牙道。

“唉,这天气确实异常啊,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不如我来帮你们一把如何?”司珩说着突然一掌将石棺盖击开,顿时天空中就传来了更为密集的电闪雷鸣,抬头一看黑云正在快速转动,气势惊人。

石棺里飘出大量的黑色鬼气,阴邪无比,司珩张开双臂,嘴巴张着,黑色鬼气立即朝他的嘴里飘去,最后全被他给吸收了!

我和金婆婆都吃了一惊,司珩的嘴唇开始变黑,脸色黑青吓人,不过他好像没事一样还扬着笑容,说:“鬼气我帮你们除了,天一亮黑云就散了,给我好好的找外经神石去吧,哈哈哈。”

司珩笑着就跃到了对岸,?尾上的黑袍人跳进淤泥,将散落在河道里的机关兵器悉数收走,接着也跳上了对岸,两人展开身法很快就消失了。

“看来他是为了这千年的鬼气而来。”金婆婆沉声道。

“这千年的鬼气这么厉害他怎么半点事也没有?”我有些疑惑。

“这身体又不是他自己的,他只不过是用元神之气据为己有了,他吸收千年鬼气是为了走捷径练成鬼术!这人太恐怖了,神术已经很难对付了,现在还要练鬼术!他究竟是谁?为什么连墨家巨子也听命于他?”金婆婆心惊道。

我也皱起了眉头,心中各种疑问,但想了半天也得不到答案。

我和金婆婆上了石?舟,爬上石棺一看,石棺里全是黑乎乎的棺液,刘秀的湿尸就浸泡在里面,少量的黑气在棺液上漂浮,但已经对人体没有威胁了,即便是不用祝由气也没事了,我抬头看了眼,头顶的黑云停止了旋转,电闪雷鸣也停止了,像是要恢复正常了,那幽灵人为了自己练鬼术倒是替王家村做了一件好事。

“金姐,这刘秀的尸体和淤泥下面的死人怎么办?”我问道。

“这样敞着会连累王家村,咱们还是把淤泥填回去,至于以后政府挖到当文物考察还是怎么样我们管不着了,妈的,还要我们给他善后。”金婆婆不快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